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航海_辛巴达航海历险记

发表时间:2017-6-19  浏览次数:1213  
 辛巴达一回到巴格达,立刻他就成了大富翁,他将那三百多斤金子珍宝兑换成金币,金币多得几个大房子都装不下。辛巴达一夜暴富的消息马上就传遍了巴格达。
  
  辛巴达昔日那些狐朋狗友又来奉迎他了,这回辛巴达站在自家门口将那些混蛋骂了个狗血喷头,那些人都灰溜溜地逃走了,再也不敢轻视今非昔比的辛巴达。
  
  辛巴达落难海岛又神奇地返归故里的传奇故事,没过多久就传遍天下了,外地有很多人都知道巴格达城里有一个着名人物,名叫辛巴达。辛巴达并不喜欢一些意料不到的荣誉和称号落到他的头上,他也不喜欢别人给他戴高帽子,但别人仰慕他的名声,硬是要把一些名号强加在他头上,辛巴达也只好坦然对之。
  
  没过多久,辛巴达厌烦了这种生活。他很担心自己会像当年继承父亲的遗产那样生活,到时候又把家产挥霍得一无所有。
  
  辛巴达在海岛上生活了长达半年之久,他已经习惯了那种生活,那种和大自然同呼吸的自由生活。他决定再次出海远航,他还想赚更多的钱。他安排了一个对他非常忠诚的远房亲戚管理他的家产,然后带上一笔旅费搭乘一艘大海船出发了。
  
  船依然向东方行驶,因为东方是富饶的地方,那里物产富饶、商业发达,非常适合进行贸易买卖。很多到东方做买卖的商人都发了财。
  
  此时大海风平浪静,大船前后站立的人都大叫好天气。但辛巴达却跟他们想的不一样,他认为海上风云变幻莫测,风浪随时突变,没有规律。
  
  辛巴达放眼四周,见远方乌云缓缓移动,堆成一座又一座的小山头。茫茫苍海,水波不兴,浪涛不起,不见鸥鸟低飞高翔,没有海鱼窜出跃摆,没有风没有浪,大海寂静得吓人,似乎所有的声音都沉到了海底。
  
  辛巴达凭借他在大海上生活了半年的经验,立刻判断出暴风雨就要来临。当然辛巴达并没有马上将这个消息告知商船上的商人们。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任何预测任何判断都不成立,人们只相信事实。
  
  辛巴达把他的判断只告知了船长。船长不以为然,他是一个刚愎自用的老家伙,他对辛巴达说他在大海混了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暴风雨就要来了,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辛巴达非常失望,知道这艘商船有这么一个船长不出事才怪。辛巴达又劝告了那个老船长几次,那个老船长到最后朝他挥挥手,示意他出去,不要再在他面前胡说八道,扰人心绪。
  
  辛巴达嘿嘿地朝老船长冷笑两声,说道:“我们此时都同在一条船上,本来应该同舟共济,但此时形格势禁,已经由不得你了。”
  
  老船长也冷冷地说道:“你想怎么着?”
  
  辛巴达道:“我哪里敢在老船长面前怎么着!但暴风雨转眼即到,你身为一船之长,如果还不把这个消息告诉给船员们得知,那么满船几十条人命都是你害的。你可要想清楚了!”辛巴达这几句话说得不卑不亢,言辞尖刻,自有一股威慑之势。
  
  老船长心头一紧,但口里却道:“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扰乱人心了。再胡说八道半句,我一掌把你打出船去!”
  
  就在这个时候,船身突然猛烈地震动摇晃了起来。辛巴达暗叫不好,这时船舱外跑进了一个神色慌张的水手,气喘吁吁地说:“不好了,暴风雨来了!”
  
  老船长脸色立时尴尬了起来,当下转过脸去,不再理辛巴达。
  
  只听老船长高声说道:“大家做好准备,不要害怕!要团结!”船员们听得老船长发号施令都依言而动,片刻之间,船员各归其位共同对付这场突发的暴风雨。
  
  暴风雨来得甚是猛烈,片刻之间,商船的后桅杆咔嚓从中齐腰折断。那折断声远远传去,却近似在船员的耳边折断一般。
  
  老船长以及船员都心惊胆颤了起来,辛巴达却丝毫不惊慌,他早料到暴风雨随即而到,心中早已胸有成竹,这些事情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当下快步走出船舱走向船甲板。
  
  老船长刚一走出船舱,忽觉头顶一股劲风压下,顿感不妙,不敢怠慢,大喝一声:“快退开!危险!”
  
