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航海_辛巴达航海历险记

发表时间:2017-6-19  浏览次数:1110  
 辛巴达从海外归来带回了半船金子的消息又一次轰动了巴格达城。这次来巴结他的人身份都很显赫,其中有不少是王公大臣。辛巴达最头痛这些人了,他觉得这些人俗不可奈。
  
  他讨厌这些虚情假意的人,他决定不和这些人来往。于是他又把新赚回来的金子交给他那个远房亲戚管理,自己带上很多钱,雇了一些航海经验丰富、勇敢坚强的水手,乘上他从猿人岛带回来的那艘大船再次往东方而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辛巴达他们的大船在大海上行驶了七天,这七天他们都一帆风顺,没有遇到什么困难,但是到第八天一大早的时候,他们的大船却被一阵莫名其妙的怪风倒吹了几十海里。一个不留神,他们的船触礁了。
  
  大船马上倾沉了,船员们都掉落到了大海里。不幸中的万幸,船员们都依然活着。他们精通水性,只要不起狂风大浪,一时三刻他们还是死不了的。
  
  他们在大海上漂泊了一上午,最后有人看见在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岛屿。他们看到了生存的希望,信心倍增,纷纷使出浑身解数往那个岛屿游去。
  
  在辛巴达的带领下,他们平安地登上了海岸。一登上海岸个个都萎靡不振了起来,倒在地上不停地喘气呼吸。他们在海上漂泊了整整一个上午,实在太累了。虽然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响,但都没有食欲,他们累得连嘴巴都张不开了。
  
  岛上的风光不错,但是辛巴达他们却没有心思去欣赏,他们都把眼睛闭上了。辛巴达整整休息了一天,他的精力才重新恢复了。但其他人却没有辛巴达那样的本事,他们依然累得站不直身子。
  
  辛巴达他们一无所有,粮食和一些生活用品都一起随着那艘大船徐徐沉入海底。情况非常紧迫,他们必须靠自己了,自立更生,自食其力,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辛巴达决定为他的水手们找一些吃的东西。他嘱咐那些水手不要随便离开,等他拿食物回来,大家一起共用。水手们都很感动,他们在心目中把辛巴达当作了救世主。
  
  辛巴达一个人大步朝岛中的树林走去。这个岛跟辛巴达以前遇到过的岛一样,都是树木成荫,郁郁葱葱。
  
  辛巴达刚走进树林几步,立时听到后面有人的脚步声。辛巴达还以为是他的水手在后面跟着他呢,也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
  
  辛巴达又走了十几步,发觉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多,辛巴达暗思:“难道所有人都跟着来了吗?”于是他转身回望。他这一瞧,只瞧得心惊肉跳,原来紧紧跟随他的不是水手们而是五个长嘴獠牙的似人非人的怪物。
  
  辛巴达看到那五个怪物一身是血,有两个怪物的獠牙上还挂着人的衣服。辛巴达心中大惑不解,仔细一看那两个怪物獠牙上的衣服,不是水手们的衣服还会是谁的?
  
  辛巴达心中一痛,义愤填膺,他立刻就明白了他那些累得站不直身子的水手们都被这五个怪物吃了。这五个怪物吃人的速度当真是快,水手们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呼救声就被怪物们活活吃掉了。
  
  辛巴达强忍悲痛渐渐心平气和了。他知道此时大敌当前,心情好坏往往决定胜败输赢。辛巴达知道仇越深,心情应该更加平静,脸色更应该显得若无其事。
  
  辛巴达冷冷地对那五个长嘴獠牙似人非人的怪物说道:“海滩边上的那二十五个水手是不是都被你们吃了?”
  
  一个身材高瘦的怪物说道:“那些人脸色不好,血气不足,吃了也是白吃,他们二十五人哪里比得上你一个人?”
  
  那个怪物身旁的一个矮小的怪物说道:“那二十五个人的肉也不好吃,水分太多,哪里像他这么肌肉结实,四肢发达。”
  
  那怪物说到这里伸出长毛大手指了指辛巴达。这时其他三个怪物却急道:“大哥、二哥,你们都别为你自己打主意了。这个身强体壮的家伙是献给国王的最好礼物,说不定国王一高兴,赏我们兄弟几个小官儿也是有的。”
  
  说完,五个怪物都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俨然把辛巴达视为了盘中的餐食。
  
  辛巴达不以为然,冷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岛就是恶名远扬的吃人岛了。你们五个便是恶贯满盈的吃人五怪了?”
  
  那高瘦怪物“嘿嘿”笑了两声,说道:“你倒是有点见识!今天你被我们五兄弟看上了,你是乖乖束手就擒呢?还是要我们兄弟几个动动手脚?”
  
  辛巴达道:“动动手脚那是最好的了!”
  
  那矮个子怪物眉毛一扬,说道:“报上名来,你死了我们也好向国王交待一句,世上还有你这么个人!”
  
  辛巴达心里怒火不遏,但他仍平静地说:“坐不改名,行不改姓,辛巴达便是我。你们也报上名来吧!”
  
  高瘦怪物大声说道:“大怪笑哈哈就是我!”
  
  那个矮个子怪物接口道:“二怪哈哈笑。”
  
  立刻有怪物接口:“三怪哈笑哈”.
  
  “四怪笑哈笑”.
  
  “五怪哈不笑”.
  
