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航海_辛巴达航海历险记

发表时间:2017-6-19  浏览次数:1252  
  辛巴达在家里呆了几个月,他又向往起海上历险生活了。于是他又把他的家产交给他那个亲戚管理,只带上了不多的旅费以及一些生活必备品,搭乘了一艘出海远行的航东方大船出发了。
  
  他是一个成功的历险英雄。大船在大海上平平稳稳地行驶了三天。辛巴达认为一切历险都是由平平稳稳的日子引发出来的,越是平平稳稳,往后的日子就越是不平稳。
  
  辛巴达有一点先知之明,自从他吞食了那条巨蟒后,他就觉得自己对大自然或者说是对整个宇宙的感受能力已经非同往昔了。
  
  事情正如辛巴达所料,第四天的午后,整艘船的人都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了。
  
  原来大家刚用完午餐,就有一阵强烈的海风袭来。这一阵海风来的时候没有半点征兆,出乎大家的意料。那个时候舵手正端着碗吃点心呢。一阵海风猛烈吹来,就把他的饭碗吹走了。他还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自己也被海风吹走了。舵手被吹到哪里去了,船长以及资深的老水手们都搞不懂。最后只得下了一个定论,舵手被海风吹到海里去了。虽然他们在海面上没有发现落水的舵手,但他们还是下了这样的定论,总不会海风把舵手吹到天上去了吧。
  
  关于舵手身在何处的讨论,并没有进行多久,他们不敢再讨论下去,因为他们的船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怪风吹得迷失了方向。船本来是由西向东进发的,但此时他们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海上怪风将他们的大船紧紧裹住,时而提起,时而又从空中扔下,搞得船员们心惊肉跳。他们不知道时间下去还会不会有命在。连人带船的被海上怪风搅浑得昏头转向,这种怪事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船员们都这样想。但辛巴达却不这样想,他想到的是待会儿船身肯定会有危险
  
  果然不出辛巴达所料,大船的尾部松动了起来,海水“咕咕”地灌进船底平舱。立刻有跑得快的水手把这个可怕的消息告诉了船长。船长是一个没有胆量的人,他听到这个糟糕的消息后,差点儿没吓得屁滚尿流。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现在大船四周都是拍天大浪,大海上茫茫一片,哪里有半点陆地的影子?在这种看不到陆地没有援船的情况下,在这种巨浪滔天没有生存希望的环境中,除了束手待毙,就算把船长打死,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大家都万念俱灰,垂头丧气起来。
  
  辛巴达并没有抱着必死无疑的心态看待这场飞来大难。他在求生这一方面非常的主动、积极。他亲自掌舵,虽然明知逃脱不了这场大难,但是他并没有轻易把自己宝贵的生命拱手交给怪风。
  
  整艘船只有辛巴达一个人在和大难作斗争,其他的人包括那位懦弱的船长,都畏畏缩缩躲在船舱里一个黑暗角落逃避大难的折磨。
  
  经过辛巴达的奋力拼搏,大船终于逃脱了海上怪风的纠缠,半沉半浮地往东方漂泊而去。
  
  最后船漂泊到了一个大岛边。辛巴达是第一个登上这个大岛的,紧接着是船长等人。辛巴达清点了幸存者的人数,原来的四十二人变成了现在的二十一人,整整少了一半。那些被大海吞没的人,都是一些贪生怕死、意志薄弱的人。至于船长,是辛巴达一手把他救上岸的。要是没有辛巴达引航,这些人都不可能幸免于难,都将在怪风面前束手无策,恐惧地等死。
  
  辛巴达等人回望大船,只见那艘载着他们多日的大船正徐徐下沉,最后听得“咕噜”一声轻响,船身倾沉,再也见不到它的半点儿影子了。辛巴达等人心中一痛,此船一沉他们便再也不能从这个大岛重归故里了。
  
  辛巴达极目四望,将这个大岛瞧了一个大概,立刻胸中了然。这个大岛和其他海上岛屿没有什么两样,惟一不同的是这个岛屿大得出奇,到底有多大辛巴达也不知道。反正现在脚踏实地,再也不用害怕葬身海底了。
  
  船长等人经过这场突如其来的怪风折腾,人都萎顿了许多,无精打采的样子,跟猫病倒极为相似。
  
  辛巴达怜惜他们,便大步走向岛中的一片树林想找些野果子给他们填充一下肚子。辛巴达两次出海历险,遇险后都是摘食野果填充肚子。今日又逢大难,手心又痒了起来,又想摘食野果了,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船长他们二十人躺在海滩边,一边晒太阳一边痛苦地呻吟着。
  
  辛巴达大步走进树林,当他走到树林深处的时候,发现树林东侧有一条小路。辛巴达一眼望去,小路的尽头有一个大大的山洞,山洞掩映在树林之中,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辛巴达知道那个山洞一定是岛中野兽的洞穴。他不敢惹事生非,找食物才是正经事儿。
  
  辛伯达望了几眼,便转身往另外一处树多的地方走了过去。刚走两步,辛巴达忽觉身后有一股劲风袭来,顿感不妙,暗叫一声“不好”,那个“好”字还没有说出口,只见辛巴达身形一晃,右手伸出,只听得“哧”的一声轻响,辛巴达侧身一让,右手抓住了一枝竹箭。
  
  辛巴达听音辨位,立刻知道了这枝竹箭是从东侧那个山洞射出来的。辛巴达暗恃:“好家伙!不知道是什么野兽竟能够射出如此强劲的竹箭?难道是长臂猿猴?”  辛巴达正在凝神望着那个山洞,忽觉身后又一股劲风袭到,不过这股劲风远远没有从山洞里袭来的那股劲风力大,立刻明白又是一枝竹箭射到,他赶忙身子一侧,右手伸出,“啪嗒”一声,右手又抓住了一枝竹箭,两枝竹箭被辛巴达紧紧握住,立即脆响了一声。
  
  辛巴达回头一瞥,看到了一个黑影在大树上闪了一下,便不再出现,心中不再怀疑,自己刚才所见的正是一只猿猴。
  
  辛巴达自恃:“猿猴能够射箭这可是奇事。”正想到此处,忽听“嗖”的又是一声劲响,却是背后的那个山洞所发出的。
  
  辛巴达心中勃然大怒,自己进入这个树林以来,一直老实规矩、秋毫无犯,如此小心谨慎,还要遭受暗算,道理何在?
  