  他那个“险”字只说到一半,只听“咔喇喇”一阵大响,船舱巳经被砸得稀烂。这一猛砸,只砸得船舱中鲜血迸溅,溅出舱外,和雨水掺混。老船长以及身边的几个幸存水手心头不禁都已冰凉,不知道船舱中迸溅出来的是鲜血还是雨水。
  
  原来中桅杆和前桅杆同时折断,不偏不倚都砸在了船舱之顶,这两根桅杆都是商船主骨,原本制造得又粗又长,它们的重量加起来少说也有七八百斤,而且又是半空急邃下来,犹如大山压顶,木板做成的船舱哪里经得起两大桅杆合力一击?不少躲在船舱中的船员都被砸死了。
  
  众人见辛巴达如此顽强,不由得心头一热,都有了一股和暴风雨斗争到底的勇气。他们纷纷各自抱住一块木板,只等船沉立即跳海逃生。
  
  果然正如辛巴达所料,商船开始下沉了,片刻之间,海水巳经没到胸口,众人不敢怠慢,立即放松双脚,双臂紧紧夹住木板,脚下划动,人随板浮,渐渐远离慢慢沉下的商船。
  
  就在这个时候,狂风巨浪凶猛扑到,辛巴达他们全被冲散了。
  
  辛巴达被海水冲往东边。他见商船西沉,自己却被冲往东方,这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此时虽然身在海水之上,但再过片刻却是不知生死如何了。
  
  幸运的是,辛巴达被海浪冲到了一个岛屿滩边。辛巴达爬上海滩,久悬在大海上的心才终于落归原处。
  
  苍茫茫的大海,潮来潮去,却不见一个同伴。因此,辛巴达认定他的同伴都遇难了,他心里默默为他们祈祷
  
  辛巴达一上岸,发现这个岛屿很大,有很多高低不一的山头,树木奇多,却是一个避风避浪的好地方。
  
  辛巴达此时抖擞了精神,便大步往前方的大树林走去。他想树林里应该有野果树,现在最主要的是先填饱肚子再说。
  
  辛巴达还是挺走运的,他找到了很多野果,他像猴子一样高兴得跳来蹦去,吃得津津有味。辛巴达刚刚吞掉了一个大苹果,忽然听得背后“呼呼”大响,顿感不妙,赶忙回手甩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野苹果掷向发声之处,身子接连向左侧草丛中翻滚而去。  辛巴达翻滚进草丛中,抬头望,只见一条又粗又长的巨蟒口中咬着一只大苹果,身子却向他疾游而来。辛巴达哪里见过长达十几米的巨蟒,心中骇极,眼见巨蟒渐渐靠近,自己的手脚竟然动弹不得。
  
  只听巨蟒发出“咔嚓”一声响,辛巴达瞥眼一看,原来巨蟒巳将上下尖牙一合,那只由辛巴达扔给它的大苹果已被它的尖牙利齿咬得稀烂,脖颈一起一伏,碎苹果已经被生生吞进了巨蟒腹中。
  
  巨蟒张牙利齿地又向他咬来,距离只隔八步之遥,辛巴达识得厉害,伸手一摸,手上已经多了一块大石头。辛巴达不敢胡乱扔出这块大石头,他知道若是一击不中,不但仅此一件的防身武器一去不复返,而且还有一命呜呼的危险。辛巴达生性谨慎,凡事总要三思而后行。巨蟒又快速地前进了三步,辛巴达见时机成熟,瞄准了巨蟒,随手一掷,大石头“呼呼”破空砸向巨蟒的七寸要害。
  
  辛巴达这一掷,力大势猛,休说砸中巨蟒的七寸要害,单是砸到它任何一处,也会让巨蟒吃不消。
  
  辛巴达掷出石块,立刻拔腿转身往后逃跑,他料到即使石块击中巨蟒的七寸要害,但它在临死前还会死命挣扎几下。那几下厉害无比,只要挨上一下,他辛巴达哪里还有命在?但他也想到这条巨蟒实是小看不得,哪里有一块石头就能取它性命的好事?辛巴达刚逃出五步,就听见了石块在空中被击得粉碎的声音,立刻又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劲风袭到了脑后。他立时明白他所掷出的大石头巳经被巨蟒的粗尾一扫击碎。想到这儿他哪里敢停下脚步回望巨蟒?辛巴达拼命往前跑,巨蟒却在后面使劲追赶,几次辛巴达的脚根差点被巨蟒咬到,都被他侥幸逃过。
  
  辛巴达没命地狂跑了一阵,脚力渐渐不支,步伐慢慢缓了下来。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巨蟒的腹中之物,心里一急,也不知道哪里生出了一股大力,提起脚步,身轻如燕,直掠向前,把巨蟒远远地抛到后面了。
  
  那巨蟒大感惊讶,觉得辛巴达不可思议,但它的速度不减反增,猛追而上,形影相随。辛巴达此时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只觉脚下生风,身飞衣飘,十分有趣,大有视死如归的气慨,至于被巨蟒活吞还是碎尸那都不关他的事情了。
  
  辛巴达心里坦然,心中的负担全抛给身后追来的巨蟒,不觉胸中一宽,眼见前方有一棵大树离他有五十步,但自己身子晃动,却是五步化成了一步,眨眼间,便到了大树下。
  
  辛巴达想也不想,右足往树身一踏,左足早向上一蹬,双足都触及到了树皮,辛巴达的身子立刻拔高了一米,右足紧跟着在树身上一点,身子又升高了一米。
  
  辛巴达不敢喘气,右足点过,左足早起,又是在树身上一点,身子再次凭借这一点上升之势立刻又拔高了一米多。
  
  这棵大树虽然长得粗高,但树皮却是无比光滑,和坚冰一样,一般人休说让他在光滑的树皮上蹬上三米,就说让他双手紧抱树身爬上半米那也是不能。辛巴达一口气接连在如此光滑的树皮上登高三米,本领之强,确是惊世骇俗。
  
