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利卜和波斯部队

发表时间:2017-6-19  浏览次数:1483  
  阿利卜在巴比伦游玩了十余天后,又带领亲属随从上了路,他们来到了百花谷,也就是乌里的老巢。这里依然美丽。阿利卜回想起往事,不禁感慨万千,他禁不住把往事讲给亲属和随从听。
  
  阿利卜准备在百花谷逗留一段时间,他把银勒钟和告磊钟叫到跟前,让他们去波斯京城伊斯巴尼尔去一趟,看一下自己未婚妻和塔芷公主的现状。
  
  然而,就在这期间,以卢斯屯为统帅的波斯军队共约10万人,正前往库发的路上,准备攻占库发城,哪知却被两位神将撞上。
  
  当两位神将知道这支部队是波斯部队后,决定抓住他们的统帅交给阿利卜,从中探知公主近况。于是,他跟着部队,直到天黑部队宿营,他们才偷偷摸进敌帐,来到统帅卢斯屯的营帐,见左右无人,遂上前把卢斯屯连人带床抬走。
  
  两位神将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波斯军队的统帅卢斯屯带到阿利卜面前。
  
  卢斯屯正在酣睡不醒,阿利卜先叫人把剑放在卢斯屯的脖子上,然后才吩咐人把他弄醒。
  
  卢斯屯被弄醒以后,睁眼一看,便看到了脖子上的宝剑闪着寒光,他吓得魂飞魄散,结结巴巴:“你,你们是谁,要,要干什么,快,快,快把剑拿开。”
  
  “我们是谁,我们是盖世英雄阿利卜的手下。”
  
  卢斯屯一听到阿利卜这个名字,身子不由得一颤,他心里非常害怕阿利卜,不敢也不想与他为敌,但卢斯屯好像没完全醒来,还不相信眼前的事情,“你们是同我开玩笑吧?”
  
  银勒钟上前抽了他一巴掌,生气地说:“谁有功夫同你开玩笑,你这个笨猪。”
  
  “那么我是如何被弄到这儿的?”
  
  他仍然有所怀疑。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是我把你弄到这儿的。”
  
  银勒钟一把扭过卢斯屯的脸。
  
  卢斯屯扭头看见银勒钟鬼似的脸,吓得“妈呀”一声,坐倒在地,直到此刻,他才完全相信这一切都是现实
  
  善于见风使舵的他马上从地上爬起,扑通一声跪在阿利卜面前,连声讨饶。
  
  “卢斯屯,你告诉我,你平时信奉什么?”
  
  “我们依照先例,信奉拜火祆教。”
  
  “你不知道拜火祆教是虚无的吗?”
  
  “不知道,不信奉这,我信奉什么呢?”
  
  “信奉伊斯兰教,只有伊斯兰教,才能令人信服。”
  
  “那好吧,我改奉伊斯兰教。”
  
  于是,卢斯屯在阿利卜的教化下,也信奉起了伊斯兰教,并向主宣誓愿意做主的子民,一生为主服务。
  
  祷告完毕,卢斯屯郑重告诉他,波斯国王萨补尔一开始就没诚心把和塔芷公主嫁给他。现今派遣部队也是去攻打伊拉克,并把那里的穆斯林士兵统统杀死。
  
  阿利卜一听,怒火上升,心想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千方百计把他的女儿从火坑里救出,他不但不感谢,反而万般加害自己,这真令人气愤。
  
  阿利卜强忍怒气,向卢斯顿询问和塔芷公主现在如何。
  
  卢斯顿一听把头扭向一边,一会回转过来,已是泪流满面,他告诉阿利卜和塔芷公主已不在人世了。
  
  阿利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揪过卢斯屯:“说快说,和塔芷究竟是怎么死的?”
  
  事情是这样的,自打阿利卜领兵走后,和塔芷公主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吃饭,不见任何人,包括萨补尔国王和王后
  
  萨补尔国王非常生气,他威逼和塔芷:“告诉你吧,我是不会把你嫁给那个可恶的家伙,我要把你嫁给施拉子国王赫尔德,他已经把10万金币的聘礼送来了。”
  
  和塔芷公主一听大惊:“父王,我是一定要嫁给阿利卜的,无论怎样,我就是死也不嫁给施拉子国王赫尔德,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萨补尔大怒:“我也告诉你,你就是死,我也不会把你嫁给阿利卜的。”
  
