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爱

发表时间:2017-6-19  浏览次数:1629  
  大桥镇派出所来了一位老太太,找到所长吴大鹏,跪在他面前,非要把自己的亲儿子抓起来不可,吴所长急忙搀起老太太,让他坐在椅子上,又给她倒了一杯水,问:“老人家怎么回事呢?为嘛让我们抓你儿子呢?”
  
  老太太坐在椅子上擦了擦昏花的双眼,说:“俺孩子爹叫赵双庆,是一个做纸扎生意的人,我生了三个闺女,孩子爹觉得没儿子很难过,爬在地上大哭,一边哭一边说:“老天爷啊!我赵双庆没做亏心事啊!谁家的婚丧嫁娶,我都到啊,我用我的手艺做啊,从来是不收钱的,难道要我赵家绝后啊!让我的手艺带到棺材里去啊!”
  
  两年后,我又怀孕了,后来真的给他生了个儿子取名赵根,等儿子长大后,赵双庆真得把手艺传给他,儿子刚开始干的很卖力,有很吃苦,爷俩把纸扎生意做的很好,生意红火了,不久儿子娶了媳妇,可也学会了打麻将的坏毛病,后来一宿一宿地打麻将,为这事媳妇没少给他吵架,儿子赵根说:“老子干活没命地干,钱也没命的挣,我累了,就玩两把麻将,你还管我,以后你少管闲事……”
  
  媳妇就不管了,不到半年的时间,赵根把家里的钱全部输光了,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媳妇一气之下和他离婚了,从此赵根整天喝酒,借酒消愁,生意也不做了,他爹说他,他就和爹急,就这样一直过了三四年,他一直没成家,吃饱了就赌输光了就给爹要,他爹没办法把家里的全部积蓄给了他。
  
  这一天,下着雨,孩子爹出不了门,也没有人找做生意,赵双庆对着赵根说“你不要再去赌了,没事的话出去打打工,挣点钱再娶个媳妇,我和你娘越来越老了,说不定哪一天我们真得走了,谁来管你啊?”
  
  赵根一听就说:“好啊!娶媳妇行,你给钱吧,要没钱谁跟我啊!”赵双庆说:“钱都给你了,你不成材都给输了。”
  
  赵根说:“没有你就别管我,要不你就给钱!也不给我钱,就不要说要我!”说着拿起铁夹子从火炉了加出一块烧红的蜂窝煤,放在赵双庆的脸上,疼的赵双庆直喊救命!我听到老头子喊救命,我急忙跑进屋一看,就去阻止儿子,可儿子冲我吼道:“你别过来,要不我连你一块烫!”我没办法只好拽起老头子出去了,一气之下来到三个闺女家轮流住下了,在闺女家刚住下,老头子因生气,积劳成疾,一口气没上来就离开了人世,没办法只好把老头子的骨灰盒放到了火葬场的殡仪厅。
  
  我有家回不去,只好在三个闺女家轮流住下了,在这里一住就是三年,我现在从闺女家出来回到家里,一看街门紧闭上着锁,好像好长时间不住人,派出所吴所长说:“你说的是三年前的事了吗?当时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老太太说:不是当时在着急吗?接二连三地出事儿,也没来及找你,也可以这么说是怕儿子啊!吴所长问:“你儿子叫赵根?”老太太说:“对,是我三年没见儿子了,他爹死也没通知他,谁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吴所长说:“要是叫赵根这就对了,在镇西头有一家花圈寿衣专卖店的老板叫赵根,店虽不大,但由于花圈做的精致,再加上价格合理生意不错,那个赵根老板除了卖花圈外,纸钱、寿衣、装裹,还有一桩生意就是哭灵,就是那家死了人,给人家哭灵,生意很不错的。
  
  据说,赵根早就离婚了,他把爹和娘逼走,现在成了孤家寡人,一人吃饭全家饱,有一天他在王村哭灵时认识了一个唱戏的女人,这女人在灵棚前唱的是地方小戏乱弹《王三姐吊孝》那个声音高亢清亮,回味绵长,真叫一个好啊,人们见赵根喜欢看戏,就对他说这女人叫张英,前两年死了丈夫,看和你差不多,要不给你俩撮合撮合?赵根一听只是笑没说话。
  
  这一天,赵根哭完灵天也快黑了,骑上摩托车就往回赶,再加上喝了点酒,手就不听使唤了,摩托车来回晃动,一不小心连人带车窜到了路边的车沟里,正好张英的戏班子大篷车也开到这里,她一眼就认出了被摩托车压在下边的赵根,他们急忙下来就把他送到了医院
  
  在医院里,好在赵根的伤势不很重,张英留下来伺候赵根,过了两天要出院了,张英和赵根打点东西时,赵根坚持自己来,两人你推我让,就在这时,张英看见赵根肩膀山上有道深深的s形刀疤,问:“你这刀疤是怎么回事?”赵根听了,慌忙穿上衬衫,说:“没什么,不小心刀砍的。”张英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除了医院的门,赵根请张英吃饭,张英好像变了另外一个人一样,冷若冰霜,断然回绝了赵根好意。
  
  赵根被回绝后,闷闷不乐地好几天,这天他实在忍不住了,就一个电话打了过去,赵根听了听电话已经通了,他慢慢地说:“张英,你是不是觉得我肩头上有刀疤,就认定我是坏人吗?是的,我以前是坏人,喜欢赌博,为这事儿媳妇跟我离了婚,爹爹被我气死了,娘被我逼得在姐姐家住着,自己到了这地步后悔的不行,就发誓要戒赌,就用刀在肩头割了一道s形的刀疤。”张英一直在听没说话,等赵根把话说完,却开口道:“赵根,你知道我丈夫是怎么死的?”
  