  大树粗高,旁枝和主干分离处距树根有两米多高,辛巴达三下便轻身登上,双足稳落在结实的树枝处,然后顺利地攀到树上。
  
  辛巴达低头下望,巨蟒已经早到大树底下,它瞧着辛巴达身手不凡,不禁看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忘了攻击辛巴达。
  
  它游身上树,长身一匝一匝地将树身紧紧缠住。巨蟒匝上一匝,蛇头便引攀半米,它身子长达十五六米,全部匝起,巨头只距辛巴达一米之遥。辛巴达吓了一大跳,抓住头顶几根粗枝用力下拉,手劲一松,粗枝反弹而上,辛巴达借力跃起,身子已经跃到大树之顶,此时巨蟒离他有七米多了。
  
  辛巴达再次逃脱巨蟒追击,不喜反忧。要知道,现在他身在大树之顶,前无进路,后无退路,实在是身陷绝境了。
  
  巨蟒见辛巴达跃上了树梢,并不急躁,它似乎料到辛巴达已经成了它的腹中之物,辛巴达何时死必定要取决于它。
  
  它见辛巴达出手不凡,自己也想卖弄一下本领,于是长身紧缠,大树被它缠得颤颤抖动,似乎马上就要连根拔起。辛巴达身处树顶,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窒息了,巨蟒缠树,却仿佛是缠在自己身上一般。
  
  辛巴达抓住树枝,探头又往下望,这一看吓得他魂魄飞天,只见巨蟒紧紧缠住树身,越缠越紧,这棵三人合手都抱不住的大树,没过多久,竟被巨蟒紧缠得树皮崩碎,树汁喷溅,树身抖抖而动。辛巴达暗思:“这畜生的缠力怎么这么大!如果再加劲缠上半个时辰,这棵大树不被它缠断才怪!”
  
  辛巴达身在高空,手抓树枝竟是丝毫不敢松懈。本来身处树梢已经是十分危险,现在加上巨蟒缠树牵动树梢,那更是险上加险了。
  
  又过一会儿,巨蟒果然加起劲来,树皮剥剥地自行脱落,树汁喷射而出,树身被缠得渐渐缩小。辛巴达只瞧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只见巨蟒蛇眼怪翻,蛇身一缩,“嘭”的一声巨响,碎木屑粉四处派飞,粗粗大大的树身被巨蟒生生缠断了。紧接着“咚”的一声大响,上半截大树顺坠而下,撞在地上,立刻向一旁倾倒过去。
  
  辛巴达暗叫不好,大树从中折断,树梢紧跟着抖动。辛巴达双手一麻,手劲一松,一头撞向地面。辛巴达是笔直撞下,又听得“咚”的一声响,他撞在了巨蟒的身上。
  
  巨蟒等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一见到辛巴达坠到它的身上,马上回转头来,张牙利齿的咬向辛巴达。辛巴达吓得双手紧抱胸口。忽觉胸口有一长形硬物,来不及细想,伸手入怀,立刻取出,一看原来是他的防身利器  把锋利无比的匕首。眼见巨蟒血盆蛇口咬向自己,他更不敢怠慢,闭上双眼,伸手便将鞘套丢开,举起匕首急捅了过去。
  
  只听得“啵”的一声怪响,匕首全部剌进了巨蟒的七寸之处,蛇血如泉水迸涌而出,渐喷在辛巴达的身上,止也止不住。
  
  辛巴达嗅得蛇血腥臭无比,他紧闭双眼,竟然不敢看巨蟒伤势如何。
  
  巨蟒被辛巴达一匕首剌中了生死要害,它睁大蛇眼竟然不相信会死在辛巴达的手上。它临死的时候还不断地摇头猛晃,想将七寸上的匕首晃出来,但它却不知越晃越糟糕,伤口越晃越大,蛇血更是破堤的洪水般喷涌而出。 辛巴达听得巨蟒发出了“咕咕”的声音,以为蛇口已近在眼前,吓得更是紧闭眼睛,放声大叫,捅着巨蟒七寸要害的手劲不敢放松丝毫。
  
  辛巴达一张开嘴巴,蛇血立时喷溅了进来,他生怕蛇血有毒,想要吐出,却已来不及。喉咙“咕噜”一声响,蛇血尽灌进了他的腹中。辛巴达慌忙闭上嘴巴,舌尖卷动,立时尝出蛇血辛辣苦涩,其味难当,也不知道有毒没毒,此时想要吐也吐不出来了。辛巴达只觉蛇血喝入腹中之后,虽然味道奇苦,但只过了一会儿,略行运气,便觉呼吸顺畅,站起身来,抬手伸足之际非但不觉困乏,反而精神大旺,尤胜平时。
  