  辛巴达听见吃人五怪自报姓名,万万没有料到他们的姓名取得如此怪异。
  
  辛巴达说道:“你们吃人五怪是并肩作战,还是一个一个地挨着上?”
  
  忽听五怪哈不笑大声说道:“他妈的!我们吃人五怪名声在外,如果对付你这个只要一指都能戳死的人还要并肩齐上的话,以后还让我们混是不混?”
  
  辛巴达想:他们五个怪物眨眼之间便吃完了二十五个水手,本领实是鬼神莫测。倘若五个怪物一并杀来,实无胜算的把握,想他们五兄弟年龄都相仿,试出一个的本领如何,其他四个怪物的本领便也大致不相上下了。
  
  辛巴达决定先试一试五怪哈不笑的本领,但这次辛巴达却试错了,他不知道五怪哈不笑的本领在五怪之中是最厉害的。吃人五怪年纪越大的,本领反而越低,辛巴达从未和他们见过面,自然不知道这一点了。
  
  辛巴达对五怪哈大笑说道:“我就首先向你这位老兄讨教几手吃人的功夫,还望赏拳赐教!”
  
  其他四大怪都暗笑辛巴达自找苦吃,偏偏找最厉害的人较量。
  
  五怪哈大笑冷笑两声,也不再作声。他身形一晃,左拳早出,右拳后掩,一前一后两路长拳猛迎头向辛巴达重打了过去。
  
  辛巴达知道这两拳的厉害,但他身不动,脚不移,拳不出,掌不发,站立原处,要挨五怪哈不笑的这两路厉害重拳。
 笑哈哈等四怪见辛巴达不避不躲等待哈不笑的厉害重拳打来,都暗想:“难道这个辛巴达就这么没本事么?连躲也不会吗?”只听“嘭”的一声大响,五怪哈不笑左右两拳同时打在了辛巴达的前胸,辛巴达却纹丝不动,眼睛望着五怪哈不笑,脸上微微浅笑。
  
  笑哈哈等四怪此时都暗想:“糟糕,五弟把辛巴达打死了,这可怎么向国王交待呢?”
  
  原来就在辛巴达和他的水手们分开的时候,吃人岛国的国王哭不死带着一伙儿手下到海边游玩,恰巧碰到了辛巴达的水手们,国王哭不死本领超群,他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吞吃了二十五个水手。吃人五怪也是国王哭不死的手下,他们见国王哭不死把几只残剩的人腿丢弃在海滩上不吃,他们便捡了个便宜,抢着吃起人腿来了。国王哭不死怒斥了他们一番,接着伸手往树林里一指,指着继续往树林深处走去的辛巴达然后给他们兄弟五人下命令,要他们五个人去把辛巴达捉来,奉献给他吃。如果办不好,就要拿他们五个问罪。吃人五怪当然不敢得罪国王哭不死,领令后立刻从后面追赶了上来。国王哭不死以为吃人五怪能够捉回辛巴达,于是他便带领其他手下回王宫去了。
  
  五怪哈不笑本来以为辛巴达这个凡人受不了他的大力双拳。当他大力双拳打在辛巴达的当胸时,他还以为辛巴达会被他打飞。没想到辛巴达不但没有被哈不笑打飞,而且还用胸肌紧紧夹住了自己打在他当胸的两个大拳头。
  
  五怪哈不笑想收回他的大力双拳,没想到不管自己如何使劲都不能拔出来。而且还越拔越紧。哈不笑使出了吃
  
  奶的力气都不能得手,只拔得他面红耳赤,哪里敢正眼看威风凛凛、神闲气定的辛巴达?哈不笑一脸愧色,也不敢回头去望他那四个兄长,更不敢开口向他们四人求救。幸亏辛巴达大声对笑哈哈四怪说道:“喂!来,来!帮帮你们这位兄弟,他打拳太投入,双拳打进我的肌肉里竟然不好意思拔出来了!”
  
  辛巴达说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句话虽然扫尽了五怪哈不笑的脸面,但这却是非常紧迫的事情,就算丢尽自己的脸面也要把父母赋予自己的肉拳抽回来啊!
  
  笑哈哈等四怪听了辛巴达这句话都是大吃一惊,纷纷跑上前观察情况是否属实。上前仔细一看,果然和辛巴达说得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出入。
  
  笑哈哈等四怪心里都为五怪哈不笑着急了起来。要知道哈不笑在他们五个当中本领是最高强的,哈不笑都不能抽出自己的双拳,纵然加上他们也是无济于事的,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辛巴达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心事,当即哈哈一笑,对笑哈哈四怪说道:“你们四位做哥哥的袖手旁观就不对了,现在你们的小弟弟有难,你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哈哈笑说道:“你这个外岛人怎么能这么跟我们吃人五怪说话呢?不是我们四个做哥哥的不想救他,而是他一个人能应付得了。我们横加插手,这不是脱掉裤子放屁一多此一举吗?”
  
  辛巴达笑道:“好,你们四个做哥哥,问问你们的小弟弟是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够应付得了?”
  
  哈笑哈便马上凑到哈不笑的嘴边问道:“五弟,五弟,你是不是一个人应付不了啊!咦?你脸红什么呀?你倒是说话呀?”
  
  此时哈不笑正在大力回拉自己打在辛巴达胸肌上的双拳,越是用力越是抽不出来,越是抽不出来,他越是用力,他就是这个脾气。
  
  笑哈笑也凑到哈不笑的嘴边问道:“五弟,五弟,你别怕,有我们在这里为你撑腰,这个外岛人是不敢对你怎么样的!你说要不要我们帮忙教训他?”
  