  和塔芷公主伤心地哭了起来。萨补尔还不肯罢休,他又在房间外叫骂了半个时辰才离去。
  
  从此,和塔芷公主连饭都不吃了,企图以此迫使萨补尔国王改变主意。哪知,萨补尔国王不但不改变初衷,而且还变本加厉起来,他三天两头跑到和塔芷公主的房间又吵又骂,他完全丧失了理智。
  
  和塔芷公主无奈之下,上吊自杀了。萨补尔国王把一切罪过都推到阿利卜身上,因此他兴兵攻打库发城。  阿利卜听罢,不禁潸然泪下,他一定要拿萨补尔的人头来祭奠未婚妻冤死的亡灵。他立即发信给贾姆勒根、乌里等人,命他们见信即刻赶往百花谷,齐讨波斯。然后,他叫卢斯屯率领10万波斯将士为开路先锋,先行征讨,自己随后就到。
  
  卢斯屯答应一声,率领10万波斯将士,先行向波斯开去。
  
  再说,卢斯屯接受了阿利卜的命令,做开路先锋征讨波斯,临行前,他向全体将士说道:“这是我们归顺国王阿利卜后的第一次战斗,我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否则,无以报答阿利卜国王的厚爱。”
  
  话说完,卢斯屯率大军向伊斯巴尼尔开进。
  
  在快到达的时候,卢斯屯叫全体将士下马步行,悄悄把敌人包围。
  
  敌军还在沉睡不醒,根本没想到卢斯屯会反戈一击。等他们清醒过来时,已被卢斯屯率人重重包围,仓促迎战,他们不是伊拉克将士的敌手,时间不长,就呈现了败象,混战持续到天亮时,这支波斯军队就所剩无几了,只脱逃了少数人,狼狈逃回波斯国都巴尼尔,向萨补尔国王汇报战况去了。
  
  待到中午时分,阿利卜率领不计其数的穆斯林将士们从后面赶了上来,见卢斯屯如此智勇,很是高兴,当场嘉奖卢斯屯,给了他许多财物。
  
  再说逃脱的那些人如丧家之犬,回到巴尼尔,来到王宫向萨补尔报告了情况,萨补尔一听,大惊失色,他忙问对方统帅是谁,他们连气带急地说道:“陛下,是卢斯屯率领的部队,我们没想到他会反戈一击,才遭到如此惨败。”
  
  萨补尔国王听后,又气又急,他感到自己已经众叛亲离了,唉声叹气地来回走动,他的儿子瓦尔德王子见了,很是心疼父亲,他上前一步说道:“父王,不必太过于担心,谅他也闹不出什么大事,我一定会想方设法把阿利卜给您逮来,那时,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瓦尔德王子说罢,转身准备去了。
  
  第二天,瓦尔德带领二十万人马正准备向库发城挺进,却见前方不远处,烟尘四起,旌旗飘扬,瓦尔德王子心下不由一惊,忙派人前去打探。
  
  时间不长,打探的人回转来,向瓦尔德王子报告:“王子陛下,前方是阿利卜亲率的伊拉克部队。”
  
  萨补尔国王和瓦尔德王子听罢,猛吃一惊,他们没想到敌人速度如此之快,没有办法,只好指挥部队列开阵势,准备给阿利卜迎头痛击。
  
  等到阿利卜带领部队赶到的时候,瓦尔德已带领部队摆好了阵式。瓦尔德见阿利卜刚行军至此,指挥波斯士兵冲杀过来,阿利卜岂能怕这个,两军混战起来,霎时间,两军队阵前喊声震天,烟尘四起,遮云蔽日,好一场争战,混战进行了一整天,天黑双方才罢战,各自回帐休息,只留下阵前一堆堆横七竖八、形形色色的尸体,一派凄凉悲惨的景象。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清早,双方又各自拉出自己的队伍,来到两军阵前。只见穆斯林将士精神抖擞,容光焕发,手拿兵器,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卢斯屯催动坐下良驹,率先来到两军阵前:“我是卢斯屯,已经弃暗投明,你们当中谁若不服,尽管与我卢斯屯较量。”
  
  卢斯屯的话激怒了波斯将士,只见从波斯军中冲出一员战将,来到卢斯屯面前,卢斯屯定睛一看,猛吃一惊,他知道这员战将名叫吐蒙,是波斯军中有名的猛将,能征善战,厉害无比,吐蒙来到阵前,二话不说,举枪就剌,卢斯屯忙举锤迎战,一来一往,打得热闹,时间一长,卢斯屯渐感力不从心,他故意露了个破绽,引诱吐蒙,一枪剌来,卢斯屯趁机用锤狠命一击,把吐蒙的脖子骨打碎,吐蒙一员猛将就这样死在卢斯屯手下。
  