  辛巴达觉察出这蛇血不但没有毒而且对人身体大有益补,立时知道了这条巨蟒自然是非同寻常的蟒蛇,应该算得上是一条奇蟒怪蛇了,蛇血乃是蛇身之精华,血都没有毒,蛇的其他东西更不会有毒了。
  
  辛巴达睁眼望向巨蟒,这一望又是吓了他一大跳,只见巨蟒血口正狰狞地摆在自己的面前,自己鼻尖和蛇口之间只在咫尺之间,如此距离怎能不吓得他魂魄飞天?辛巴达心中大疑,巨蟒离自己如此之近为何不咬自己?此时此刻巨蟒要张口咬死辛巴达那真是易如反掌,但巨蟒张口不咬却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辛巴达再睁眼细看时,心中了然,胸中为之一宽,原来巨蟒已经僵死了。巨蟒本来是要回头咬死他的,但蛇口伸张到辛巴达的嘴边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想要再向前伸张,却是再也不能了,便气绝僵死在辛巴达的面前。辛巴达大叫一声:“好得很!”
  
  辛巴达侥幸杀死巨蟒,心中真是大惊大喜。惊的是他赤手空刃和巨蟒恶斗了一场,那凶险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喜的是自己终于杀死了这条奇蟒,待会剥它的皮、抽它的筋、吃它的肉,可以好好饱餐一顿。
  
  辛巴达突然想到一件大事,抽出匕首,张口便喝从巨蟒七寸要害处喷涌出来的蛇血。他一口气喝了一个大饱,精神更加充沛,劲贯全身,似乎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样。辛巴达喝饱蛇血后,只觉周身燥热非常,手背按向脸颊,似火炭般地烫人。
  
  辛巴达料想定是宝贵稀有的蛇血在他的身上发挥起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作用来了,心里得意之极,忍不住仰天纵声狂笑了三声。这三声一出口,便似撞响的洪钟,绵绵不断地传向了远方。
  
  辛巴达喝了蛇血后还不罢手,他真把巨蟒的皮剥了,筋抽了,肉吃了。从剥皮抽筋到吃肉这三道程序,折腾了他大半天时间。等他把最后一块蛇肉塞进胞胀的嘴巴里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辛巴达认为蛇皮和蛇筋极有价值,便小心翼翼收好了,等日后返家时制成他的玩物。
  
  辛巴达把巨蟒吃完后,便舒舒服服地拍了拍饱胀的肚子。他肚子容纳了那么多蛇血蛇肉,不但不感到累人,反而欣喜无比。他不敢随便撒尿,生怕一个不留神珍贵的蛇血随尿而出,浪费了可惜。他也不敢放屁,要知道屁是气,气是体内的精华,所谓元气大伤,大概跟屁放得过多有关。辛巴达更不敢拉屎了,他生怕稀有难得的蛇肉会混掺到屎中流出,那岂不是大大浪费吗?
  
  就这样持续了一会儿,最后,他再也坚持不住了,因为他不仅想撒尿,更想放屁拉屎。
  
  辛巴达急急忙忙捡了一些大树叶权当作纸张用,急急忙忙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解起手来。他解手的地方是在一座小山的背阴处。他生怕蛇又从后面偷袭过来,便站在一块高高的平台上,下面是几米高的陡坡。
  
  辛巴达刚一拉上裤子解完手,忽听前面山谷人声如潮。
  
  辛巴达心头一惊,他本来以为这座荒岛没有人生存,不料却是有人。辛巴达不知道山谷中有些什么人,说不定是在海上落难的同伴们。当下辛巴达不加思索,便从背阴处走了出来。往对面的山谷瞧了瞧。
  
  这一瞧,吓了他一跳。原来,山谷东侧有一个峭险的高台,高台之上站着一只又大又怪的奇鸟。这只鸟比人还高,形貌丑陋无比,双翅耸高,羽翼丰满,钓嘴弯曲,头顶生着个血红的大肉瘤。世上鸟类千万,从未见过如此古拙雄奇的猛禽。但见奇鸟迈着大步走来走去,双腿粗长,铁爪强壮,每根都比一般铁棍还粗,高视阔步,俨然一位王者在巡阅强将勇士一般,威风凛凛,盛气凌人。
  
  辛巴达哪里见过这种奇鸟,一时之间只瞧得目瞪口呆,忘记了该走进山谷中还是站在原处不动。
  
  只听得山谷中有人大声说道:“别吵了!抓紧时间选出一个人来,让这只神雕驮载着逃出这个荒岛回去搬救兵来救我们!”
  