  哈不笑被他的这两个哥哥问得哭笑不得,他正在全心全力抢回他的双拳,但他的两个哥哥却在自己的左右帮倒忙。他越想越气,想到委屈的地方便哭了起来。片刻之间泪如雨下。
  
  笑哈哈立刻明白五弟哈不笑受的委屈实在不小,大喝一声:“他妈的,少废话,帮五弟一把!”
  
  说完,笑哈哈往五怪哈不笑的身后一站,左右两手在哈不笑的双肩上一搭,劲送手上,手上加力,便抓住哈不笑的双肩往后拖拉了起来。立刻二怪哈哈笑也如法炮制,不过他抓住的不是哈不笑了,却是笑哈哈。接着二怪哈笑哈、四怪笑哈笑也加入拖拉哈不笑双拳的阵列中。五兄弟排成一队,使劲往后拖拉,但都不能如愿以偿。五怪越是用力,哈不笑的双拳被辛巴达夹得越紧,越是夹得紧,他们反而越是用力。辛巴达突然大吼一声:“都去你的吧!”
  
  他身子后倾,胸肌一松,立时将吃人五怪联合抓在自己胸肌上的大力像放水一样放走了。此时他心胸为之一宽,精神大振,又长笑了三声。
  
  吃人五怪忽觉一股大力向自己的当胸猛地倒撞而来,各自的手劲都为之一松,脚下松垮,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便向后倒退了三四步。滑稽的事情发生了:五怪哈不笑向后一倒退,后足踩在了大怪笑哈哈的前足,身子后倒压在了大怪笑哈哈的当胸之上;大怪笑哈哈前足被五怪哈不笑紧紧踩住,前足虽然动弹不得,但后足却敏捷得很,早将二怪哈哈笑的前足紧紧踩住,身子毫不客气地压在了哈哈笑的当胸之上;二怪、三怪也是如此,最后却苦了四怪笑哈笑,四位兄弟毫不留情地都压在他的当胸之上,心中不平之气哪里透得出来?真是有苦说不出,苦不堪言。
  
  辛巴达见吃人五怪落得如此下场,忍不住哈哈大笑。但突然想到和他同来的二十五个水手都惨遭横祸,立时开心的笑容便僵往了。
  
  辛巴达大手一伸,连提四下,将压在四怪笑哈笑身上的四个吃人凶怪一一狠狠提起用力甩了出去。
  
  那四怪本领远远不及辛巴达,此时被辛巴达抓了个措手不及,来不及防备,身背虚弱无力,被辛巴达一提又用力向外甩出,都纷纷应手落地。四怪摔得很惨,每个人都被辛巴达摔了个狗吃屎,尘土飞扬,屁滚尿流,当真是惨不忍睹。
  
  最后,辛巴达把他们吃人五怪制得服服贴贴,没人敢不听他的命令。辛巴达命令他们吃人五怪各自打自己一个嘴巴,他们马上飞快地在自己脸上打上一个脆响的耳光,倘若其他人出手不快,有人便会帮忙。
  
  吃人五怪毫不隐瞒地把吃人岛国国王哭不死,挥手之间吃了辛巴达的二十五个同伴的事情告诉了辛巴达。
  
  辛巴达要吃人五怪带他去找国王哭不死算帐。吃人五怪把辛巴达带到了岛中心阴森无比的吃人岛国大王宫。王宫四周堆满了人骨,见了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辛巴达命令吃人五怪向王宫里的国王哭不死叫阵。吃人五怪哪里敢向吃人恶魔哭不死叫阵?
  
  辛巴达凝神待敌,丝毫不敢小觑了吃人大恶魔哭不死。他见吃人五怪不敢向哭不死叫阵,也不想再为难他们,便自己朗声说道:“哭不死,敢不敢出来和我辛巴达较量较量?出来!”
  
  辛巴达底气充沛,声音将轰轰隆隆地传送进大王宫里。声音如此洪亮,国王哭不死没有理由听不到。果然,一会儿王宫里便有了回音:“鼠胆包天的辛巴达,你不要命了吗?”
  
  话音未落,只见宫殿楼宇之顶立刻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又高又瘦的怪人。但见那怪人几下纵落,便跃到了辛巴达的面前。
  
  怪人哭不死一头长发遮住了他的面孔,辛巴达见他脑后头发稀少,快要秃顶,想是面目丑陋,故以长发遮掩,手臂比常人长出一半,但却十分枯瘦,十指又长又尖,稍一弯曲极似鹰爪。外表极为恐怖,内心更是鬼神难测。
  
  辛巴达知道怪人哭不死不仅本领高强,而且城府也是极深,越是古古怪怪的人,越是难以对付。
  
  忽听怪人哭不死冷冷说道:“你当真不怕死吗?吃人五怪,你们胆子倒不小啊!就不怕我把你们兄弟五个交给拜火教的人吗?”
  