  萨补尔国王见到连吐蒙这样的猛将也死于非命,又气又急,他忙指挥波斯将士向敌人冲击,阿利卜也忙指挥穆斯林将士迎战。两军阵前顿时热闹起来,已分不清哪是伊拉克士兵,哪是波斯士兵,阿利卜见久战无效,忙抽出“卯侯古”神剑,单枪匹马冲到敌营中,一剑把波斯的帅旗砍倒了。
  
  波斯士兵见阿利卜如此神勇,都吓得四散奔逃,伊拉克士兵趁胜追击,直杀得敌人狼哭鬼嚎,抱头鼠逃,有的还干脆丢掉武器,跪地求饶,阿利卜一马当先所向无敌,他看见萨补尔在一群亲信们的护卫下准备逃离,赶紧催动战马,截住他们。那些侍从吓得逃之夭夭,阿利卜一把抓住瑟瑟发抖的萨补尔,扔到阵前。
  
  萨补尔国王被五花大绑地推到阿利卜面前,阿利卜一见萨补尔,就想到了死去的和塔芷公主,他厉声问道:“萨补尔,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为什么兴兵打我,还有,你为什么迫害你的女儿?”
  
  “我女儿都是你逼死的,没有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我出兵打你,也是为我女儿报仇。”
  
  “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来呀,把他拖下去,狠狠地打,打到他告饶为止。”
  
  侍从们蜂涌而止,把萨补尔拖到外面,扒下衣服,用皮鞭浸凉水狠狠地打,刚开始,萨补尔还能咬牙挺住,但到了后来,痛得萨补尔大声嚎叫,继尔昏了过去。
  
  波斯将士见国王萨补尔遭到如此的痛打,均心惊胆颤,他们找到阿利卜并向阿利卜表示愿意放弃多神教,加入伊斯兰教。阿利卜高兴地为他们主持了仪式。接着,波斯市民也纷纷要求阿利卜为他们做入教的见证人。
  
  阿利卜彻底征服波斯后,高兴地进驻波斯王宫,他刚登上萨补尔国王的宝座,那些原来的波斯文武大臣赶忙来朝拜。阿利卜又下令打开国库,把里面的钱粮分给当地的百姓,百姓们争相传颂新国王阿利卜的恩德。就在全城都处于欢乐的气氛中时,阿利卜听到后宫传来低低的哭泣声,阿利卜循声走去,发现是王后在一个人伤心地哭泣,阿利卜急忙上前安慰她,待她稍微平息,阿利卜马上返回宫殿,他吩咐手下把萨补尔从牢里提出来。
  
  “萨补尔,你把和塔芷公主死的情况向我讲述一遍。”
  
  “是我女儿的一个丫环发现我女儿上吊跑来告诉我的。”
  
  于是,阿利卜又把那个丫环叫来,详细问她当时的情况。
  
  “当时,我是给公主送午饭去,没等我走到公主的房间,却听到从公主的房间传来凳子倒地的声音,我忙跑过去,发现公主上吊了,吓得我赶紧把公主放下来,又跑去告诉国王。”  这时萨补尔国王插了一句:“但是在我女儿入葬后不几天,有人告诉我,我女儿坟墓里是空的,我亲自去看了看,发现果然如此,所以我怀疑我女儿还在人世。”
  
  阿利卜大喜,忙找来星相家,请他们查看一下和塔芷公主是否还在人世间。
  
  星相家们拿出沙盘,卜了卦,然后告诉阿利卜说和塔芷公主现在仍然活着,只是她没有与凡人在一起,而是与一群神仙为伴。并告诉阿利卜,他们相逢时间是在20年后。
  
  阿利卜一听暗自想到:20年时间太长了吧,我何时才能见到我的和塔芷公主。阿利卜虽然这样想,但没有就此罢休,他派出了大批人手,分头到村庄、城堡、市镇寻找,甚至山野、荒村也找遍过,但始终找寻不到。阿利卜心中焦急烦燥,寝食不安,手下文武大臣也跟着上火。
  
  这一天,阿利卜正在宫里与人下棋解闷,突然侍从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陛下,有敌入侵。”
  