  辛巴达在背阴处听得清清楚楚,这些人也是一伙海上遇险落难的人,但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辛巴达认识的,自然不是辛巴达的同伴了。
  
  辛巴达听这伙人说那只怪鸟却是一只大雕,想到此处,不由得暗恨自己目光短浅,见识浅薄。辛巴达又想到了这伙人都想乘着这只神雕逃出这座荒岛,但可惜的是,雕一次只愿救一个人出岛,这伙人在山谷中争吵着,都要乘神雕出岛,最后,有人提出以打架决胜负,谁胜谁乘雕出岛。
  
  只听得“啊呦哎呀”之声不断响起,哗啦啦地倒了一大片人,那些没有倒地之人不停纵跃趋退,显然是在躲避什么东西。
  
  辛巴达定睛细看,原来是高台之上的那只神雕双翅张开,铁爪腾起,身形动晃,高台四周的石头石块都被它的长翅铁爪扫出或是踢飞。众多的石头石块从高台坠落,势劲猛悍,大石头砸中者立时或昏或毙,小石块打中者马上受伤出血。本领高强的纷纷躲避,本领微弱的却是纷纷倒地忍受挨打。
  
  神雕翅扫爪踢,片刻之间,就用高台石块石头接连伤毙了九十多人。死者脑浆进出,鲜血长流,惨不忍睹。辛巴达不明白神雕为什么不爪下留情,他更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知道神雕半年在这个山谷出现一次?眼见山谷中只剩下十多个人残活,众敌已去大半,便不惧怕他们了。
  
  辛巴达正要走出背阴处,忽听得一个高个子说道:“这只神雕脚下的那个高台肯定藏有宝贝,我们已经找遍整个金银岛了,都没有找到财宝。现在只剩下那个高台没找了,我想财宝一定是在那个高台附近。”
  
  这时一个矮个子说道:“大哥说得不错!肯定是在神雕脚下的高台附近。我们先把那只神雕杀死,然后再上高台夺宝。”
  
  巴达立时明白了这伙人的身份,原来他们是一伙海盗。要知道在海上经商的人最恨的就是恶贯满盈的海盗了。辛巴达也一样,虽然海盗没有得罪过他,但他却听不少人提到过海盗,海盗的卑鄙行径令辛巴达每每想起便义愤填膺。此时在这个叫作蛇雕岛的岛上碰到海盗,这不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这不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吗?今日这伙作恶多端的海盗碰到了他这个正义之士,他哪里会放过他们这些无恶不作的海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想到这些,辛巴达胸口一热,心头一震,当下便大步从背阴处走了出来,直朝那伙幸存的海盗走去。
  
  海盗中有人厉声说道:“什么人?见了我们连声招呼都不打吗?”
  
  辛巴达哈哈一笑,边迈大步走近边大声说道:“连老子都不认识了吗?”
  
  辛巴达的脚步好快,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子离那伙海盗只有几步远了。
  
  那伙海盗从未见过脚步这等奇快的人,只说出了九个字,脚下便迈出了几十步,这本领当真是惊世骇俗,在场之人自是无人能及,只能望其项背,自叹不如了。
  
  众海盗听得辛巴达出言不逊,又见这等身手,知道来者不善,若是善者自然是不会来了。
  
  那伙人视辛巴达为生平所未见的劲敌,此时大敌当前,众海盗都站在一起,肩并肩,手拉手,要共同对付辛巴达。
  
  辛巴达在离海盗们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指着海盗们说道:“你们是一个一个上呢?还是一起上?”
  
  辛巴达自恃吞食了巨蟒血肉,本领倍增,敌人虽多,但他却不畏惧。早成竹在胸,稳操胜券,纵然他们一拥而上他也能对付。
  
  那矮个子海盗冷笑道:“你本领高强,我们佩服得很。那就让我们这帮同生死共患难的兄弟都会会你吧!”
  
  辛巴达知道这个矮个子是个奸诈之徒,又见其余人都听从他的,知道他是群盗的首领人物。心想: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先把这个矮家伙收拾了再说。
  
  辛巴达自从吞食那条巨蟒血肉后,功力大增,有四两拔千斤的本领。他胸罗万象,这十二人举手投足的细微变化,他都瞧得一清二楚。他眼见矮个子拳头紧握,脚步移出,已有抢先发招的势头。
  
  辛巴达如此本领哪里容得他先发制人,不由分说,右足踏出,左掌顺势挥出,直拍矮个子的肚腹。
  
  那矮个子正要抢先出手,忽觉一股大力排山倒海般直攻了过来,心知不妙,正要拔腿后跃,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啪”的一声大响,他被辛巴达的掌力震飞了三米多远,然后重重摔在地上。只摔得他疼痛难忍,五脏六腑都似翻滚了起来,痛得喊爹叫娘。就这么一掌,打得那矮个子摔倒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了。
  
  其余海盗都是大吃一惊,这个矮个子是他们的二首领,他的本领在他们这里是数一数二的,但辛巴达随随便便拍出一掌便打得他趴在地上爬不起来,这种本领却是无人能比。虽然矮个子摔倒在地大声呻吟,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去扶他起来。他们看到不怒自威的辛巴达,哪里还敢去扶被他打败的人?
  
  辛巴达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本领竟然如此高强,一掌便将四步开外的矮个子震飞,但一想到巨蟒的血肉,他便觉得这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辛巴达心中好生高兴,原先还忌惮海盗凶猛,但知道自己铁掌无敌后,什么高个子海盗,什么矮个子海盗,全不是自己的对手。
  
  辛巴达想起一事,便问那伙目瞪口呆的海盗们:“你们跟神雕什么关系?你们怎么知道这里有宝藏?”
  