  辛巴达不愿和吃人大恶魔哭不死多说一句话,他生怕王宫里还深藏有本领极强的怪人,自己和他们一一单打独斗还有几分胜算的把握,但要以寡敌众却是万万不能了。辛巴达大喝一声:“少废话,先挨我几拳!”声去拳出,“呼呼”几声快速打出了三拳。
 怪人哭不死冷冷说道:“好!来吧!”他身子不退不避,手掌上下翻飞,化成几道弧形,护住全身要害,从容对抗辛巴达打来的三拳。辛巴达未等招数使到,打到半途,立时察觉哭不死已经严严密密地防护住了周身要害,纵然拳劲全部打出,想也不能打伤他,不如收拳聚力,另觅战机。
  
  怪人哭不死见辛巴达拳劲奇大,知道厉害,不敢怠慢,全力对抗,正要出击,不料辛伯达中途收拳,心中疑惑,要知道他生平还从没遇过拳劲打出能够挥洒自如但又能半途收回的人,不想今日在自家门口遇上了,怎么不令他惊异?怪人哭不死把辛巴达视为劲敌,不敢丝毫轻敌,打点十二分精神应付着辛巴达的攻击。
  
  辛巴达见拳不能伤哭不死,立刻脚不停顿,运劲在腿,大力横扫向哭不死的双腿。这一变招倏忽难测,倘若一腿扫中哭不死,哭不死不被扫成重伤也会扫得落败摔倒。
  
  哪知吃人恶魔哭不死的本领实在太强,眼见辛巴达一腿横扫过来,身子突然跃起,后背虚力,前胸倾劲,借这一跃之势,百忙之中还打出一记重拳。
  
  这一拳来得好快,辛巴达一腿未扫伤哭不死,刚要收腿重来,忽觉面前一股劲风袭到,不及细想,挥拳向前去。“嘭”的一声大响,两人碰了一拳。哭不死借力打力,身子又居高临下,打出的拳自是非同小可。
  
  辛巴达本来一腿扫出尽了先发制人的战机,但哭不死反应极快,身子跃高,突然间辛巴达又落下风。虽然吞食巨蟒奇蛇增加了不少劲力,但哭不死这居高临下的一记重拳确实是不简单。拳劲一撞,辛巴达身子不由自主地接连倒退了两大步,顿脚收力才勉强站稳。
  
  怪人哭不死见辛巴达受不住自己的重拳,心中自是欣喜若狂,身子刚一着地立刻又跃起,怪叫了一声,手指成爪,当空狠狠抓向辛巴达的头顶。
  
  辛巴达心头一震,眼见哭不死来得又快又猛,不敢怠慢,打点十二分精神,双拳运劲,左足前踏,后足跟进,使的是以快打快的招数。
  
  怪人哭不死双爪齐下,早将辛巴达脑部诸大要害笼罩在爪风之下,自恃劲力浑厚,当世之人恐怕没有几个能接受得起他这双爪齐下的威力。不想辛巴达双拳护顶不顾危险直冲至怪人哭不死爪风之下,心中不解,但这双爪还是抓了下去。
  
  辛巴达这次不让他占尽居高临下的优势,不待哭不死双爪抓到,双拳早出,直捣哭不死的手指,右足又顺势上踢,一心想要将哭不死的屁股踢飞。
  
  怪人哭不死双爪而下,半途碰到一股上冲大力,知道是辛巴达全力所发,哪里能讨到便宜?正待收力回抓,忽又觉屁股上又有一股大力冲到,心中警觉,哪里还敢停顿,身子往前一翻,已经翻跃出了三米外,这一跃当真是疾快如风,辛巴达心中暗暗为他叫好。
  
  怪人哭不死双足刚一着地,身子都还没有站稳,立时又感觉双股大力折腰撞来。此时他气还未喘出,这几下突来其变也忙得他手脚失措,他哪里料到辛巴达会不断向他痛下杀手?怪人哭不死已经无力跃起,纵然反手出掌也挡不住辛巴达从背后出其不意打出的双拳。
  
  怪人哭不死只觉得自己后背彻骨奇痛,前胸五脏六腑都快要翻吐而出,心中难受得很,忽觉喉咙有一物直往上冲,忍不住张开嘴巴,“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原来辛巴达右足出击没有踢中怪人哭不死的屁股,料定他会往前躲闪。余劲尚在,他立刻转身回打两记重拳,借力打力,直冲怪人哭不死的后背。怪人哭不死本领终究不及辛巴达,辛巴达在先发制人和后发制人之际攻了怪人哭不死一个措手不及,打得哭不死大吐鲜血,再也振作不起来了。
  
  吃人五怪见怪人哭不死被辛巴达打得鲜血狂吐,知道这个吃人大恶魔再也不是辛巴达的对手了,忍不住欢声大叫:“辛巴达!辛巴达打啊!打死吃人大恶魔哭不死!快打死他啊!”
  
  此时怪人哭不死身受重伤,身子已经萎靡不振,不一会儿像烂泥一样倒在地上。长长的头发沾在地上那一口他自己吐出的淤血上,嘴角边还不停流出鲜血,显然已经奄奄一息了。
  
  吃人五怪见怪人哭不死如死蛇般软倒在地上,心中大喜,都纷纷凑上前去瞧瞧怪人哭不死伤势如何?看看死了没有。
  
  吃人五怪嘻嘻哈哈地走到怪人哭不死的面前。辛巴达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立时醒悟,脱口而出:“小心哭不死!”
  