  阿利卜大吃一惊,但他想了又想,却怎么也想不到是哪个国家来攻打自己。于是,他急忙叫银勒钟和告磊钟两神将出城打探一下。
  
  两位神将领命而去,时间不长,就抓来一名敌兵,并带到阿利卜面前。
  
  “你们是哪个国家的,为什么入侵我们?”阿利卜问敌兵。
  
  “陛下,我们来自施拉子国,国王赫尔德派我们前来征讨你们。”
  
  接着,这名敌兵把此次出兵的详细经过告诉阿利卜。
  
  事情是这样的。当阿利卜与萨补尔开始战后,萨补尔的儿子见事不妙,急忙逃到施拉子国见了赫尔德国王,哭诉自己的遭遇,并请他出兵救援波斯国。赫尔德原就因和塔芷公主一事,痛恨阿利卜,现在机会来了,又怎能善罢甘休,因此赫尔德听了波斯王子的哭诉,当即答应了他的请求。
  
  几日之内,施拉子国王赫尔德收集了十余万人马,由自己亲自统帅,浩浩荡荡,杀气腾腾开向波斯,一路上快马疾鞭,几天就来到了波斯城下,随时准备攻城。
  
  阿利卜知道施拉子国兵多将广,且能人颇多,心中不由得担心起来,银勒钟和告磊钟见阿利卜忧心忡忡,赶忙上前请战,表示愿意替国王打退赫尔德的军队。
  
  阿利卜知道这两位神将武功超群,也就豪不犹豫地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银勒钟和告磊钟腾空而起,很快飞到赫尔德国王的营帐中,发现赫尔德和波斯王子都在座,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将领。两位神将胆气过人,他们冲破屏障来到赫尔德和波斯王子面前,一人抓起一个,然后飞身上天飞回波斯王宫,把他们往阿利卜面前一摔。阿利卜见赫尔德和波斯王子果然被逮来,大喜,他吩咐严刑拷打他们。
  
  侍从们扒去他们的衣服,用马鞭狠狠地抽打,直打得他们大声嚎叫。银勒钟和告磊钟这时又腾身而起,重新回到敌营中,这回他们是来杀敌人的,只见他们手舞宝剑,左突右杀,直杀得敌人前后逃窜,无处躲藏,十余万人马,竟抵挡不住二人的猛烈冲杀,以至血流成河,死伤不计其数,两位神将把敌人10余万人马杀得所剩无几后才回到波斯王宫,阿利卜重重夸奖了两位神将,并当场赏赐他们许多财物。
  
  赫尔德的部队虽遭到惨败,但也有少数人逃脱,跑回施拉子国向魔法师叟求救。
  
  叟龙是个道行深厚的魔法师,他不但会各种魔法,而且本人也老谋深算,他是赫尔德国王的同胞哥哥,平时在一个玄堡里闭堡不出,苦练魔法。
  
  叟龙听了那些残兵败将添油加醋的报告后,怒火万丈,他准备杀死伊拉克所有的军民,为施拉子国找回面子,为弟弟赫尔德报仇血耻。
  
  于是,魔法师叟龙开始对天空默默念动咒语,霎时间,一个红发红面红衣的魔鬼出现在他面前,叟龙对他说道:“红魔王,你马上领兵去攻打波斯京城伊斯巴尼尔,把那里所有的人都杀死。”
  
  红魔王满心恐惧地连声答应,转身带领人马直奔波斯京城,几日就来到波斯京城,高声叫阵,阿利卜马上带人出城迎战,由阿利卜亲自对付红魔王,银勒钟和告磊钟对付红魔王手下,两方交战激烈,一天混战下来,红魔王身负重伤,带领的将士也所剩无几,红魔王狼狈逃回玄堡。
  
  红魔王仓皇逃回玄堡,气喘吁吁地来到魔法师面前,“法师,阿利卜实在厉害,他不但有‘卯侯古’神剑,而且又有神王木鲁尔矢的两名手下帮他杀敌,他们曾经合手杀死过白尔恭神王和艾资勒方神王,他们不是简单人物。”
  
  叟龙听完红魔王的报告,心中十分恼火,他生气地轰走红魔王,然后,他又招来一个叫宰奥基尔的妖怪,叟龙叫他变成一只不引人注目的小麻雀,混进波斯王宫,趁阿利卜熟睡时把迷药塞进他的鼻孔,这样阿利卜就会昏迷不醒,然后再想方设法把他弄出来。
  