  有人想说,但却被高个子海盗抢口说道:“我们跟神雕是什么关系,又关你什么事?这里有没有宝藏,你也要插手抢上一份吗?要是我们这伙人不说,你是不是想把我们全部杀人灭口?”
  
  辛巴达暗思:“这个高个子海盗工于心计,看情形,他比那个矮个子更难对付。难道他有什么惊人本领?他这一煽动,自然是要联合其他海盗群起而攻之了,这一手挺阴险的嘛!”
  
  辛巴达说道:“好!你胆子倒不小,来,来,我们过过招儿罢!”不待高个子海盗回答,他五指并拢,握成空心拳,‘呼’的一声破空响,一拳打向高个子的当胸,打到半途,拳心一松,立时由拳变掌,长臂一送,强劲的掌风紧跟着前面打出的拳风直冲高个子的当胸要害。辛巴达这一手使得绝妙,前劲袭到,后劲紧催,助波推澜,真是厉害无比。
  
  那个高个子海盗哪里想得到辛巴达打出一拳:半途中会生出这么多变化来。他的本领远远不及辛巴达,他亲眼看见他的二首领矮个子被辛巴达一掌打成重伤,眼下辛巴达对付起自己来了,他心中害怕,竟忘记了出掌抵抗。只听得高个子惨叫一声,立刻他的身子就像树叶一样飘向半空中,然后又像坠落的石头一样急邃摔落地上。
  
  他这一摔跟矮个子摔的不一样,他摔倒的姿式是头下脚上。
  
  又听得“咚”的一声怪响,高个子已经头下脚上地生生撞在了坚硬的地面上,只见他七窍流血,身子倒立在半空竟然不摔倒,却是已经气绝,僵立在了那里。
  
  其余海盗见辛巴达举手投足之间便将他们的大首领和二首领都打败了,而且还让他们败得很惨,一死一伤,谁还敢撄其辛巴达的锋芒?跟辛巴达作对,那不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烦了吗?
  
  辛巴达两下处理了海盗的首领,不由得雄心勃勃,意气风发,高声问那些海盗:“你们到底说不说?”
  
  那伙海盗赶忙告诉了辛巴达:他们是来自西方的大海盗。他们无意中得知了这个岛上有很多很多宝藏,宝藏多得数也数不清。于是他们便结伴乘船出海寻到这里来了。他们本来不知道这个大荒岛还有一只神雕守护着宝藏,等到他们寻到这个大山谷是才发现了高台之上的神雕。神雕非常厉害,力大无比,有几个同伴想爬到高台上偷袭,没想到被神雕巨翅一扫,便给扫下高台,活活摔死了。
  
  后来又来了一批海盗,他们当中有一个独眼海盗,他告诉了大家神雕半年只救一个人出岛的规矩。别人问他怎么知道。他说他便是三年前被神雕救出这个荒岛的人。别人立刻就明白了,他再次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是再次来寻宝的。大家都猜想独眼海盗肯定知道宝藏藏在哪里。大家怎么问他,他也不肯说,于是大家就把他杀了。从他身上搜出了宝藏图,原来宝藏就在高台附近。
  
  辛巴达问明了情况,心头一喜,便不再追究其余那十个海盗的罪行。刚才自己连伤他们的大首领和二首领,已令他们魂飞魄散,想是明白了作恶便不会有好下场。神雕在高台之上大展神威,以高台上的古装和石块砸伤打死九十多个海盗,他们的罪行也算是得到公正的审判了。至于剩余这十个海盗,辛巴达决定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遥想当年自己也是这样改过自新。虽然自己当时是浪荡公子,仅十天就将祖辈遗留下来的财产全部花得精光,也是大罪过。想到这里,辛巴达和这十个海盗大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
  
  辛巴达要他们彻底地反省自己以前的罪行,知错就改,以后重新做人。
  
  那伙海盗自然是把辛巴达这一番教训牢记在心,全神贯注地听着,生怕漏听了辛巴达所说的一个字,自己的性命便危险了一分。辛巴达说出一个字,他们便点一下头哈一下腰,他们听着听着便不知道辛巴达说了多少字了,但点头哈腰的动作却丝毫不敢怠慢。
  
  辛巴达又从他们口中探知,这个荒岛四周都没有停泊船只。每到一艘船,神雕便会将其毁去,要断绝上岛之人的后路。
  
  辛巴达觉得这神雕极通人性,要不然它也不会每过半年便准时出现在高台上来救走一个人出岛。辛巴达想到现在他可走运了,神雕定然会把他救出这个荒岛的。
  
  辛巴达想到逃出这个荒岛非得借用神雕的双翅不可,这才仔细瞧了瞧那个拔地而起的高台。
  
  高台离谷底有二十多米,它其实是东侧山壁突凸的一个天然平台。谷侧两壁陡峭无比。一般人要想爬上这高达二十多米的高台,那是万万不能,纵然在双肩安插上一对翅膀,升飞到半途,翅力不支也是不行。
  