  他立刻抢步而上。
  
  辛巴达话音未落,只见怪人哭不死身子突然跃起,长发飘飘,双手成爪,“呼”的一声,右手利爪,往吃人五怪当头横爪而下。
  
  吃人五怪哪里料得到怪人哭不死会装死作假暗中偷袭?只因为他们五兄弟离哭不死太近,再加上本领远远不及哭不死,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五怪哈不笑本领稍强,加上又是走在最后,见到怪人哭不死突然跃起,知道不妙,慌忙转身后退。
  
  只听得“哧哧哧哧”四声怪响,吃人四大怪已经被吃人大恶魔一爪毙命。五怪哈不笑正欲转身回逃,忽觉喉咙一紧,早被哭不死左手大爪抓住。哭不死左手抓住哈不笑立时回手一提,呼的一声,向前打出了右拳。辛巴达已经近在哈不笑的身边,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他见哈不笑落入敌手,心中一急,双手成爪要去抢哈不笑。忽见哭不死右拳朝自己当胸打来,知道这一拳的厉害之处,他不敢怠慢,右拳和哭不死的右拳对抗,左手却不停顿,直往哈不笑抓去。只听得怪人哭不死“哈哈”两声怪笑道:“有种的,便跟着来吧!”
  
  哭不死一笑即退,片刻之间便远在四米开外。辛巴达内疚万分,只因为自己慢了一步,吃人五怪便被哭不死杀死了四怪,虽然这件事情和他没什么关系,但自己近在眼前,空有一身本领却救不了四个改邪归正的人,于情于理都是不该。
  
  辛巴达本来想先埋了吃人四怪再说,但哭不死本领极强,此时他又领先逃出了十几米,倘若不紧追而上,时机稍纵即逝,可能再也追不上哭不死,再也没有机会救危在旦夕的哈不笑了。
  
  辛巴达强忍悲痛,伤心地望了望四怪的尸体,再也忍不住,大吼了一声:“哭不死我一定要杀死你!”
  
  双足一点,身子胜过脱弓之箭,“嗖”的一声劲响,紧追哭不死而去。
  
  辛巴达越奔越快,身子渐轻渐飘,最后双足提起离地半米,御风而行,疾速绝伦。
  
  哭不死刚奔出几十米还大占上风,但越到最后,却是力不从心了。哭不死心中不由得焦急了起来,他哪里不知道这都是自己左手提着哈不笑的原因,但因为辛巴达实在是比自己本领强过许多,不抓住哈不笑作为人质要挟,辛巴达哪里还会忌惮他?若要和辛巴达硬碰硬,他哭不死自然不是对手,只得使点儿阴谋诡计苟且偷生罢了。
  
  哭不死眼见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座危峦险峰,心中大喜,不由得信心倍增,精神大振,脚上加劲,步伐快了起来,径往危峦险峰迅速攀去。
  
  辛巴达一直不敢停息,脚步越来越快,离哭不死越来越近。眼见前面出现了一座危峦险峰怪人哭不死的步伐突然变快,知道这座峦峰大有蹊跷,不敢松懈防备之心,边向前猛奔边凝神防备四周。
  
  忽听前面哭不死怪叫一声:“给你吧!”呼的一声,哭不死左手往后一掷,一个人影直撞向辛巴达。辛巴达知道飞来的人影是哈不笑,他见哈不笑直挺挺朝自己当胸撞来,知道不妙,慌忙缓下步伐,双掌平平推出,稳稳托住了飞来的哈不笑。
  
  辛巴达看见哈不笑的喉咙紫黑,立时明白哭不死把哈不笑掷向自己的时候,早已用阴险毒辣的左手大爪扭断了哈不笑的脖根,然后又用大力一掐,哈不笑顿时被掐死。辛巴达悲愤难当,双手抓住哈不笑的手臂往后肩一甩,将哈不笑背在背上,脚上加力,猛追已攀到半山腰的哭不死。哭不死乘辛巴达接住哈不笑之际,一溜烟直往峰顶窜去。
  
  辛巴达后背上虽然背着已经死去的哈不笑,但是脚力却丝毫不懈。辛巴达本来就力气十足,身上虽多背一个人,但就如在背上加一件披衣一般轻松,哪里像哭不死提着哈不笑那样费力。他身轻脚快,踏草踩石,片刻之间便只离哭不死五六米远了。
 吃人恶魔哭不死身子敏捷灵活,没过多久,他便轻身登上了危峦险峰的巅顶。辛巴达不敢大意,他要腾出一只手来拉住伏在他后背已经死去了的哈不笑,只剩一只手攀崖援藤,虽然劲力深厚,本领高强,但给这么一形格势禁,攀援速度便缓慢了下来。但辛巴达心想要为吃人五怪报仇,为和他一同前来的二十五个水手报仇,他肩负刚死不久的哈不笑,便时刻提醒自己千万别松懈,万万不能轻易饶恕吃人恶魔哭不死。哭不死刚一攀上巅峰,他也马上形影相随,紧跟而到。
  
  待到辛巴达跃上巅峰的时候,他立时看见哭不死往一棵大树逃去。
  
  辛巴达瞧得哭不死逃上了大树,心中反而一宽,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
  
  原来峦峰之巅是一个宽大的大平台,大平台比二十艘大海船还要大,平台四周都没有长树,只有平台中心长有一棵参天古柏,古柏挺立在中心,却好像一把奇大无比的遮阳大伞。
  
  辛巴达“咦”地叫了一声,他看到大树前面五米远的平地上圈坐着五个白眉白发的老翁。那五个老翁都闭着眼睛,一声不吭,似乎在闭目养神,又似乎在等待什么。忽听东首那个白眉老翁沉声说道:“时候到了!”
  