  宰奥基尔领命离去,他先悄悄来到波斯京城附近,见左右无人,就摇身变成一只小麻雀,飞进波斯京城,飞进王宫,停在阿利卜卧室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天黑下来,阿利卜熟睡了,宰奥基尔见房间里再没他人,摇身一变变回人形,悄悄走到阿利卜身边,把迷香塞进鼻孔,待了一会,宰奥基尔推了推阿利卜,阿利卜酣睡不醒,宰奥基尔心下窃喜,忙背起阿利卜,出了王宫,飞回玄堡。魔法师叟龙见阿利卜中计被擒,马上下令处死他,但被手下及他的朋友劝住了。
  
  魔法师想了又想,最后痛下决心,把昏睡的阿利卜丢进寨夷霍泥河,因为这样一来,既可以为弟弟赫尔德报了仇,又可以瞒天过海,免除神王木鲁尔矢的干扰。
  
  叟龙决定这样做了,他又把宰奥基尔叫来,吩咐他把昏睡的阿利卜扔到寨夷霍泥河中,宰奥基尔不敢怠慢,忙领命背起阿利卜,飞到了寨夷霍泥河,他把阿利卜绑在一只木筏上,并把木筏狠命推下河中央。
  
  再说波斯王宫里的文武大臣第二天早上进宫朝拜,却不见了新君阿利卜,他们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无奈之下,派侍从去后宫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侍从一会就从后宫里跑了出来,他神色慌张地对众大臣说:“国王昨天晚上就失踪了。”
  
  大臣们听了吃惊非常,急忙四处寻找,然而找遍了整个王宫也没看见国王,又来到御花园,问守园的士兵:“国王昨晚来过没有。”
  
  守园士兵急忙回答:“我一直在这把守,没有看见国王的踪影。”
  
  国王失踪的消息也急坏了银勒钟和告磊钟两位神将,他们找遍波斯全城不见国王身影,又飞到全国各地去寻找,也没有任何线索,无奈之下,只得又飞回波斯京城。
  
  伊拉克人民到处寻找不到国王,均以为国王已不在人世,于是,全城人民都穿起了孝服,悼念国王阿利卜。
  
  就在全城上下悲悼国君阿利卜的时候,阿利卜却被绑在木筏上随河水在寨夷霍泥河飘荡,由于河水流急,木筏急流而下,途中经过了许多险滩、暗礁。这样飘荡了五天,木筏来到了咸海,阿利卜才从迷昏中醒了过来,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只木筏上正随水飘流,流水很急、阿利卜无法脱身,只得闭目等死,这时,恰巧有一只船路经此地,救了阿利卜,由于阿利卜几天没吃东西了,他感到很饿,于是他向船上的水手要东西吃。
  
  水手们给了他东西吃,然后他们问阿利卜:“你是哪个国家的?为什么被绑在木筏上?”
  
  “我是伊拉克国王阿利卜,至于为什么被绑在木筏上我也不知道,哦,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格鲁吉亚人,以敏戈史的神像为偶像。”
  
  阿利卜虽然身处逆境,但听了这话,怒火万丈,他骂道:“你们这些混帐家伙,愚蠢到了极点,竟然信那破东西,却不相信无敌天下的主。”
  
  水手们见阿利卜如此不识相,他不但不感谢我们的救命之恩,反而痛骂我们一顿,真是不知好歹。水手们愤怒之下,齐拥而上准备教训阿利卜。阿利卜虽体力尚未恢复过来,但见状还是跳了起来,力搏群敌,哪知水手们很多,且又奋不顾身地往上冲,阿利卜气力渐渐衰竭,最后失手被擒。这些水手把阿利卜用铁镣拴住,划船继续前行,没过几天,船只来到格鲁吉亚港口。
  
  格鲁吉亚是个妖魔掌权的国家。国王只是个傀儡,受妖魔控制,这个妖魔十分凶狠,他就是格鲁吉亚人的偶像敏戈史。敏戈史掌握全国大小的政权,所有的事情由他一人说了算,并且敏戈史不许不信奉他的人存在,他在每道城门安置了一尊铜像,每当有外地人进城时,铜像就会吹喇叭报信,如果来人信奉敏戈史的话,还可活命,否则立即处死。
  
  这样水手押着阿利卜进格鲁吉亚城时,守城的铜像突然吹起了喇叭,傀儡国王急忙跑到庙宇中供奉的敏戈史的神像前请示。神像周围升起缕缕清烟,然后,敏戈史的声音传了出来:“陛下,进城的人叫阿利卜,是伊拉克国王,他是个虔诚的伊斯兰教徒,经常煽动他人改奉他的教,你一定要处死他。”
  