  辛巴达早有计策,他心中早有攀上这座高台的办法。他当即走到高台上,深吸了一口气,运气双足,上身一轻,立时足尖一点,身子跃高了一米多,不及喘出一口气,左足前伸,蹬了一下忉壁,身子借这一蹬,立刻又拔高了一米多;辛巴达不待左足抽出,右足早起,又是一伸一蹬,身子如上升之箭,不断往上冲去。此时他脚步已经不停,身子不断上升,眼见他身影越来越快,高高仞壁,在他脚下却似如履平地一般。
  
  谷底下站立的那些改过自新的海盗见辛巴达凭双足攀登峻险高台,都暗暗为他捏了一把汗。但见到辛巴达起脚便不凡,不由得心下为之一宽,等到越到高处,脚步越快的时候,众人只看见辛巴达的身影离他们越来越远,上升之势却似一阵风一般飘飘飞冲。脚步之快,步伐之急,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不是惊世骇俗的功夫又是什么?
  
  大家都只能望其项背,要想步辛巴达的后尘,那是万万不能。他们纵然再练上一百年,也未必能够攀上这个高台,更别说像辛巴达那样轻舞飞扬、潇潇洒洒,只在举手投足之际便攀了十多米高。
  
  众人都瞧见高台离辛巴达越来越近,辛巴达只要再快步登上三四米,高台便在辛巴达的脚下了。大伙儿都为辛巴达叫起好来。
  
  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又看见了神雕在高台四周翅扫爪踢起来,紧接着大块大块的石头石块直往谷底掉落。众人都大声叫道:“辛巴达,你要小心了!小心神雕铁爪!”话一说完,那些人赶忙往安全的地方躲避,但眼睛依然盯着身在半空之中的辛巴达,似乎他们只要一转移视线,辛巴达便会从半空中坠落下来一样。
  
  神雕在高台翅扫大石,爪踢蝗石,辛巴达早有耳闻,但身子已经只离高台三四米,只要提气直冲,定然能冲上高台,那时脚踏实地,纵然神雕神勇无敌,自己生存的希望还是有的,总比从半空坠下要好。
  
  辛巴达不敢心生他念,躲避迎头砸下的石头提气上冲高台是迫在眉睫的大事。辛巴达侥幸避过几块大石头,但脚步却缓慢了下来。辛巴达也知道脚步缓慢的危险,只要在这高空中缓上几下,那么难免头重脚轻,想要再往上冲那是万万不能。
  
  辛巴达深知危险,也知自己已到了生死关头,再不往上直冲,自己必然会坠落谷底,粉身碎骨。他当下打起精神,再次提气到脚,双足并用,往仞壁猛力一蹬,身子拔高一米,忽听前方破空声急响,不及细想,身子微侧,左足早在仞壁上一点,身子又拔高了一米。他在百忙之中,伸手探入怀中,立刻往前甩出一物,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迎面砸落的大石块应声粉碎。
  
  辛巴达不敢怠慢,左足未抽回,右足又蹬踩而上,身子又升高了一米。这时辛巴达已到了高台边缘。
  
  辛巴达不敢喘气更不敢换气,右手上扬,先前击碎迎面砸来的大石块的那物件飘然亮出,却是拇指般粗的蟒蛇筋。
  
  蛇筋在高台上划了一个弧形,立时从中折回,回抱成一个圆圈,“哧”的一声轻响,柔韧万分的蛇筋已经缠住了高台上的神雕右脚。辛巴达在仞壁上握筋一扯,只觉蛇筋绷紧,立刻明白蛇筋已经牢牢缠住了神雕脚爪。辛巴达怕筋长变多,不敢掉以轻心,右足谨慎地在峭壁突石处一点,手臂回缩,牵扯到了神雕右脚的阻挡之力,散气全身,身子借力上翻,连翻两个筋斗,身影一窜,双脚已经踏上高台。
  
  辛巴达刚一站稳,忽觉一股劲风迎面扑来,这股劲风来得又疾又猛,幸亏是辛巴达本领卓绝,此时身在高台边缘,稍有不慎,便也要坠落深谷。
  
  辛巴达知道厉害,手上蛇筋不敢放松,又是大力一扯,将神雕右脚拖拉了一下。就这么一扯一拉,辛巴达巳经将所有牵扯之力全送到自己双腿,立刻双腿便似铁钉钉进木板一般紧紧钉在了地面上,这才安然无恙。 原来刚才那股凌厉无比的劲风便是出自神雕之翅。神雕想乘辛巴达未站稳脚根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迎面扫翅,将辛巴达扫落深谷。要知道神雕自从踏上这个高台后,从未遇到登上此处的人。今日辛巴达侥幸登上,怎不让它惊讶,最后由惊讶变成愤怒。神雕通人性,它以为辛巴达也是死有余辜的海盗,所以不想让辛巴达登上高台,接连制造麻烦。
  