  话音未落,其他四个白眉老翁倏地各出一掌,往五人圏地中心的一堆事物上挥打过去。只听得“呼”的一声,辛巴达只觉眼前一亮,一堆篝火燃了起来。辛巴达这时才将大平台四周附近的景况瞧得一清二楚。
  
  篝火燃起的时候,正是星稀云淡,钩月斜挂之时,辛巴达没有瞧清五个白眉老翁围坐着的是一堆干燥的柴薪。这倒不令辛巴达惊讶,最令辛巴达惊讶无比的是五位老翁各出一掌便将那堆柴薪点燃,本领之强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那五位老翁将篝火燃起后,纷纷站立了起来,睁开眼睛,都往辛巴达身上望去。
  
  辛巴达见五位老翁的眼睛都是精光四射,眉宇间透露出一股雍容平和的大气,又见他们五人身材清癯,微风拂来,衣袖飘飘,俨然是仙风道骨般的隐世高人。
  
  辛巴达见五位老翁把所有目光都向自己望来,知道自己冒犯了他们,连忙拱手作揖说道:“晚辈辛巴达,冒犯之处还望包涵见谅!”
  
  却听东首那老翁高声说道:“哭不死,你今日难逃此厄,从树上滚下来吧!”
  
  辛巴达心头一动,暗想:“这五位前辈果然非同常人,哭不死一声不响藏身上树,但终究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立时大树上跃下一条人影,正是哭不死。哭不死一跃下树,便跪到那五位老翁面前口称:“师父救我!师父救我!”
  
  辛巴达听到这里,大吃了一惊,暗道:“原来这五个隐世高人是哭不死的师父,今晚要杀哭不死却并非易事了!”
  
  辛巴达料定哭不死和这五个老翁关系密切。哭不死有难,他们五个人一定不会袖手旁观。但转念又想天下人行事都离不开一个理字,所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人们做事只能理字当先,以理服人。
  
  当下辛巴达朗声对五位老翁说道:“五位前辈既是哭不死的师父,那是最好不过了。今日我有几件大事要五位前辈评评理。”
  
  说到这里,辛巴达便将已死去多时的哈不笑从背上托下,小心翼翼将哈不笑放在地上,便对五位老翁讲了哭不死残忍地吃了他的二十五个手下,又残忍地杀死吃人五怪等惨无人道的事情。
  
  辛巴达刚说完,那五位老翁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辛巴达从他们五人的笑声中听出他们对哭不死所做的这些恶事都不以为然,心中不由忿怒了起来,对他们五人的好感立刻从脑子里硬生生地挤了出去。辛巴达傲然道:“我不管你们是他的师父也好,还是他的朋友也好,今晚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为无辜遇害的人们报仇!”
  
  说到这里,又拱手问道:“倘若五位前辈要帮哭不死,我也不会怕了你们。请报上你们的名儿来!”
  
  那五位老翁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并不回答辛巴达。哭不死从地上站起来,得意洋洋对辛巴达大声说道:“说出来怕吓坏你的胆子!我这五位师父是大名鼎鼎的拜火神教的五大护法。他们的本领胜过你百倍,各自威震一方。他们的大名你听好了!”
  
  说到这里,伸手一指,指着东首那位老翁又大声说道:“这位是拜火神教德高望重的大护法东方不败!”接着依次介绍了其他四位师父的名头。
  
  这五个老翁的名字最后都有一个“败”字:东方不败、西方求败、南方守败、北方侯败、中方等败。想是他们五位高人从未遇过对手,感叹之余,便以败字自娱自乐。
  
  辛巴达听得这五人的辈位都很高,都是拜火神教的大护法,不由得心头又是一震。辛巴达暗想:“这五人本领之奇、性情之怪、辈位之高,实是令人不可思议。今晚要取哭不死的性命却是难上加难了。”
  
  但转念想到二十五个水手、笑哈哈五兄弟的惨死,再也忍耐不住,脱口而出:“来吧!都一起上吧!就算你们师徒六人群起而攻之,我也丝毫不怕!”
  
  说完他双足在地面上狠狠一顿,左拳右划,右掌左撇,左拳外护,右掌内守,攻守兼备,防护得十分严密,出手不凡,挥拳便是高手风范。
  
  东方不败等五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笑声刚毕,西方求败身不动、脚不移,倏地探出右手抓住了哭不死的后领,高举过顶,对辛巴达说道:“接住吧!瞧瞧收拾得了吗?”辛巴达见一个人影朝他飞掷而来,知道是哭不死,心中恨死了这个吃人大恶魔。他手上加力,有心要以这一对肉掌将哭不死的身躯震碎,力行劲横,只待哭不死掷到,便要取了他的性命。
  
  哭不死早料到自己这五位师父不会助他对付辛巴达,也想到了他这五位本领髙深莫测的师父会为难自己,他哪里料得到他的师父说出手便出手,事先没有半点征兆,真是鬼神莫测,出其不意,突其不备。哭不死被西方求败抓了一个措手不及,想要还手,但却被西方求败将自己高高举起,哪里能伤得着西方求败?倘若胡乱拳脚挥踢,和小孩缠斗蛮横又有什么两样!他也知道他在西方求败的手上讨不到好处,便任由西方求败抓着。
  