  辛巴达不甘示弱,听音辨声,明白了此时射来的竹箭离自己只有两米,这次却不再转身相让,右手往后一扬。“咔”的一声响,山洞射出的竹箭被他右手上的竹箭拔转了方向,右手加劲,那枝射来的竹箭又射了回去,劲势虽消去了不少,但破空之声却是响当当的。
  
  辛巴达已经瞄准了那棵大树,他料定山洞里的竹箭射出后,大树后的猿猴立时会站出来朝他偷袭,与其等到猿猴射他,还不如自己抢先发难,先发制猴。
  
  果然不出辛巴达所料,山洞竹箭射出后大树后躲藏的猿猴立时闪身出来,拉弓搭箭,又要偷袭辛巴达。辛巴达瞧得仔细,暗叫:“来得好!也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右手疾甩,“嗖”的一声破空劲响,箭去猴倒,辛巴达将那只猿猴射倒。射回山洞里的竹箭却杳无音讯。辛巴达也不在乎,已射倒一只,心情不错。
  
  忽听得山洞里传来一阵愤怒的猿嚎,声音奇大,辛巴达心头一紧。刚转过身来时,只见一个高大的黑影扑了过来。
  
  那高大黑影是一只长臂大猿猴,辛巴达立刻明白这只长臂大猿猴本领非凡。他不敢怠慢,屏声敛气,运劲到手,凝神待敌。那猿猴来得好快,眨眼间,便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
  
  只听得“啪啪啪啪”四声大响,辛巴达和那只迎面气势汹汹扑杀而来的长臂大猿猴互击了四掌。
  
  这四掌只击得辛巴达手臂麻酸,暗道:“好大的力!”那只长臂大猿猴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它本来是先发制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快速无比地朝辛巴达头顶猛拍了四大猴掌,不但没有占到丝毫便宜,自己的长臂反被辛巴达的四掌回击得疼痛难忍,差点儿就举不起来了。辛巴达全力抵挡了大猿猴致命的四掌后,双掌一错,护住周身要害,后足一蹬,身子轻飘飘跃退了两米。他仔细望了望那只大猿猴,这一望却吓了他一大跳,那只大猿猴长得跟人差不多,只是浑身长毛,没穿衣服,但脸面却异常光滑。这只大猿猴应该改一改名字了,应该叫大猿人。
  
  辛巴达立刻想起一件事情,脱口而出:“猿人岛!”他一脸惊惧之色。
  
  原来辛巴达曾经听过不少有丰富航海经验的老水手说过,在通往东方的大海航道上,有一个大岛,岛上群山伫立,树木郁葱,有很多野兽在岛上活动。这些野兽中最厉害的是猿人,猿人凶残无比,非常厉害。它们杀死了岛上所有稍微有点儿力量的野兽,余留下来的都是一些小兔子小羊羔之类的弱小动物。这些弱小动物对它们构不成威胁,但它们连这些弱小动物也不放过,肚子一饿,便捉这些弱小动物来吃。没过多久,整个大岛便只剩下猿人了。有两艘商船在这个岛停泊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没有一个人活着,都被猿人杀死后吃得连骨头都不剩,商船也被猿人一把火烧了。好在它们不出岛行凶,不然过往的船只都将船毁人亡。
  
  那个大猿人突然开口说话:“不错!这里是猿人岛,你死定了!”
  
  辛巴达冷冷道:“谁死谁活,还很难讲得清楚!我是客,让你几下也无妨!”
  
  那大猿人哈哈大笑,突然收住笑声,冷冷说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辛巴达不卑不亢地说道:“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猿人岛的猿人王,对不对?”
  
  那猿人又是大笑,道:“你还不笨。我就是猿人王孙铁猴,听过我的大名没有?”
  
  辛巴达道:“好一个孙铁猴,你可知道我的大名?”
  
  孙铁猴道:“我瞧你身手不凡,你不会是神雕英雄辛巴达吧?”
  
  辛巴达伸手在胸脯上一拍,自豪地说:“不错!我就是辛巴达!不过神雕英雄却是不敢当的。”
  
  孙铁猴笑道:“神雕是我们猿人岛的老朋友,它在我们面前说起过你,今天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辛巴达拱手道:“过奖了,虚名而已。日后再次和我那神雕老兄相遇,请多多代我向它问候几声!”
  
  孙铁猴道:“你太客气了。今天我们这场架还是免不了的,如果你害怕的话,便向我投降吧!”
  