  傀儡国王听完指示,连连点头应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声音不是神像说的,而是妖怪藏在神像肚子里面,代神像说的。傀儡国王回到王宫,吩咐把阿利卜带来,不由分说,他就叫人在神像面前宰杀阿利卜。
  
  这时,宰相走了出来,劝国王说道:“陛下,这样杀他,也未免太便宜他了,我建议把他押下大牢,然后点燃一大堆干柴,再把他扔进大火里,活活烧死他。”
  
  傀儡国王觉得此计甚妙,于是他吩咐手下把阿利卜押入大牢关押起来,然后,贴出告示,通知全城人民,明天准时到王宫外看外地人阿利卜被大火活活烧死的场面。
  
  第二天天一亮,格鲁吉亚所有的军民,扶老携幼齐到王宫外,准备看大烧活人的场面,王宫外一大堆干柴正熊熊燃烧。
  
  傀儡国王见全城人民都来观看,非常高兴,马上吩咐人把阿利卜从庙宇大牢中提出来,时间不长,有人回报,阿利卜从大牢中消失不见了。
  
  傀儡国王心下大惊,他忙带领文武大臣赶往庙宇,一方面看个究竟,另一方面可以向神像请示。
  
  国王一行人匆匆忙忙来到庙宇,却见牢房门窗完好,无破损现象,进了牢房只有一副镣铐,人却无踪影。傀儡国王心下不由惊异万分:“难道他会上天入地不成?”但更使他惊惧的是当他正要去神像前请示如何办的时候,却发现敏戈史神像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是装神像的龛盒。
  
  傀儡国王十分震怒,他认为是阿利卜拐走了神像,他怒责宰相:“你误进谗言,才使我没当场杀死他,现在可好,他把神像都带走了,怎么办?”
  
  国王气急败坏丧失理智之下,拔剑刺死了宰相。
  
  阿利卜真的上天入地了吗?非也,原来阿利卜被关在庙宇里,他百感交集,冥思苦想,并不停祷告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主,祈求主的赐福。
  
  这些祷告均被神像里的妖怪听得真切,并被感化过来,他爬出神像,来到阿利卜面前:“主的使者,请教给我信奉主的方法吧,我愿作主的子民,为主服务。”
  
  阿利卜心下大喜,他认为又是主感化了这个妖怪,令他前来拯救自己,因此,他爽快答应了妖怪的要求,帮他加入伊斯兰教。
  
  做了主子民的妖怪赶紧替阿利卜打开镣铐,并领着阿利卜带着神像,飞离了庙宇。这就是傀儡国王一行人没有见到阿利卜和神像的原因。
  
  格鲁吉亚的傀儡国王一剑杀死宰相后,以为这下就可以把罪责都推到死去的宰相身上。哪知,那些将士已从中知道国王是依靠神像来愚弄他们的,现在神像已不存在了,这些将士怒火一下燃烧了起来,他们拔出宝剑,首先把国王和大臣一一杀死,然后,互相拼斗起来,这种争斗继尔延伸到宫外,城中所有的男人都拿起了武器残杀起来,格鲁吉亚城血流成河,成为一座血城,最后只剩下一些无依无靠的妇女,她们哭泣着离开了格鲁吉亚城。因尔,格鲁吉亚城变成空无一人的死城。救走阿利卜的那个妖怪是大魔王姆仄勒佐鲁的儿子,名叫仄勒佐鲁,他背负着阿利卜飞回了自己的故乡——樟脑岛。 大魔王姆仄勒佐鲁是樟脑岛的岛主,他住在水晶宫中,他的偶像是只小牛犊。他把小牛犊装扮得美丽异常,并经常给它烧香、磕头,对它异常尊敬
  
  这一天,大魔王姆仄勒佐鲁按照惯例去参拜神物小牛犊,却发现小牛犊四肢扬起,大魔王知必有蹊跷,忙问小牛犊究竟。
  
  小牛犊告诉大魔王:“可怜的姆仄勒佐鲁,大事不妙,您的儿子仄勒佐鲁臣服于伊拉克国王阿利卜了,并信奉了伊斯兰教。”
  
  接着,小牛犊怕大魔王不相信,就把仄勒佐鲁如何臣服阿利卜的情况详细地讲给他。大魔王这才相信,于是他吩咐手下人等儿子回来,与自己拥抱时,趁机把他抓住。当仄勒佐鲁带阿利卜及神像回到樟脑岛,来到水晶宫,正拥抱父亲的时候,却被埋伏的侍从按住,阿利卜也没逃脱掉。
  
  大魔王姆仄勒佐鲁看见儿子果然带着一个陌生人来,知道小牛犊所说非虚,他怒骂儿子:“你这个混帐家伙,竟敢欺宗叛教,你以为这样别人就不知道吗?”
  
