乡村记异之阴婚介

发表时间:2017-7-31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网  作者:鬼才斯扬  浏览次数:3680  

下午三点时分,天气很热,连知了都闭上了嘴。     屋檐下的黑漆大门口,两个白脸红嘴穿着花绿衣服的童男童女,一动不动的静静站着,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这是一对纸人,烧给死人用的。但现在,它们是一对忠实的看门人。     屋内还有更多五花八门的东西,洋楼别墅、香车美女、电话电脑、纸牛纸马……应有尽有。     但,全都是给死人用的。     1.一笔业务     院子的大树下,吴言静静的躺在藤椅上,交叉着双手,握着一只巴掌大的紫砂壶。     风轻轻的吹过,倒有几分荫凉。     轻微的鼾声刚刚响起,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他的身边。     吴言睁开眼,面前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白衬衣,黑裤子卷到了膝盖,脚着一双皱巴巴带着灰尘的皮鞋,浓眉大眼,一脸忠厚带点悲戚的神色,他似乎走了很远的路,汗水浸湿了白衬衣,湿哒哒的贴在他的身上。     “老板,买什么?”吴言打了一个哈欠,开了口。     “你是吴辛苦吴老板?我是有人介绍过来的。”中年汉子喘了口气说。     “吴辛苦是我爸,我是他儿子,老板你要买什么?”     “喔,小老板,你大人在家吗?”     “你找我爸有什么事情?如果是买东西,和我说也一样。”吴言皱了皱眉。     “嗯,好,我、我想给我儿子买个媳妇!”中年汉子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接着又说了一句:“我儿昨晚托梦给我,说想要个媳妇。”     “可以,请问要腊货还是鲜货,还是散货?”吴言来了精神,一咕碌的从躺椅上爬了起来,进屋提出了一把木椅,倒上了一杯茶递到了中年汉子的手上。     看来今天来了一笔业务。     “腊货是什么?鲜货是什么?散货又是什么?有什么讲究的?”中年汉子刚拍了拍裤子坐下,一听这话便楞了一愣。www.djdjdj.net     “腊货是入土了一段时间的,时间不好说,可能几个月,可能几年;鲜货是刚入土不久或者还未入土的;散货吧,就是肢体或者五官有点残缺的,或者就是一副骨架!”吴言笑了笑,压低了声音解释道。     “那、价格呢?”中年汉子想了想,摸了摸裤兜,小心翼翼的问。     “鲜货最贵,散货最便宜。但我这里只负责牵线介绍、相亲、举行仪式。介绍费事成500块,举办婚礼、入土合墓仅收5000块,而且还赠送一套家电齐全的阴洋楼。”吴言盯着中年汉子的动作,微笑的介绍道。     中年汉子垂下眼,眉头皱了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吴言止住了笑,目无表情的看着。     他的收费并不贵,再也正常不过。     中年汉子抬起头,似乎下了一个决心,诚恳的说道:“可以看看货吗?你这里有现成的?我要你说的鲜货。我的儿子半个月前去世了,还没娶过媳妇,这几天每晚都梦到他和我说一个人太孤单,怪我们没给他娶上媳妇,唉,谁成想他会出意外呢!我也没什么要求,最好年纪不要太大,长相一般就行了。”     中年汉子的话并没有让吴言有什么与同相悲的表情,世上这种悲欢离合生死离别的事情,他见得太多了。     “可以看货,但不是今天,货在我另外的门面。我要先联系好,联系好了再叫你,你给我个联系电话吧。”吴言点点头,似乎这笔业务就已经成交了。     中年男人站起身,报出了一个号码和姓,吴言拿出手机存下,点了点头。www.djdjdj.net     中年男人端起茶一口饮尽,打了声招呼,走了。     目送中年男人走出院门,吴言一屁股坐在了藤椅上颠着二郎腿,端起紫砂壶滋溜滋溜的喝着茶。     他很激动,父亲出了远门,这是自己第一次单独谈的一笔业务,而且还算得上是一笔大业务。     如果谈成了,这算不算就入了行呢?吴言在心里问着自己。     从初中辍学以后,他就跟随着父亲经营着自家传下来的纸扎店。父亲是个纸扎手艺人,手工精细,画艺精湛,但凡世间之物无所不会,但这些年数码印刷制作的普及,传统的手工纸扎开始慢慢衰落,所以自家生意并不算好。     好在父亲同时精通着阴婚介绍和仪式的活计,在他们这个行业内,算得上小有名气。     吴言常年跟着父亲打着下手,耳濡目染着这其中的门道,虽然没有人认识他,但他觉得自己与父亲相比也差不了多少,该有的手艺和流程他都会。尽管父亲常说他还算不上正式入了行,最起码连一次阴婚介绍和举办仪式的活都没有独自操办过,遇上这样的事情不要擅自做主。     但今天似乎是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想到这里,吴言精神了起来,连忙回到父亲的房间找出了父亲的电话本子,这上面记载着父亲的行业资源,其中就有好几个货主的电话号码。     吴言按顺序一个一个拨打电话询问着,但结果一次比一次失望,近段时间严打,这些人手上都没有他的客户想要的货色。     直到剩下最后一个电话号码。     最后一个电话号码的是用红色的圆珠笔写上的,很突出,电话末端标注着一个名字:高精明。     吴言突然记起了父亲和他说过的话,如果有天和这个电话号码的人打交道,一定要谨慎又谨慎,能不接触那是最好不过。     吴言叹了口气,呆呆的看着本子上的红色号码,打还是不打?他焦虑着,犹豫着。     红色的十一位数字就像十一滴鲜红的血花,晃花了他的眼。     还是拨过去问问吧!     如果找不到货源,自己的第一次挑梁岂不就失败告终,业务是小事,自己的信誉发展是大事,从现在就要开始培养。     吴言拨出了高精明的电话,虽然电话里的声音尖锐得有点让他不舒服,但值得高兴的是,他有自己客户想要的鲜货。