  辛巴达道:“就算我不是你的对手,凭你后面那句话,我也要好好跟你斗上一斗。”
  
  孙铁猴不再作声,身形一晃,呼呼几声,拳脚并使,直攻辛巴达胸脯。
  
  辛巴达暗喝了一声彩,孙铁猴这一顿拳脚并使,表面上看来杂乱无章,但实际上拳有拳劲,脚有脚力,交替攻击,威力非常。
  
  辛巴达识得厉害,觑准孙铁猴的拳脚方位,左右两拳直击了出去。 “嘭嘭”两声,掌脚对抗了两下,辛巴达退后了一步,孙铁猴却刹不住脚往后飞退。幸亏孙铁猴的猿尾粗长,往左侧一甩,‘啪’的一声,猿尾缠住一棵大树,又回荡了回来,孙铁猴借这一回荡之势,又张牙舞爪朝辛巴达猛扑了过来。
  
  刚才那两下,明明是辛巴达凭实力胜了孙铁猴,但孙铁猴不服气,要重新斗过。辛巴达早知孙铁猴有言在先,不打败自己便不会罢手。虽然胜了一场,但并不敢怠慢,运劲拳脚,以逸待劳,要后发制它。
  
  孙铁猴身子敏捷,臂长腿长尾巴也长,它凭借这三点优势,凭空跃起,居高临下,每拍出一猿掌踢出一猴腿,又附加邃落之势,本来只有三分力,这一附加便变成了四分力,却是大占便宜。
  
  辛巴达是打斗行家,孙铁猴的本领和他相差甚远,孙铁猴不管使出什么招数,他都瞧得明明白白,孙铁猴不管变化什么花样,他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虽然孙铁猴居高临下,仗着身手敏捷,不断猛打狠攻,但时间一长,孙铁猴手脚落慢,终究会拳酸脚痛,从空坠落,败在辛巴达的脚下。
  
  辛巴达又和孙铁猴过了七八招,辛巴达招招防守,孙铁猴招招抢攻。
  
  孙铁猴见斗了七八招仍不能挫败辛巴达,心里一急,拳脚加劲,给辛巴达增加了不少压力。但辛巴达成竹在胸、稳操胜券,孙铁猴越是拳脚加劲,他越是欢喜。孙铁猴一加劲,身上的劲力就会不断减少,在高处无节制地抢攻,那自然是大耗劲力,再这样大加劲力,纵然天生神力也会变成无力了。
  
  辛巴达吞食巨蟒后,身上贮藏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此时自己又不是抢攻发劲,虽过招这么久,但他的劲力却没有使出多少。孙铁猴巳经处于劣势,但是它只知道没命抢攻,哪里知道这么多危险在向它靠近?
  
  辛巴达接连退了十几步,这十几步将孙铁猴的攻击力全部化解于无形之中。
  
  孙铁猴只觉得自己打出去的力量不但没有伤到辛巴达,反而如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孙铁猴不服气,又连施几下重拳,这几下重拳打出去后,吓得孙铁猴心惊肉跳,原来它那几下重拳刚一打出,忽然却从中折回,打向自己来了。
  
  它立时明白辛巴达先发制招,未得它的拳招使出,早出手挡回。孙铁猴万万没有料到自己打出去的拳又会返回来打自己,这一下意念闪动,那些拳劲尽都反扑了回来。
  
  孙铁猴防备不及,周身要害中拳,立刻觉得五脏六腑都翻转了过来,浑身无力,从空中摔落了下来。
  
  辛巴达眼见孙铁猴落败,全身中拳,从空中摔下不死也得重伤。他想也不想,踏上一步,早出双掌,向孙铁猴的屁股一托,便卸去了孙铁猴的邃落之势,平平稳稳扶着孙铁猴着地。
  
  孙铁猴脸如死灰,叹息一声,不敢正视辛巴达。辛巴达微微一笑,朝孙铁猴抱拳道:“不好意思,铁猴大王本领高强,我佩服得很!”
  
  孙铁猴低头轻声说道:“你不必客气,你杀了我吧,这个大王你来做!”说完闭目待毙,执意让辛巴达杀它。辛巴达哪里料得到孙铁猴会有这一着,败了便败了,怎么还要让别人杀了它?
  
  辛巴达先前一枝甩手箭射死了一个猿人,心里一直就愧疚得很,现在又要让他杀死猿人王,他是坚决不会这么做的。辛巴达知道孙铁猴性子急烈,赢得起输不起,一摸清它的脾气,心下便坦然了。
  
  辛巴达自然不会杀孙铁猴,但即便这样,孙铁猴未必会领他的情,他心里想到,何不强迫它做一件难度很大的事情,这样两不相欠,和和气气,岂不是美事一桩?当下主意已定,便对孙铁猴说:“铁猴大王,我也不杀你,但你必须答应为我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难度挺大,你敢不敢做?”
  
  孙铁猴被辛巴达一激,哪里还沉得住气?一拍胸脯,大声说道:“我什么事情不敢做!你说,就算天大的难事我也要赴汤蹈火为你办好!”
  
  辛巴达一拍双掌,大笑道:“好!你这么说就好办了!你帮我找一艘大船,我要离开这个岛屿!”
  
  孙铁猴脸色大变,颤声道:“你真的要一艘大船吗?”
  
  辛巴达道:“不错!如果有难处便罢了吧!”
  
  孙铁猴道:“实不相瞒,只要上了这个岛的人,都没有一个能逃回去的。”
  
  辛巴达料想孙铁猴不会再跟自己为难,那些猿兵猿将也不会跟自己为难了。看情形这个岛上另外还有厉害的野兽,极有可能孙铁猴它们都对付不了。辛巴达想到这儿,便又对孙铁猴说道:“这个岛上是不是有更厉害的野兽?你们都不是它的对手吗?”
  
  孙铁猴摇头说道:“错了,错了,不是野兽,是我们的保护神。”
  
  辛巴达奇怪地问道:“难道是天神?”
  
  孙铁猴正色道:“是一个巨人。他一站起身来,能够头顶白云,手抓天上飞鸟,力大无穷,他的名字叫做卓宾拉。他保护着我们,一遇到强敌,都是他出手打发。我们把他奉为大神,是威可不犯的大神!”
  
  辛巴达心头一动,料想孙铁猴所言不虚,突然想起一件大事,忍不住脱口而出:“你是不是说巨人卓宾拉会来杀我?”
  