  “父王,我只是重新找了个正确的归宿,咱们的教是虚无飘渺的,只有伊斯兰教才是正教,也只有伊斯兰教才能令人信服,父王你也改奉伊斯兰教吧?”
  
  “混帐,你还敢劝我叛教,气死我了!”
  
  大魔王气得暴跳如雷,他吩咐手下人先把仄勒佐鲁押下,他又把阿利卜带到面前。
  
  “你就是那个叫我儿叛教的阿利卜吗?”
  
  “是的,我就是阿利卜,是我教你儿子重归正途,加入伊斯兰教的。”
  
  “桑亚永,快把这可恶的家伙扔到火焰谷里烧死!”
  
  桑亚永——大魔王的一个手下,应声而出,上前负起阿利卜,腾身而起,飞出了水晶宫,飞向火焰谷。
  
  火焰谷是名符其实的死谷,它周围寸草不生,无路可寻,山里终年大火不熄,温度高达几万度,寻常石头都被大火熔化,更不是人和动物所能抵抗的,所以大魔王才叫桑亚永把阿利卜扔到此处。
  
  话说桑亚永背负阿利卜飞速赶往火焰谷,在快要到火焰谷的时候,桑亚永停下来歇息,但一会儿,桑亚永就沉睡过去,阿利卜用力挣脱绳索,捡起一块大石头向桑亚永砸去,桑亚永一声没吭就死去了。
  
  阿利卜砸死桑亚永以后,不敢停留,向岛外的方向走去。
  
  阿利卜就这样开始了流浪生活,他的流浪生活充满了传奇色彩。
  
  樟脑岛地域宽广,物产丰富,成片的果林随处可见,小溪、瀑布不计其数,阿利卜饿了就吃谷里的野果,渴了就喝山泉里的水。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是七个年头。
  
  这天,阿利卜正在岛上四处闲逛,忽然有两个女妖从天而将,这两个女妖手里还各擒着一个男人,她们见阿利卜仙风道骨的样子,很是好奇,她们中的一个好奇地问:“喂,你是何方神圣?”
  
  阿利卜听完女妖的问话,不禁一愣,随即对女妖道:“我不是神仙,而是一个凡人。”
  
  接着阿利卜就把自己所遭遇的事情向这两个女妖详细讲了一遍。
  
  “哦,他真可怜!”其中的一个女妖说道,“好吧!可怜的凡人,等我们把这两只小羊送到国王那儿,我们就回来送你。”
  
  “这两人就是你们说的小羊?”
  
  “不错,你这个凡人挺聪明。”
  
  女妖说完,腾空飞走了。
  
  阿利卜一见女妖离去,马上祷告起来,希望主能及时拯救自己,但是他呆在原地一动没动,心想希望女妖把自己送回家 终于,有一只女妖回转回来,只见她用一件很宽大的衣服裹住阿利卜,往背上一放,接着腾空而起,她飞得很快,也很高,就在这时,一支火箭突然射来,女妖急忙躲闪,怎奈火箭速度太快,她又突然降低高度,这一翻动把阿利卜掀下背去,而她自己也没躲过火箭的追击,射中化为灰烬。
  
  还好阿利卜落在了大海里,阿利卜在海里奋力搏击,一游就是两天两夜,他已经筋疲力尽了,几乎就要放弃拼搏了,但他凭着毅力,仍在作最后的搏击。就在这时,阿利卜突然发现前边有一座高山,就奋力向那边游,游到海滩,又在那里休息了一天一夜,好不容易找了点野菜,吃下肚去,积蓄了一点力气,阿利卜就向前走去,他越过高山,来到一座城市,城市周围充满了生活气息,阿利卜一见,像见了救星似的,向城门奔去。
  
  哪曾想,刚到城门,就有人上来按住了他,并把他带到王宫。
  
  原来,这座城由女子掌权,国王是个年纪已达五百岁的老太婆,名叫真莎。真莎对外来男人的惟一办法就是先与这个男子同床销魂,然后再残忍地杀死他。
  
  阿利卜被带到王宫,真莎一见到阿利卜,就被阿利卜独特的气质所吸引。真莎问阿利卜是哪里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阿利卜告诉真莎,“我叫阿利卜,是伊拉克国王,信奉伊斯兰教。”
  
  “让你做这个城市的国王,而且还能娶我为妻,代价是你必须放弃你的信仰,而改信我们的宗教,你愿意吗?”
  