  哭不死听见西方求败要将自己掷向辛巴达,心中忍不住一宽,想到终于还是有机会逃脱西方求败的毒手,不由得心下狂喜。忽觉身子一轻,自己已经被西方求败飞掷了出去,身在半空,手脚得以自由,立时争强好斗之心再次横生而起。他一眼瞥见辛巴达正凝神摆着架子等待着自己,知道辛巴达这一架式的厉害,不敢怠慢,借西方求败一掷之力,身子一侧,双拳运劲,集一身之力,捣出双拳,狠狠击向辛巴达。
  
  哭不死和辛巴达都使出了全身的劲力对抗敌方,使的都是奋不顾身、近身肉搏的险招。
  
  只听得“嘭”的一声大响,辛巴达和哭不死硬碰硬地交了一招,四拳相撞,拳撞声响,威势非常。
  
  辛巴达发拳和哭不死硬对了一招后,身子骨骼“格格”地响了几声,身不动,脚不移,站在原处纹丝不动,但哭不死的情况却和辛巴达有了天壤之别,他被辛巴达全力一搏,打得他在半空中连续不断地倒翻了三个跟斗,双足刚一着地,本以为站稳脚根,不料辛巴达打出的拳劲却是一波未尽第二波又到,第二波还没有出完,第三波又紧随而到,一波强过一波,力道是越来越猛急,只怪哭不死功夫还没有练到家,双足一落地,接连还被后劲余力将他推倒了七八米。哭不死被辛巴达这一击,击得大吃了苦头,跌撞得鼻青脸肿,皮开肉绽,惨不堪言,实在是哭不死生平从未遇到的大败。
  
  东方不败五人都“咦”地怪叫了一声,似乎觉得辛巴达一击将本领不弱的哭不死倒摔了七八米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事情却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最后,哭不死以为辛巴达的余劲还有,不敢怠慢,情不自禁地又往后倒退了几米,这一倒退,立时明白辛巴达的余劲终于消弥于无形之中,再也不用担心辛巴达的余劲,当下双脚在坚硬的地面踩上一脚,大声说道:“辛巴达你的本领也不过如此嘛!来啊!再来!你打得过,但你打得过我的这五位本领天下无敌的师父吗?”

辛巴达和东方不败等五人都知道这是哭不死的挑拨离间之计,各人都不以为然。
  
  哭不死见辛巴达没有和东方不败等人交手,一计不成,立时又生一毒计,当下又傲然道:“我是威震天下的拜火神教五大护法的高徒,今天高徒被一个无名小辈打得灰头灰脸,我的脸面扫尽不足挂齿,但大名鼎鼎的拜火神教五大教主也跟随着我倒上大霉了。当徒弟的不行倒罢了,真没想到五个做师父的也是不行,还贪生怕死,惧怕一个外岛来的无名小辈。”
  
  说到此处,他哈哈哈地狂笑起来,笑声中充满热讽冷嘲,自然是没将他五个师傅放在眼里。
  
  哭不死这一毒计果然狠毒无比,东方不败等五人都勃然变色。
  
  西方求败踏出一步,对辛巴达说道:“刚才我们五个老得不中用的人,都瞧见了辛大英雄的本领,果然是名不虚传,老朽不才,向辛大英雄讨教几招,还望不吝赐教!”
  
  辛巴达听得西方求败说出这样客气的话来,心中忍不住又是一震,知道像西方求败这等人物,出手前越是客气越是不会手下留情。哭不死是他们的徒弟,本领尚且如此高强,当师父的那更是厉害无比了。自己虽然不惧怕东方不败五人,但倘若真动起手来,未必能胜过东方不败等人,一个人尚且难以应付,何况一共有五大高手。转念又想,自己和东方不败等人近来无仇,往日无冤,犯不着生死相拼。
  
  当下便拱手对西方求败等人朗声说道:“你们五位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论威望和本领我哪里及得上你们五位的万分之一。这一场必定是我输,不比也罢,请五位前辈包涵!”
  
  东方不败哈哈大笑道:“辛巴达小友很给我们面子。我们也不跟辛巴达小友为难了。这一场便不打也罢!免得日后别人说我们倚老卖老,为老不尊!”
  
  西方求败也笑道:“好,就这么办!”
  
  南方守败道:“现在有闲功夫了,我们便代表死在哭不死口下的无辜百姓宣判哭不死的死刑吧!”
  
  北方侯败道:“不错!当年我们五个老家伙错收了这个孽徒,教了他不少本事,他心怀鬼胎还要秘密杀死我们,吸尽我们五个老家伙的元气宝血。嘿嘿,不料事情败露,被我们发觉,将他打成重伤,困锁在这个树上暴晒太阳。”
  
  他说到此处,便向平台那棵参天古树一指,以示向辛巴达解释。接着又说道:“没想到那天晚上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狂风暴雨降临,这个孽徒便借机逃下山去。他深知我们五个老家伙有一个古怪规矩,那便是除非自己死了被人抬下这巅顶,否则决不踏下巅顶一步。他便捡了我们不会下山找他清理门户的大便宜,私自在岛上借我们的名义干起惨无人道的坏事。他仗着自己本领高强,杀进吃人岛国王宫,杀死了极得民心的老国王,自封为吃人国国王。天天以吃人为乐,他所干的这些背师叛祖、滥杀无辜的恶事,真是人人痛恨。他只要多活在这个世上一天,不知道有多少善良无辜的百姓要被他吃掉。倘若你不出现,倘若你不找他报仇,倘若你的本事不比他的大,他怎么会不顾性命地跑回巅顶向我们求
  
  救。他以为我们会饶恕他,嘿嘿,他无恶不作还有这么多痴心妄想。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机一到,即刻就报!”
  