  孙铁猴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我们猿人不说,他是不会找你麻烦的。问题是你要一艘大船,就必须找他要。他手上有很多船,他从来没有把船放到海里过。他不准别人去找他,他养了很多毒蛇,谁只要踏入他的禁地一步,他就会放毒蛇对付违禁的人。我们都不敢得罪他。”辛巴达见孙铁猴说到巨人卓宾拉的时候,全身发抖,口齿不清,哆哆嗦嗦,知道孙铁猴怕极了巨人卓宾拉。辛巴达不想让孙铁猴为难,便要向它告辞。孙铁猴感激辛巴达的不杀之恩,临别时告诉了他巨人卓宾拉居住的地方,又反复叮嘱辛巴达小心巨人的长手和他的毒蛇。辛巴达谢过孙铁猴,头也不回,大步往巨人卓宾拉居住的东山走去。
  
  辛巴达走到东山山口,便驻足不前了。因为他看见东山四周都游动着黑漆漆的大毒蛇,毒蛇漫山遍野到处都是。辛巴达不敢小看了这些大毒蛇,稍有不慎,被这些大毒蛇咬上一口,还有命在?
  
  辛巴达看到这些大毒蛇让他马上又想起了他吞食巨蟒的情景。他还记起双手剥蛇皮、抽蛇筋。他想到巨蟒都被他杀死了,这些毒蛇虽然毒不可测,但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辛巴达想到这里,便从怀里取出了蟒蛇的蛇筋和皮来。
  
  蛇皮又厚又宽,披在身上倒是一件防身奇衣,毒蛇的牙齿再厉害,要想咬破这张又厚又韧的巨蟒蛇皮却也是万万不能的。辛巴达便把蛇皮裹在了身上,把全身包扎了个严严实实。辛巴达自己也感到非常奇怪,这张又厚又长的蛇皮穿在身上不但不碍手碍脚,反而还穿得挺合身的。但转念又想,这是生死关头,什么都顾不上了。管他什么合不合身,只要能够防身就行。
  
  辛巴达又扯了扯巨蟒蛇筋,这根长达十余米拇指般粗柔韧无比的蛇筋,只要劲贯蛇筋,却也是一件防身利器。
  
  漫山遍野的大毒蛇立刻就发现了站在东山口穿皮扯筋的辛巴达。也许是几天没有进食吧,毒蛇像潮水一样汹涌而来,直向辛巴达进攻。
  
  辛巴达知道这些剧毒无比的大毒蛇都是巨人卓宾拉养的宠物,如果不事先跟他打个招呼,伤了他的宠物,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又想到自己有求于他,更是不能对他无礼。
  
  当下辛巴达便张口纵声说道:“晚辈辛巴达有事想请巨人卓宾拉大英雄帮忙,恳请您老人家见一见我!”
  
  辛巴达心目中早把巨人卓宾拉当作了大英雄,此时说出来,却觉有点儿晚了。虽然如此,但礼貌问题却是不能少的。
  
  辛巴达本领高超,说这一句话时全身运劲,说得中气充沛,声如洪钟,声音一出口,便轰隆隆远远传了出去,方圆七八里的地方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辛巴达料定巨人卓宾拉就住在东山里面,他这一声说出去,卓宾拉一定能够听见。
  
  辛巴达刚把这一番话儿说完,忽觉脚下一紧,低头一看,原来有两条行速奇快的拳头大小的毒蛇已经缠上他的双脚,正张开利齿要咬他的脚背。
  
  辛巴达心头一颤,双足一点,身子拔高了一米多,借这一点儿之力,双足前甩,把那两条大毒蛇甩了出去,不敢停顿,身子往后倾倒,身形一晃,在半空翻了两个跟斗,待到双足着地的时候,他已经倒跃出了东山口五米之远。双脚刚一落地,“啪”的一声劲响,手中蛇筋扬击了出去。
  
  辛巴达将蛇筋扬出,手起筋击,力透蛇筋,蛇筋碰处,再坚硬的东西也会应击粉碎,更别说头脑柔软的大毒蛇了。
  
  辛巴达这一蛇筋击去,立时击毙了七八条黑漆漆尖牙利齿的大毒蛇。
  
  辛巴达不敢轻敌,击出蛇筋后,立即双足跃起,手起筋出,柔韧无比的蛇筋又向那些大毒蛇的蛇头劈击了过去。
  
  又是“啪啪啪”几声劲响,筋落蛇毙,辛巴达手腕连挥三下,转眼间便毙了二十几条大毒蛇。
  
  大毒蛇见辛巴达神勇无比,还未近到他的脚下,便被他接连击毙了二十余条非常剧毒的同胞。虽然毒蛇漫山遍野,但辛巴达厉害无比,纵然冲上也是死路,还不如不再前进,静观其变,伺机而动,既保全了性命,又防守了敌人,除此之外再无他法。这些大毒蛇和巨人卓宾拉相处久了,便在不知不觉中有了一点人性,也知道为辛巴达着想起来了。当下没有毒蛇再向辛巴达进攻。
  
  辛巴达可不领这些毒蛇的情,接连四击,不费吹灰之力便击毙了三十余条剧毒无比的大毒蛇,正所谓杀得性起,如此得心应手,如此左右逢源,不乘胜追击,更待何时?
  