  “做白日梦,你们的宗教是什么东西?让我来信奉它!”
  
  “好啊!你竟敢对我们的宗教不敬,你可知道,它是用红玉精雕而成,我一定要你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他吩咐手下把阿利卜关押在庙宇里让神灵对付他。
  
  阿利卜被关押在庙宇里后,四周瞧了瞧,发现靠墙处有一尊神像,由红玉精雕而成,摆在那里不可一世的样子,阿利卜料定这就是他们教的神物,他一把拿起它,往地上狠命一摔,把它摔个粉碎,阿利卜折腾了一会,睡去了。
  
  第二天,女王真莎临朝,他吩咐把阿利卜从庙宇里带出来,看他改没改变注意,侍从们应声而去,来到庙宇,打开庙门一看,只见神像已被摔得粉碎,侍从们愤怒极了,纷纷拿出宝剑,急刺阿利卜,阿利卜处惊不乱,从一个侍从那儿夺过一把宝剑,与众人搏斗,这些侍从哪是他的敌手,被杀伤大半,佘下的几个,急忙跑去报信。
  
  女王真莎闻报后非常吃惊,她马上调集了1000名卫士气势汹汹地杀向庙宇,正好碰上阿利卜,阿利卜疾冲上来,只见他挥舞手中宝剑,连劈带砍,无可匹敌,这些卫士不堪力敌,死伤无数。
  
  真莎从未见过一个男子这样神勇,她自忖道:“他真神勇,我如果能拥有他,该多好啊!我一定要捉住他。”
  
  真莎想到这里,感情不可抑制,她向阿利卜走近,嘴里不停地念着咒语。战斗中的阿利卜只觉得手中的剑越来越重,最后,握都握不住了,浑身也酸软无力,真莎忙命卫士上前按住他,并把他带进宫去。
  
  女王真莎为能再次使阿利卜就范感到满意,她把所有的人都支了出去,只剩下她自己和阿利卜二人,她责怪说:“你好狠心!我没把你怎样?你竟这样对我?”
  
  “我也是迫不得已,谁让你那些侍从来杀我呢?”阿利卜也假装说道。
  
  “好,好,以前的事就既往不咎了,现在只要你同我睡上一觉,我就让你当我们的国王。”真莎引诱道。
  
  阿利卜为了稳住她,忙连连点头答应。
  
  到了晚上,女王真莎躺在床上,不断召唤阿利卜上床,阿利卜忙一边答应着,一边脱衣上床,装着在抚摸她,用两手掐住她的脖子,使劲一绞,硬生生掐死了女王真莎。
  
  到了第二天,趁文武大臣上朝参拜的机会,阿利卜把他们堵在宫殿里,阿利卜把杀死真莎的事向他们讲了一遍,并劝他们也改信伊斯兰教。
  
  哪知那些大臣不但不听劝告,反而抽出武器与阿利卜搏斗。阿利卜无奈只得迎战,他虽然英勇,但敌人越聚越多,杀退一层,又扑上一层。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仄勒佐鲁突然领兵攻了过来,女王真莎的部队受到两面夹击,再也无法抵挡下去,阿利卜和仄勒佐鲁趁机奋力砍杀,直把敌人杀得四散奔逃,才鸣金收兵。
  
  阿利卜跟随仄勒佐鲁回到他的王宫——水晶宫,在那里阿利卜受到盛情款待,一住就是几年,阿利卜向仄勒佐鲁提出回国的打算,仄勒佐鲁派了八千人的部队护送他,并赠送了许多名贵的礼物。阿利卜带领这八千人的部队,经过一年的时间,终于回到了波斯京城伊斯巴尼尔。
  
  这些年来,伊拉克军民以为国王阿利卜已不在人世了,没曾想到阿利卜突然回到他们身边,伊拉克军民欣喜若狂,举国欢庆。
  
  一日,阿利卜正在王宫里与大臣议事,侍从急匆匆跑了进来,“陛下,城外来了一支部队,把城团团围住。”
  
  阿利卜一听,心里不由一惊,忙叫人出城再打探一下。
  
  时间不长,打探的人回来报告:“陛下,他们从很远一个不知名的山上而来,统师名叫穆拉德国王,他们只是围住了城,既不进攻,也不退走,还有,他们极少说话。”
查看评论[0]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