  北方侯败说到此处,中方等败立时身形一晃,片刻之间便来到了哭不死的身边,手起掌落,只听“呼”的一声大响,中方等败大力一掌便往哭不死的头顶拍下。
  
  哭不死想抽身而退,但中方等败来得好快,自己后脚还未抬起,中方等败便气势汹汹欺身晃到,没办法,只得运劲抵抗,正要运劲,忽觉头顶一股凌厉无比的大力似大山压顶般疾压了下来,这一下吓得他灵魂出窍,知道命在旦夕,但仍不肯束手待毙,赶忙伸手往头顶格防,忽听“喀”的一声脆响,手臂被中方等败一掌击断,疼痛都还没有来得及,紧跟着头昏脑胀了起来,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到了,什么也想不起了,冰凉之意从头顶一直凉到脚根,双眼翻白,口吐淤血,知道自己再劫难逃。
  
  辛巴达见哭不死毙在了中方等败的手掌,心中一宽,长叹了一口气,终于亲眼看见哭不死惨死的模样,终于为他那二十五个无辜的手下和改过自新的笑哈哈五兄弟报了仇雪了恨。辛巴达朝东方不败五人鞠了一躬,转过身,头也不回往峰下而去。西方求败喝道:“站住!难道我们拜火神教的圣地一拜火顶,是随便让别人要来就来,要走便走的吗?”
  
  辛巴达一怔,转身问道:“怎么?”
  
  南方守败喝道:“什么怎么!我们要你留下!”
  
  辛巴达大惑不解道:“我和各位前辈没有恩怨,为什么要我留下,不准我下这巅峰?”
  
  北方候败也大声喝道:“你当我们拜火神教的圣地拜火顶好玩吗?”
  
  辛巴达拱手道:“不敢!晚辈纵然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到贵教圣地来撒野呀!”
  
  中方等败喝道:“嘿嘿,要说到你的本事,在我们五位眼里那是不值一提的!”
  
  辛巴达暗思:“这几位前辈也太自大了吧!我瞧他们的功夫也强不过我多少,怎么如此小看我?难道我当真好欺负吗?”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口头却说道:“老前辈说得对,像我这种萤火之光哪里及得上你们五位的明月之光。让你们见笑了!见谅!见谅!”
  
  东方不败冷笑道:“你倒拍起我们的马屁来了,但我们偏不放你走!”
  
  辛巴达从未见过这么蛮不讲理的人,心中恼怒了起来,傲然说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西方求败哈哈一笑,说道:“我们想推选你当我们拜火神教的教主!”
  
  此言一出,令辛巴达大吃了一惊,也忍不住要跳起来,颤声说道:“什么?不会吧!叫我当拜火神教的教主?”
  
  南方守败听出辛巴达有不愿意的意思,心中勃然大怒,道:“什么?你竟敢小瞧了我们拜火神教,我们五位哪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让你当教主是瞧得起你,你别不识抬举,别给你脸你却不要脸!”
  
  辛巴达刚要开口争辩,北方侯败立刻大手一挥,挡住辛巴达开口说话,自己却说道:“你别说了,我们跟你有缘,真所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再加上你的本领也是响当当的,你跟神雕为友,和巨人卓宾拉为敌,纵横汪洋大海,海上群岛,大洋诸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的名气大着呢。我们拜火神教有你这样的教主,来年必定是兴旺无比。到那时扬名海外,威风八面,妙不可言。”
  
  只听中方等败大声说道:“你也别求他,还拍他的马屁喱。今天这个教主辛巴达是不当也得当,他是当定了!我们好不容易选择他这样一位天资聪慧的人才,怎肯轻易错过!”
  
  其他人都欢声叫好,非要辛巴达当这个教主不可。辛巴达好为难,他可不愿意在这个大平台上当一辈子不下山峰的拜火神教教主,他的理想是去闯荡,纵横湖海,那才是他的志向。
  
  辛巴达要五位前辈听他的解释,但是他们不愿意听,都侧头偏耳不理睬他。
  
  辛巴达口里不停地列举他不能胜任拜火神教教主这个大任的多个理由,东方不败五人已经铁定心了要辛巴达做他们的教主,哪里肯定辛巴达那么废话。但是辛巴达坚持不懈地说了下去,本来理由不多,但是实在凭着他有一副好口才,硬是将理由列举到了五十多条。
  
  东方不败等人越听越烦,见辛巴达越往后讲得越津津乐道,还口若悬河,口沫横飞。东方不败等人大生厌烦之感,都忍不住纷纷伸出手指以塞住耳朵不理睬辛巴达。
  
  辛巴达突然灵机一动,身子一跃,倒飘出七八米。然后双足在地上一点,身子再次跃起,往来时上峰之路扑了过去,片刻之间便跃到峰边,手足并用,紧紧捉住长藤,溜溜直下,转眼间巳到了半山腰。
  
  辛巴达下了拜火顶,心情大好了起来。月光渐稀,东方发白,太阳就要出来了,一个新的早晨又要到来了。
查看评论[0]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