  当下辛巴达又是纵身跃起,身在半空,力透蛇筋,手起筋落,“啪啪啪”几声大响,挥筋击向群蛇。
  
  毒蛇正要逃避,但哪里来得及?辛巴达扬击出的蛇筋神速无比,倏忽难测,待击中后才知自己要死翘翘了,当真是死不瞑目。“啪啪啪”蛇筋破空大响后,立时又有二十余条大毒蛇被蛇筋击毙。
  
  辛巴达如此威猛神勇,群蛇都吓得掉头往山上山后逃避而去,都怕了辛巴达。
  
  辛巴达接连得手连续大胜,终于在剧毒无比无人敢碰的大毒蛇面前扬眉吐气,胸怀为之一宽,豪迈之气填充心肺,精神大振,心情转好,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了几声。笑声轰轰,胜过雷声,远远传了出去,久久回荡。
  
  辛巴达刚笑完,忽觉自己双耳嗡嗡作响,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纵声长笑余音未散,过了片刻,双耳的嗡嗡响声不但不见有变小之势,反而变得愈来愈响。
  
  辛巴达心头一震,立时明白是巨人卓宾拉发出的奇特声音,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只听得悲中有笑,笑里藏悲,哀愁缠绵,悱测难断。
  
  辛巴达越听越是心惊,最后声音似鬼哭又像狼噑,辛巴达再也不敢听下去了,双手食指紧紧塞住耳朵,不敢丝毫松懈,但心里却是十分担心
  
  过了一会儿,声音像潮水一般慢慢退去,辛巴达的耳根也清净了很多。辛巴达放松了手劲,双手侧腿而放。
  
  突然东山里面发出天崩地裂般的脚步声,辛巴达立刻明白是巨人卓宾拉来了。
  
  只过了片刻,东山口立刻站出了一个身形奇高躯体庞大的巨人来。 辛巴达吓得目瞪口呆,巨人卓宾拉身子比二百米高的东山还要高出一个山头,他的身躯庞大得比半个东山还要大。他的手有一百米长,脚比手更长,一步能跨出五六百米,可辛巴达跑一百步也不过五百多米。今日辛巴达是小英雄见大英雄了。
  
  辛巴达仰头大声对巨人卓宾拉问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巨人大英雄卓宾拉老前辈吗?”
  
  巨人卓宾拉说道:“连你也知道我的名字,看来你今天是走不出东山了!”
  
  辛巴达觉得巨人卓宾拉的说话声大得让自己的耳朵疼痛难当。便知道巨人卓宾拉要取他性命,当真是易如反掌,只要大声朝他说几句话,自己不被卓宾拉的巨声震昏,也会耳聋。
  
  辛巴达又仰头朝卓宾拉大声说道:“我不是坏人,我今天是有事才来打扰你的,请您老人家别见怪。”
  
  巨人卓宾拉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是坏人?难道就凭刚才击毙我精心喂养的那几十条宝贝大毒蛇吗?”
  
  辛巴达暗道:“我刚才用蛇筋打死他的大毒蛇,他肯定是看见了,必然怀恨在心,要借船却很难了。”
  
  当下辛巴达又道:“我本来也不想伤害您老人家的宝蛇,但它们一见到我便一拥而上。我出于自卫,才迫不得已伤了它们。请您老人家不要见怪。我在这里向您赔礼道歉了。”说完,辛巴达便向巨人卓宾拉作揖敬礼。
  
  却听巨人卓宾拉冷冷笑道:“赔礼道歉已经晚了,当你杀它们的时候想到过是我养的宠物吗?你现在说的都是伤人心骨的风凉话。现有两条路可以供你选择,死路和活路。你选哪一条?”
  
  辛巴达听得巨人卓宾拉说话越说越僵,虽然他口头上说有死路和活路之分,但稍为肯动点儿脑筋的人都能够分辨出卓宾拉所说的死路就是死路,活路也是死路,生生死死已经没有什么分别了。
  
  但辛巴达偏偏却对巨人卓宾拉说道:“死路又怎么走?活路又怎么行?”巨人卓宾拉听得辛巴达大声问他死路和活路的行走方法,不禁暗暗佩服起辛巴达的胆量和气魄来了。辛巴达的大声问话,颇出乎他的意料。
  
  卓宾拉依然冷冷说道:“死路就是和我手上这条五步蛇斗上一斗,如果能胜过我这条五步蛇,我不仅放你一条生路,而且还将送上一艘大船,另外奉送一座金山给你。”
  
  辛巴达听得巨人卓宾拉将生路条件说得轻描淡写,他当然知道哪里有这么容易得手成功的事情?说不定这条生路比死路还难走。
  
  忽听卓宾拉对辛巴达说道:“你瞧清楚了,就是这条五步小蛇!”辛巴达见卓宾拉左手突然前伸,听得“嗖”的一声劲响,衣袖波动一下,一条花花绿绿的尖头五步蛇从他长臂里钻了出来,在他的左手五根手指上游动不停。
  
  辛巴达这一瞧,瞧得他心惊胆颤了起来,原来那条尖头五步蛇竟然比他先前杀死的巨蟒还要大出一倍,想起当时在树林里勇斗巨蜷的情景,历历在目,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尖头五步蛇的名声辛巴达是有耳闻的,它是天下五大剧毒奇蛇之一,只要被它咬上一口,走出五步,立时毙命,全身僵硬如铁,纵然神医神药疗治也不能再活命。
  
  辛巴达知道深浅,但今日性命已不在自己手中,生死由不得自己,想到这里,心下反而坦然。辛巴达把生死置之于度外,一副视死如归的气慨对抗着巨人卓宾拉。辛巴达又大声朝卓宾拉说道:“那么生路又如何说起?”
  
  巨人卓宾拉说道:“生路便是将东山移到西边去填海。什么时候将东山移走,我便什么时候放你走路!”
  
  辛巴达大声说道:“我今天命该绝,生死都一条命,没什么好怕的。我选择死路!”
  
  巨人卓宾拉说道:“好!有胆量,够气魄!”
  