  赵根愣了一下,说:“不知道。。”
  
  张英说:“我告诉你,他是喝酒喝死的!”
  
  赵根说:“是酒鬼啊?”
  
  张英说:“不是酒鬼是赌鬼!钱输光了,他喝了整整两瓶酒,醉死在玉米地里,人死了按说不应该说他,可到现在我仍然恨他!孩子有了病,我东借西借凑了三万元给孩子看病的救命钱,可真没想到他拿了去,一晚上就给输了个精光,我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死在我的怀里!孩子没了,我去找他,他在和几个人在赌钱,几个人的脸我没看清,但我记得其中一个人胳膊上有个记号!”赵根问:“什么记号?”张英说:“就是他肩膀上的s刀疤!现在,找老板你知道我现在说什么呢?我宁可一辈子不嫁人,也不要一个赌棍!我伤透了心啊!”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赵根傻了,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想不到张英还有一段伤心经历,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半天没动……又过了几天,有人请赵根去哭灵,赵根勉强地答应了,哭灵完了后,赵根一看,这家请来的戏班正好张英也在,等张英唱完了戏卸完了妆,赵根一把拽住了她,把她拉到角落里,说:“上次我听了你的故事,今天你必须跟我去一个地方,我把自己的苦衷向你诉说,然后我再也不和你纠缠!”
  
  张英一犹豫了一下,还没等她决定,赵根伸手抱起她放到自己的电动三轮车上,开车就跑了,不大工夫,电动三轮车就到了县城边上,赵根就停在门上边写着骨灰堂门前,张英大吃一惊,问:“你来这里干什么呢?这可是火葬场啊!你要到这里来哭灵啊?”赵根说:“我到火葬场哭什么灵啊?这是火葬场骨灰堂,里边放着百万盒骨灰,这一边有几间平房,我带你到里边看看。”说完赵根带着张英去了这间平房。
  
  平房院子里种着青松绿柏,屋子里放着时令鲜花,燃着檀香,靠墙有一排骨灰盒,张英问:“这些骨灰盒为什么会单独放在这儿?”赵根说:“这些都是没人保管的,一年不缴费就回下架,三年不缴费就会处理掉,这是骨灰堂的规定。”张英看着赵根还是不解,赵根低下头,给她讲了一个故事:十年前,我鬼迷心窍成了一个赌徒,十赌九输,越输越赌,很快就把我父亲给我留下的那点家底全输光了,连老婆唯一的一件首饰——-订婚戒指都给输了,老婆一怒之下跟我离了婚,可我还没有悔改,反而变本加厉赌的更狠了,终于有一天我借下了高利贷,后来我被几个亡命徒追赶要钱,我跳窗而逃,我一口气跑了好几十里地,等那几个人走了我才敢回来,也不知怎么搞的,那几个人又回来了,我没办法只好跑到了火葬场附近,便跑到这几间平房躲了起来,追赶的人也进了院子,就在这时架上骨灰盒掉下来,那几个人看罢大吃一惊,吓得都跑了。我听到脚步声走远了,这才爬起来,划跟火柴照照,我不由地吓了一跳,四周都是摆满了骨灰盒,赵根把那些骨灰盒摆好后,手却像触电一样抖了一下,他看清楚了,那骨灰盒上的照片正是我父亲。我后来才知道,我把父亲烫伤,他们去了姐姐家,在姐姐家每半年,我父亲急火攻心很快就死了,时间一长没人给缴费就被骨灰堂下架,要是在也没人来不久就会集中处理掉其中也包括我父亲,因为我嗜赌五年没到过姐姐家看父母,更不知道父亲死的原因。当时啊我死的心都有,我还请你帮个忙,和我一块到我姐姐家把我娘接回来,这么多年了我那还有脸去看他们啊!”
  
  张英的眼睛湿润了,半晌,她抬起头来说:“好吧!我答应你一块去接娘,虽然你过去伤害了老人们的心,但是你用这迟来的爱去弥补自己的过错,我想老人一定很会原谅你的!今后我们两个能不能走到一起,那就看你以后的表现,单从现在看来你还不错,对不相干的死人你都哭的这么痛,对活着的人肯定也错不了?”
  
  听了这话,赵根吃惊地看着她,咧咧嘴不知说些什么,却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上一篇:苦命的小沙子
下一篇:一滴血2000元
查看评论[0]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