  但辛巴达本领高强,机智灵变,神雕制造的大麻烦终是让他避过化解了。
  
  辛巴达跟神雕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但见神雕却屡施杀招要置自己于死地,辛巴达修养再好,此时也忍耐不住了。他右手扯住蛇筋,右足前伸,左足稳踏,“呼”的一声破空大响,辛巴达左掌集全身之力攻向神雕。
  
  只听“啪”的一声大响,辛巴达的左掌和神雕的右翅对抗了一下,大掌巨翅相碰,劲力相撞,就这一下,掌翅就碰撞得啪啪大响,响声震耳欲聋,声震高空,远远传出高台,连深谷都被这一碰撞激荡得回音不绝。
  
  谷底众人心头都是一紧,又为辛巴达捏了一把汗。生怕神雕巨翅将辛巴达扫落谷底。
  
  辛巴达不但没被神雕巨翅扫落谷底,而且还站在原处纹丝不动。神雕的巨翅狂扫没有奈何辛巴达,但辛巴达的大掌却把神雕打得猛退了两步。
  
  高台之上,神雕一味抢攻,辛巴达却是奋力抵抗。翅来掌去,爪往拳打,这一人一雕打得激烈无比。
  
  辛巴达右手拉住蛇筋,神雕右脚被缚,行动十分不便,辛巴达还凭借神雕抵抗之力站稳脚根,占尽便宜。他不用担心自己会被神雕打落深谷,要是自己不行了,还可用蛇筋死死缠住神雕的右脚,纵然不敌,也无性命之忧。
  
  神雕虽然天生神力,但一开始便给辛巴达抢占了先机,右脚被缚,它的利爪便不能用来攻敌,单是凭一双巨翅对敌,像两只手只用上了一只手一般,尽落下风。虽然如此,但它还是一味用巨翅狂扫辛巴达。
  
  辛巴达却暗暗叫苦,要知道他还要凭借神雕逃出这个荒岛回家乡呢。神雕狂施神力对付他,时间一久,神力也要变成无力了。神雕无力怎么能够飞翔?要生逃出这个荒岛就成泡影了。
  
  辛巴达不愿和神雕死力相拼,避过它的巨翅一扫之后,辛巴达右手将蛇筋一扯,借这一扯之力,右足在地上一点,身子轻飘飘跃起,身在半空,左手变爪,右手持筋,想跃过神雕的巨头落在它的大背之上。
  
  神雕正要展翅往辛巴达扑去,但辛巴达动作奇快,一经跃起,身子立时窜向神雕的后背。只听“啪”的一声轻响,辛巴达已经稳稳落在神雕的后背之上了。
  
  此时神雕早已张开双翅,它万万没有料到辛巴达身行如此敏捷,自己巨翅还没有扫到,他便跃落到了自己后背之上。
  
  辛巴达一跃成功,眼见神雕展翅,时机稍纵即逝,不敢喘气,双手往外一托,已经将神雕张开的双翅托住。辛巴达知道神雕一张开翅膀便有了飞翔的欲望,他生怕神雕收回翅膀不再起飞,那时再出手托翅就为时过晚了。
  
  辛巴达想的丝毫不错,神雕的双翅被辛巴达双手牢牢托住,想要收翅却总是不能成功。辛巴达又狠狠在它屁股上踢了一脚,神雕吃痛不起,双脚情不自禁往前急冲,双翅大展,马上就要飞起来了。辛巴达狂喜不能自己。
  
  神雕在高台上起跑了三步,待跨出第四步时,铁爪在爪下凹陷的地方一抓,只听得“砰”的一声大响,神雕铁爪上已经多了一个大包袱,辛巴达却不知道这一变化。他双手紧紧抱住神雕的巨翅不敢放松半点。要知道此时他可是身在高空之中,稍有不慎,坠落深谷,不摔个粉身碎骨才怪呢。
  
  众人在谷底将辛巴达和神雕的情况瞧得非常清楚,他们看到了神雕铁爪上的大包袱,都惊呼不止:“哇噻!就是那个大包袱!宝藏都在那个大包只里!”
  
  “发了,发了!辛巴达这次可发财了!”
  
  “辛巴达真是走运极了!不仅有神雕相助,而且还得了宝贝!”
  
  “发财!发财!大家都发财啊!”
  
  神雕已经展翅飞在空中,辛巴达回头望了望谷底的那些人,只觉得离他们越来越远,紧接又变成了小点,最后连点都模糊了。辛巴达再也看不见那几个海盗了。
  
  神雕把辛巴达送回了家乡,留下那个大包袱,头也不回地飞走了。辛巴达本来想请神雕吃一顿饭,但神雕转身飞走,想请它吃饭也没有了机会。
  
  辛巴达评怦心跳,他打开了那个大包袱。乖乖,都是一些珍珠钻石,辛巴达知道,他一打开这个大包袱就意味着这包宝贝会让他身价倍增。
  
  辛巴达这次从海外归来,由神雕护送,并且带回了一大包财宝,这个消息轰动了整个巴格达城。人们把辛巴达视为英雄,顶礼膜拜。
查看评论[0]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