  其实辛巴达又何尝不想求生,但卓宾拉的生路条件实在是太苛刻,东山如此之大,要将东山全部移到西海去,没有数十年的寒暑之功,又怎么能够办到?在这里劳困数十年后还极有可能摆不平这座东山,那么这数十年岂不是白白浪费吗?早晚都是一死,不如死得痛痛快快,千万别让巨人卓宾拉把自己看成了一个贪生怕死之徒。
  
  巨人卓宾拉对辛巴达说道:“尖头五步蛇,中毒五步死,你可要记住了!” 辛巴达昂然道:“我记着呢,放蛇过来罢!”话还未落地,只听半空中“嗖”的一声劲响,隐隐有雷鸣之声,势挟劲风,尖头五步蛇从空扑面而来,蛇大势猛,这一扑,巨石大树也会扑得粉碎。
  
  说时迟,那时快,辛巴达将巨蟒蛇皮往全身一裹、蛇筋扬起挥出,一连串动作只在举手投足之间便完成。
  
  只听得“唰”的一声脆响,蛇筋击空,辛巴达猛觉蛇筋一沉,缓缓垂落。辛巴达抬头细看,原来尖头五步蛇不知以什么方法避过了辛巴达刚才那一下蛇筋连击,身侧头移,蛇身已经缠绕住了辛巴达手中的蛇筋,迅速沿蛇筋游向辛巴达,张牙利爪要咬辛巴达的持筋右手。尖头五步蛇有守有攻,不急不躁,后发制人,真是厉害无比。
  
  辛巴达见尖头五步蛇缠上了他的防身利器,心中大惊,丝毫不敢小觑了尖头五步蛇,想也不想,他运劲到臂,臂传手腕,手上加力,力贯蛇筋,劲透筋头,用力左右挥甩,作游动状,劲弹力击,要将尖头五步蛇震甩出手上蛇筋。
  
  巨人卓宾拉居高临下,早已把辛巴达的一举一动观察得透透彻彻,眼见尖头五步蛇缠筋速下,以为辛巴达自顾性命非撒手不可,不料辛巴达不但不撒手,反而还运劲大力震甩尖头五步蛇,如此临危不乱的定力,他不得不佩服。
  
  辛巴达这一运劲聚力猛甩狠震,力量是何等奇大,这一击可以视为辛巴达集全身之力搏命一击,生死再此一击。
  
  这一击果然厉害无比,尖头五步蛇虽然身粗势猛,但辛巴达奋力反击却是大大出乎它的意料。只见它身子凌空,没有借力之处,身在高空,心可是悬着呢!一个措手不及对付在它的身上,它哪里承受得了?
  
  只听得“呼”的一声破空大响,尖头五步蛇被辛巴达大力甩挥了出去,远远摔落在地,只摔得落地处尘土飞扬,草木折断,可见辛巴达用劲之大。
  
  好在尖头五步蛇身粗皮厚,这一摔落倒没让它皮开肉绽,但内心里却翻滚得厉害。尖头五步蛇翻过身来,正视辛巴达不敢胡乱进攻。
  
  辛巴达一个甩手劲大举成功,心下一宽,精神大振,信心倍增,只要尖头五步蛇再向他攻击,他手上的蛇筋可绝不留情,定叫可恨的尖头五步蛇有来无回。
  
  当下尖头五步蛇只敢正视辛巴达,不敢轻举妄动;辛巴达凝神待敌,随机应变,要后发制蛇。敌我双方僵持不下,久久不敢攻击对方。
  
  忽然尖头五步蛇利尾往上一翘,一块大石头“呼”的一声破空从尖头五步蛇身后疾飞而过,气势汹汹砸向辛巴达的当胸。
  
  尖头五步蛇利用尾巴后甩之力实在太厉害,大石头大可砸向辛巴达的头部,但尖头五步蛇认准辛巴达会避过,倘若辛巴达侧头避过,那么当胸却要全暴露了出来。因此,尖头五步蛇再甩出一块大石头击向辛巴达的当胸,辛巴达哪里来得及避过,一中大石,必死无疑;倘若辛巴达低头避过那将更加危险,待到第二块大石头砸到,辛巴达纵然腾出双手抵抗,也不能幸免于难。
  
  尖头五步蛇万万没有料到辛巴达会一跃而起,左足踢出,右手蛇筋又是大力袭向尖头五步蛇的脑部。
  
  “哧”的一声裂石响,辛巴达左足踢碎了迎头砸来的大石头,右手蛇筋同时击向尖头五步蛇的脑部。
  
  尖头五步蛇存心要和辛巴达的蛇筋较量较量,眼见柔轫无比的蛇筋当头击来,并不惊慌,身子往后一缩,利尾反翘甩出。“啪”的一声脆响,辛巴达的蛇筋和尖头五步蛇的利尾碰交了一下。
  
  这一碰只震得辛巴达手臂麻酸,险些拿捏不住手中蛇筋,尖头五步蛇也并不好受,它生生挨了辛巴达一蛇筋,不仅尾巴疼痛不止,而且连腹部也疼痛了起来。
  
  这一碰,双方都使出了全身力气,丝毫不亚于死命一搏。
  
  辛巴达一经交上手,手劲便源源不断地使了出来,不将这些手劲挥击出去,心中颇不痛快。他自恃身披巨蟒蛇皮,身怀巨蟒大力,手持巨蟒蛇筋,有这些利器辅助,就算再多一条尖头五步蛇,他也丝毫不惧。
  
  辛巴达手上加劲,步伐不停,挥挥洒洒,筋头像雨点般向尖头五步蛇的头脑七寸要害处猛击过去。
  
  尖头五步蛇见辛巴达的攻势凌厉无比,自己万万不是他的对手,再不躲避,哪里还有命在?身子倏忽闪避,虽然经过巨人卓宾拉的特殊训练,但闪避辛巴达这许多凌厉无比的猛力狠击却也并非易事。即便是它闪避得急快,但身上还挨上了七八下辛巴达的大力蛇筋。 辛巴达扯筋回收,待要再次出击时,忽觉脚背隐隐一痛,往下一看,这一看只瞧得他心中透凉,魂魄飞天,暗暗叫苦:完了,完了!这下可得死定了。
  
