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血2000元

发表时间:2017-6-19  浏览次数:1602  
 刘东林一回到家,就听到爷爷在黑屋里一个劲地嚷要洗澡。老人已经102岁,在床上躺了大半年,身上臭烘烘的。刘东林捂着鼻子说:“都一百多岁了,还洗什么澡?”
  
  老人摸出20元钱说:“帮我洗一次澡,我给你20元,行了吧?”刘东林吃惊地问:“你连路都走不动了,哪来的钱?”老人得意地说:“有人送钱来。”他撩起衣袖,伸出枯瘦的手臂,手臂上有个针眼。原来,今天村主任带一个省研究所的医生来到刘家,抽了老人的一滴血,给了2000元钱。
  
  刘东林没想到爷爷的血这么值钱,他立刻帮爷爷洗澡。洗完澡,刘东林叫爷爷把2000元都给他,许诺以后天天帮爷爷洗澡。爷爷摇摇头说:“还是洗一次给20元好。急什么?反正我的钱迟早是你的。”
  
  刘东林可没耐心等,他当着爷爷的面,翻箱倒柜地找起钱来,找了整整一天,终于在一根中空的床柱里找到了一卷钱,刚好是1980元。他一边数钱一边说:“爷爷,你的钱藏得可真稳啊!”看着贪婪的孙子,老人差点气死。
  
  刘东林还不满足,想让爷爷再卖点血,就问那个医生是哪里的。老人气愤地说:“我不知道,我知道也不告诉你。”
  
  刘东林只好向村主任打听那个医生的地址,村主任给他一张名片。刘东林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那位张医生,问他的研究所还要不要血,说爷爷还想卖一点。张医生说:“你爷爷的血很有研究价值,我们非常需要。但你爷爷身体太虚弱,血的质量太差。我们原来抽的那滴血,就达不到要求。请你先好好照顾你爷爷,等他身体恢复健康后,我们再去抽血。”刘东林关心的是钱,他赶紧问:“血的质量提高后,价钱是不是也高一些?”张医生说:“那当然。”
  
  刘东林做梦都想发财,他放下电话,就按照张医生的吩咐忙开了。刘东林把爷爷换到宽敞明亮的房间居住,天天精心准备伙食,时不时买点益气养血的药给爷爷吃,一有空就坐下来跟爷爷谈心。渐渐的,老人恢复了健康。看见红光满面的老人,不明底细的村里人纷纷称赞刘东林孝顺
  
  刘东林可不稀罕别人的夸奖,他念念不忘的只有钱。他打电话给张医生,说爷爷已经恢复健康了,请他来抽血。张医生说,表面的健康不等于真的健康,他叫刘东林带爷爷去医院检查一次身体,再把体检单原件寄到研究所给他看。
  
  刘东林带爷爷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刘东林当天就把体检单寄给了张医生,还在心中盘算着:凭老爷子现在的身体,抽一瓶血都没问题,按原来的价格,一滴血就能卖2000元,价格提高后,一瓶血最少能卖二十几万啊!赚了钱,首先要建一栋全村最漂亮的新楼。
  
  可是,张医生看过老人的体检单后,却说还不合格,他们搞的研究要求是非常高的,哪怕是一点小毛病,也有可能影响整个课题,他叫刘东林千万不要泄气,继续照顾好爷爷。
  
  刘东林当然不想前功尽弃,他对爷爷的照顾更加周到。老人见孙子这么好,就尽量多干点活,喂了鸡,又去摘南瓜花。谁知南瓜叶下藏着一条毒蛇,老人被毒蛇咬伤了脚趾。刘东林像看到新楼倒塌一样,心疼地说:“哎呀,你这个�喜欢碌模髅髦�自己是全家的宝贝疙瘩,风吹还怕伤身,你摘什么南瓜花?”
  
  刘东林马上叫车送爷爷去医院,一路上不停俯下身去,不怕脏臭,用嘴含住爷爷受伤的脚趾,拼命吸毒。到了医院,医生让刘东林先交5000元钱,说老人年纪这么大了,交了钱还不一定能救活,只有五成把握。
  
  万一交了5000元,又救不活爷爷,那岂不是鸡飞蛋打?刘东林犹豫了,老人也有气无力地说:“我的命值不了5000元,咱回家吧。”
  
  老人的话正合刘东林的心意,他当即假称去另一家医院,把爷爷拉回了家。一回到家,刘东林就给张医生打电话:“张医生啊,请你快来抽我爷爷的血,他被毒蛇咬伤,已经没救了,你再不来,就抽不到他的血了。”张医生不肯来,叫刘东林快送老人去医院。刘东林改口说:“要不我把爷爷的血抽出来,送到你的研究所。注射器我都准备好了,只是不知道怎样保存血浆,放在冰箱里行不行?”张医生只好答应说:“好好好,我马上过去,你可千万不能乱来啊!”
  
  张医生亲自开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刘东林家里。此时,老人已经昏迷了,张医生二话没说,把老人抱上车,直奔医院。可惜,还没到医院,老人就在路上去世了。张医生停下车,轻轻地抚摸着老人白的头发,自责地说:“老人家,都怪我来迟了。”
  
  刘东林懊丧极了,望着爷爷的尸体,脱口骂道:“老东西,这几个月,我最少在你身上花了一千多元,你怎么说死就死,让我血本无归啊!”说着还不解气,在爷爷的脸上拍了一巴掌,可他的手掌刚贴到老人的脸上,就惊喜地说:“张医生,我爷爷还有点暖,估计还能抽出血来。”
  
  刘东林居然掏出随身携带的注射器,递给张医生。张医生惊讶不已。刘东林又掏出一个小瓶子,得意地说:“我做事向来都是想得很周到的,看,还有酒精棉呢。”
  
  刘东林着急地说:“张医生,你快抽呀!”张医生却摇头说不必了。刘东林急了,一把抓住张医生的手,按到爷爷的身上说:“你摸摸,我爷爷的身子还暖暖的,肯定抽得出血。我知道死人的血不能跟活人的比,以前你抽一滴给2000元,现在按一滴500元算,行了吧?”
  
  张医生说:“真的用不着了。”刘东林以为张医生嫌贵,就咬咬牙说:“这样吧,价格由你定,给多少钱我都没意见。快,再不抽就来不及了。” 张医生一下把注射器扔到车窗外说:“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们研究所只要一滴血就足够了,即使你爷爷活着,也不再需要他的血。”
  
  刘东林愣了好一会儿,恶狠狠地问:“你为什么要骗我?”张医生气愤地说:“你这个要遭天谴的不肖子孙,居然让你爷爷过着猪狗都不如的生活!为了能让他过上几天好日子,我只能骗你!”
上一篇:迟到的爱
查看评论[0]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