2.女大学生     吴言见到了高精明。     高精明的家位置很隐蔽,靠山而建。     看着这个和父亲差不多年纪的男人,吴言心里一阵翻滚,他觉得自己还真需要小心点。     眼前的高精明长得很个性,五短身材瘦如猴,尖脸眉稀嘴唇薄,如鼠小眼转溜溜,八字胡须三层垢。     吴言偷偷的捏了自己一把,对这人真需要谨慎又谨慎。     高精明并不知道吴言心里的想法,他眯起本就不大的眼睛,干笑了一声开了口:“大侄子,你父亲叫你过来拿货?”     这句话让吴言有点不舒服,但他还是认真的回答道:“我爸出了远门,是我自己接的活,怎么样,高老板,我想要的货呢?”     “货在后山的库房里,跟我来吧!” 高精明没有废话,站起身掏出钥匙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后山库房前。     库房更隐蔽,一个挖掘出的大山洞,铺上水泥修建成一个储尸的库房,就连大门都被绿色的藤蔓所掩盖,如果他不带路,谁也找不到。     高精明真精明。     扒开藤蔓,厚重的库房门打开了,一股阴凉冰冷带着一丝怪味的气息涌了出来,让吴言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他并不是害怕,对于死人,什么样的都见过,他早就已经习惯如常。     充满着冷气的屋子里放置了八口透明的冰棺,冒着丝丝寒气。冰棺里面放置着年纪不一的尸体,有的已经出现了腐烂,面目全非,有的看上去还挺新鲜,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我这里现在就这些存货,有男人有女人,还有童货,入土的时间都没有超过一年。你要的就是在这口棺里。”高精明边说边指了指靠近门口的冰棺。www.djdjdj.net     高精明推开了棺盖,吴言走过去探头看了看,冰棺里的是一位年轻女子,看样子刚死不久,五官秀丽,皮肤白皙,穿着一条漂亮时尚的连衣裙,紧闭着眼安静的躺着,只是面容有点哀怨。这新鲜货色,算得上行内的上等品。     吴言呆呆的看着,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高精明等了半晌,有点不耐烦起来,便开口问道:“大侄子,怎么样,看得上吗?”     吴言没有回答,他突然想起了父亲平日里所传授的经验,于是反问道:“这女人什么来头?可不可靠?你可不要蒙我。”     “哎哟,我说大侄子,你和你父亲还真有点像。按理,这个行内的规矩买货卖货是不应该多问的,但你既然虚心好学,我也可以告诉你。这是我从一捞尸的朋友那里高价买来的,还是外地货,自杀淹死的,最关键的还是个名牌学校的大学生,身份证也有,是城市户口,今年才二十一岁。你看品相,这新鲜度,这身份,太稀少了,你的客人肯定看得上眼。不过,就看出不出得起钱了!”     吴言没有吭声。     高精明看着吴言,滴溜溜的小眼珠子转了转,探手进棺狠狠的抓了抓女子的胸,又掀起了死者的裙子,露出了穿着黑色蕾丝内裤的耻骨部位。他戳了戳尸体的耻骨,猥琐的笑着对吴言说道:“你看嘛,千真万确是个女人,绝对不会是行内的化妆变性货,指不定还是个处呢,要不要我把裤子给你扒下让你验验货?”www.djdjdj.net    看着这个猥琐男人的动作,吴言不由得一阵恶寒,皱起眉头转过身摆摆手示意不用验货。     女性特征很明显,这不是行内能化妆化出来的。     高精明砸吧砸吧嘴,眯着眼看着冰棺里的女子似乎意犹未尽,自言自语的说道:“唉,太可惜了,要是还能玩一玩就好唉,啧啧,真可惜!”     “身份证可以看看吗?”吴言没有理会高精明的话,突然开口问道。     高精明抬起头,盯着面前的吴言,似是无奈的点点头领着他朝冷库外走去。     吴言看着手上的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号码显示的是21岁的年纪,确实是外地货,也的确是城市户口,模样也与躺在冰棺里的女人形象一致。     的确可惜,这么一个如花的年纪,何必想不开呢?     吴言暗暗的叹了口气,点点头开口问道:“准备卖多少?”     “八万,一口价!”高精明的报价很强硬。     末了,又补上一句:“这货色真的不多!今天有好几个买货的来电话问了,过几天再来看货。如果你能定下来,那我就回绝了其他人优先你。”     “好,我回去联系我的客人,带他过来看了再说吧!”说完,吴言摆摆手,离开了。     回到家里,吴言联系了要货的中年汉子,电话中添油加醋的讲述了一番。中年汉子似乎对他说的女人身份与相貌很满意,尽管在价格上不停的抱怨着,但还是决定去看货。     听着中年汉子的话,吴言的心里仿佛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只要价格谈好,后续便由他来掌控了。     嘱咐了一番相亲看货要带的物品后,两人商定了看货的时间。

查看评论[0]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