  原来辛巴达低头看见那条尖头五步蛇已经死死咬住了自己的脚背,脚背流出了漆黑如墨的血,辛巴达的血再也不是鲜红的鲜血了,他全身的血都变成了又黑又冷的毒血,辛巴达马上就要变成一个剧毒无比的冷血动物了。
  
  尖头五步蛇数次进攻都被辛巴达打得大败,最后几下打得它剧痛无比,皮也开了,肉也绽了,惨败难堪。尖头五步蛇恼怒无比,它乘辛巴达收筋之际,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到辛巴达的脚背一口咬了下去。辛巴达被它咬了一个措手不及,脚背没有被巨蟒蛇皮裹住,被尖头五步蛇咬伤,毒液出自尖头五步蛇之口,立刻传遍了辛巴达的全身。
  
  辛巴达渐渐感到全身忽冷忽热,接着热少冷多,最后全身都冰冷了起来。辛巴达的心情也似自己的身体一样冰凉了起来,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忘记了。
  
  尖头五步蛇一口咬伤了辛巴达,心中大喜过望,张嘴又狠狠地在辛巴达的脚背上咬了四口,前前后后咬了五口。
  
  辛巴达刚开始被尖头五步蛇咬第一口的时候,还不觉得怎么疼痛。紧接着尖头五步蛇得寸进尺狠狠在他受伤的脚背上又咬了四大口,此时咬得他疼痛无比,再也忍不住,倏地伸手去捉,将粗重的尖头五步蛇捉在手上,张口就往它的七寸要害狠狠咬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巨人卓宾拉在半空发出了霹雳般的大吼:“口下留情!口下留情!”
  
  辛巴达心头一凛,手劲一松,那条尖头五步蛇应手而落,重重摔在地上,萎靡不振,再也不能动弹半分了。
  
  巨人卓宾拉长手一伸,便将离他手臂处相隔百米的尖头五步蛇捉到手掌心里。只听得巨人卓宾拉颤声道:“你好大的胆子,敢反咬我的宝蛇!”
  
  辛巴达听得巨人卓宾拉声音严厉无比,心想自己不好好解释清楚,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自己一死不足惜,但就怕巨人卓宾拉恼恨自己咬伤了他的宝贝五步毒蛇,一时愤怒,便将自己的四肢撕裂,那真是惨不忍睹。自己别说能够含笑九泉,就算是死而瞑目也是万万不能了。
  
  辛巴达向巨人卓宾拉解释说道:“我不是故意要咬伤你的宝贝奇蛇的。你也看见了,它连咬了我五口。它咬我一口便要了我的命,但它连续不断咬我四口,这不是要我永世不得超生吗?”
  
  巨人卓宾拉怒道:“好小子!你胆大包天,竟敢不把我放在眼里。你快快走上五步去死吧!”
  
  辛巴达心想:“我不走出五步,我便不会死,我为什么要走出五步寻死去?”他当下运劲双腿,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处。
  
  卓宾拉突然怪叫一声:“啊呀!我的宝蛇死了!我的宝蛇死了!”
  
  声音凄惨无比,好像碎了心肝一样,当真是撕心裂肺的哀号。
  
  原来辛巴达早已身怀巨蟒剧毒,尖头五步蛇咬伤他吐射毒液给他,却让辛巴达受益匪浅,五步蛇的剧毒和辛巴达体内的剧毒互相抗击,不一会儿,辛巴达饱受以毒攻毒,忍不住张口作呕,他这一张口立刻将全身之毒会聚在口中,恰巧张口咬到五步蛇七寸要害处,双重剧毒咬住五步蛇,这条尖头五步蛇哪里承受得起这双重剧毒,立时中毒毙命。但辛巴达却幸运得很,他不仅将昔日巨蟒的剧毒全数解去,还将尖头五步蛇咬伤他的剧毒也全数除去。
  
  巨人卓宾拉见辛巴达被他的宝贝尖头五步蛇连咬五口都没有中毒身亡,不禁大吃了一惊,觉得辛巴达这个人当真是鬼神莫测,令人不可思议。
  
  辛巴达听得巨人卓宾拉说尖头五步蛇已经死了,心中高兴得差点没跳起来。
  
  辛巴达心头虽喜,但却不露声色,口头说道:“现在我胜利了,你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你说过的话,应该算数吧?”
  
  巨人卓宾拉明知辛巴达在激他,但他一直以来便自视清高得很,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放辛巴达走,但口头却说道:“我怎么说话不算话,放你走便是!”巨人卓宾拉伸手入怀,立刻从怀中掏出两艘在他手里是微不足道,但在辛巴达眼里却是不可小看的大船来。
  
  卓宾拉右手托着那两艘船问辛巴达:“这里有两艘船,一艘是空荡荡的空船。另一艘却是沉甸甸的金船。你可以随便选取一艘船。”
  
  辛巴达想也不想,脱口而出:“我选用那艘空船!” 巨人卓宾拉大声叫道:“好一个辛巴达!接住了!”卓宾拉话还没有说完,便将那艘大船翻掷向辛巴达。
  
  那艘大船从百米高空翻掷下来,力量极大,丝毫不亚于一座大山压落下来。
  
  辛巴达不敢怠慢,知道巨人卓宾拉对自己咬死他的尖头五步蛇一直耿耿于怀,记恨在心,现在借送船之际,有心要置自己于死地。巨人卓宾拉如此轻视自己,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却不能让他更加小看。不在他的面前显露一手,卓宾拉轻视自己这口气又怎么能够忍受得了?
  
  当下辛巴达弓背稳稳下蹲,运劲在臂,只待大船翻落下来,便双掌推出,即使不能将大船托住,也能双掌将大船打到一边去。
  
  只听“嘭”的一声大响,辛巴达双掌外推内托,已经将从空中翻落下来的大船稳稳托住。巨人卓宾拉对辛巴达大声说道:“好小子,真有你的。看来我再为难你,那便是以大欺小了。我给你一艘船再给你半船金子,回家去吧!”
  
  卓宾拉说完便伸出长手,食指和拇指轻轻捏住辛巴达提到右掌上平摆着的大船上,大步走出东山往西海岸走去。
  
  辛巴达此时已经有临空飞跃的感觉。巨人卓宾拉奇高无比,肩膀上还有云雾缠绕,身子一动,那些缠绕在肩的云雾便往后退去。辛巴达虽然身在船上,但是真实之境却在天上。小时候梦想在天上飞翔,此时梦想成真,若不是身临其境,哪有这样的感觉?
  
  巨人卓宾拉只走七八步。西海便在辛巴达的眼前。辛巴达望着苍茫的西海,想到待会儿就能乘船回家,心中真是激动不已,似有千万句话要说,但此时却兴奋得说不出口。
  
  巨人卓宾拉一只脚踩到大海里,另一只脚却踩在海岸边,入海的那只脚海水已经没至他的膝盖上了。这时卓宾拉对辛巴达说道:“我把你送到这儿便不再送了。记住,不能对其他人讲你来过这里,更不能带人来这里。否则,就是这样!”
  
  巨人卓宾拉那个“样”字还没有说出口,只见他右手向前用力一甩,辛巴达脚下所踩的大船立刻像离弦的强劲之箭,直往大海里飞插而去。
  
  辛巴达听到巨人卓宾拉后面的话是越说越僵,知道不妙,立刻用双手紧紧握住主桅杆。主桅杆是这艘船的主骨大架,倘若这根主桅杆有失,整艘船便会毁灭。辛巴达航海历险时日也不短了,深明此理。
  
  大船因为有辛巴达死力握紧主桅杆,虽然摔落之势猛急,但速度却没有事发时那样疾速了。
  
  大船从百米高空坠落而下,若是平常人自然连人带船一起栽进大海里去了。但今天大船却碰到了本领高强的辛巴达,他拯救了这艘船。
  
  眼见大船离大海只有三十多米了,坠落之势越来越猛,只见辛巴达双手在主桅杆上一搓,身子跃高,右手和左手交叉用力不停地在主桅杆来回抓握,身子围绕主桅杆旋转了起来。大船被辛巴达的旋转大力提升牵扯住,坠落之势缓慢了起来。
  
  辛巴达不敢怠慢,连气都不敢喘一口,身子越转越快,旋转之力越来越大,大船此时像秋叶一般轻飘飘落下。
  
  只听“啪”的一声大响,船落水起,浪花四减,大船晃荡了几下,马上就停止了摇晃动荡,很快就平平稳稳地泊在海面上了。
  
  辛巴达在桅杆上旋转了多少圈,连他都搞不清楚。大船在大海上一落稳,他也停止了在主桅杆上旋转。“啪”的一声,辛巴达右掌在杆上一推,身子借力跃出,在空中潇潇洒洒地翻了一个跟斗,稳稳地站在甲板上。
  
  辛巴达生怕巨人卓宾拉另生奇变,不待卓宾拉说话,抢上一步,右手抓起帆绳奋力往主桅高杆扬去。只听“哗啦啦”一阵响声,宽长的风帆被辛巴达扬起升高,升势奇快,转眼之间便升到主桅高杆之顶。海风吹到,风帆迎风张扬,辛巴达左手扯住帆绳,左肘猛地下沉,帆绳被辛巴达的左手扯得绷紧,风帆更加张扬,猎猎作响。船身一动,大船立刻像离弦之箭,“嗖”的一声,乘风破浪驶向西方。
  
  巨人卓宾拉在高处将辛巴达扬帆扯绳等一系列快速动作尽收眼底,心里不得不佩服辛伯达的本领。突然在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一件事儿,立刻朝辛巴达大声说道:“喂,好小子,还没有将金山给你呢!接住了!”说完,他右手食指朝辛巴达的方向一弹,又是“嗖”的一声劲响,一块比大船还大的金块向辛巴达砸去。
  
  辛巴达心里暗骂:他妈的,你卓宾拉还有完没完!心里虽然这么说,但却不敢小觑了卓宾拉远远弹来的大金块。
  
  只见辛巴达扯住帆绳,双足一点,身子沿着帆绳飞梭而上,待到挨近桅杆之顶,后足一蹬,“呼”的一声,辛巴达已经飞跃到了高空,立时双掌推出,大喝一声:“去你妈的!”紧接着“嘭”的一声响,巨人卓宾拉弹出的大金块被辛巴达双掌大力一推,反推而回,飞向卓宾拉。
  
  辛巴达双掌推出后,借和大金块相撞的反弹大力,连续在高空中倒翻了七八个大跟斗。
  
  卓宾拉弹出的大金块力量是何等大,辛巴达若要硬拼猛弹而来的大金块,那是万万不能。但是辛巴达连借帆绳摇晃之力、后足蹬桅杆高顶之力,再加本身强猛无比的阳刚之力,硬是将大金块推了回去。
  
  辛巴达借着在高空中连翻七八个跟斗的机会卸去了反弹到他身上的强力,再次轻轻巧巧稳稳落在甲板上。气不急喘,脸不胀红,举重若轻,挥洒自如,真是气定神闲。
  
  辛巴达不敢再停顿,扬帆扯绳,催船前行,离卓宾拉远远而去。巨人卓宾拉在岛上哈哈大笑,辛巴达听得笑声越来越远,知道巨人卓宾拉再也没有什么花样要在他身上使出了。辛巴达找到那些跟他同行的伙伴,扬帆启程,返回巴格达。
查看评论[0]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