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利卜和印度王子

发表时间:2017-6-19  浏览次数:1407  
 俄曼城怎么又遭到敌人的围攻呢?原来,当日阿吉卜带领雅尔鲁补国王借给他的20万兵马去围攻俄曼城,被银勒钟和告磊钟两位神将大发神威杀得个大败而回,在回去的路上,阿吉卜与心腹说:“这次,我们大败而归,20万兵马也没剩多少,而且雅尔鲁补国王的儿子也丧了命,雅尔鲁补国王一定会怪罪我们的,那样的话,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不如我们现在就去投奔印度国王塔尔剀南。”
  
  这些心腹连日奔波,早已厌倦了这种逃亡生活,但没有办法,只好点头答应。
  
  就这样,阿吉卜这些心腹扬鞭打马,飞驰在去印度的路上,一路艰苦自不必说,这一日,他们终于来到印度王国。
  
  阿吉卜来到王宫面见塔尔剀南国王道:“尊敬的国王陛下,我来您这儿是寻求庇护的。”
  
  “你是谁?到这里干什么?为什么要求我庇护?”
  
  “陛下,是这样的,我本是伊拉克国王,叫阿吉卜,我有个弟弟名叫阿利卜,他丧尽天良,杀父杀母,无恶不作,更可恨的是他逼迫我放弃拜火教,而改信什么伊斯兰教,我不信,他就到处追杀我,我无处可躲,只能请求您的帮助。”
  
  塔尔剀南听完阿吉卜的一番话,信以为真,他安慰阿吉卜道:“你别担心,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说完,他叫来儿子腊尔督王子,对他说:“儿子,我命你集合部队前去攻打俄曼城,将那个可恶的阿利卜带来见我。”
  
  两军出营列阵,阿利卜又催动坐下枣红马首先来到两军阵前,只见他手持“卯侯古”来回舞动,高声叫阵:“我是阿利卜,昨天擒白塔叔的就是我,今天你们有谁不服气的,尽管出阵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印度王子腊尔督一听是伊拉克国王阿利卜,忙叫人去找阿吉卜,时间不长,阿吉卜来到腊尔督王子面前。腊尔督对他说:“阿吉卜,现在你报仇的机会来了,阿利卜正在阵前叫阵,你去把他给我擒来,我要让他后悔与我作对。”
  
  阿吉卜哪敢与阿利卜单独较量,吓得他忙说:“腊尔督王子,虽然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但是这段时间我身体不适,不能上阵,您还是派别人去擒他吧!”
  
  腊尔督王子一听,怒火万丈,他怒视着阿吉卜,凶狠地说道:“这件事是你一手造成的,现在你却想坐享其成,那是万万不行的,现在你马上上阵,后退一步,我即刻要了你的命。”
  
  阿吉卜被逼无奈,只得振作精神,披挂整齐来到阵前。阿利卜一见上阵的是阿吉卜,便厉声骂道:“你这丧尽天良的家伙,你恶事做绝,你逃啊!以为靠别人就能保住你的狗命,那是做梦,我今天就要你好看。”
  
  阿吉卜被阿利卜骂得火起,便反嘴骂道:“你篡权夺位,目无尊长,你更应受到严惩,你还我宝座。”
  
  话音未落,阿吉卜抡起手中铁棒,劈头盖脑朝阿利卜脑袋击去,阿利卜迎上前去,用白尔恭的那根铁锤向上迎去,“砰”的一声,两兵器撞击开来,阿利卜不等阿吉卜回转身,把马一带,冲上前去,一把抓住阿吉卜的后腰带,单膀一较力,硬把阿吉卜从马上拎了起来,然后,向阵前一扬,穆斯林士兵急跑上前,把阿吉卜捆了个结结实实。阿利卜见生擒了阿吉卜,大仇终于得报,心下不由十分痛快,他低声吟道:“今日擒得仇人来,心里甭提多痛快,恶人终于得回报,全仗我主多赐予。”
  
  阿利卜因大仇得报,心里非常高兴,没想到把腊尔督王子气得半死,他马上吩咐备马抬枪,他要亲自领教一下阿利卜的武艺。他催马来到阵前:“你这面目可憎的家伙,真不知天多高,地多厚,也不打听打听我的威名,识相的赶快下马求饶,我或许网开一面。”
  
  阿利卜听了腊尔督王子的一番话,不由得仰天大笑:“此时,你还这么执迷不悟,真是可怜,你以为你有多大本领,还是让我教训教训你吧!”
  
  阿利卜又叫赛西姆把昨天生擒的印度将领带到阵前,并当着腊尔督的面,把这些俘虏砍死。腊尔督王子气得大喊一声“拿命来”,冲向阿利卜。阿利卜来而不惧,迎上前去,好一场厮杀,直杀得昏天地黑、日月无光,两人武功相仿,旗鼓相当,一时间难分上下,只打了五百多个回合,傍晚时分,双方才罢手,各自鸣金收兵,回帐休息。
  
  阿利卜收兵回营休息一会儿,这时侍从把饭端了上来,阿利卜却无心就餐,他在心里琢磨:“这腊尔督王子武功很是高强,是我今生初次遇到过的高手。”
  
  事实上,阿利卜完全可以用“卯侯古”神剑砍死他,但阿利卜珍惜腊尔督王子的一身武功来之不易,故没有下得去手,他要把腊尔督王子生擒过来。
  
  无独有偶,腊尔督王子回到大帐后,也对阿利卜评价道:“我敢说,这个阿利卜是我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强硬的敌手,他武功真是好得很,可以说武功超群。”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早,双方各把自己的部队拉了出来,照样一字排开,呈现对峙之势。伊拉克方面出战的依然是国王阿利卜,印度军出战的也仍然是统帅腊尔督王子,双方将士各自为自己的主帅擂鼓助威。
  
  腊尔督王子今天没有骑着昨天上阵的坐骑,而是骑了一大象出阵,这头大象体积庞大,像一座小山似的。象腿十分粗壮,像木桩一样,踏在地上,仿佛地也跟着颤抖。腊尔督王子稳坐在大象上,手里拎着个金钩,并不时用金钩敲击大象,大象受惊向前奔去,阿利卜的战马一见这头凶恶的大象向自己奔来,吓得惊跳起来,阿利卜忙用力勒住,腊尔督王子一见大喜,取出一个网套,这网套是他的拿手绝活,多次救了腊尔督王子的命。网套上窄下宽,网底有一活结,用时只要向敌人头顶一扬,网口自然张口,把敌人网在里面,生擒过来。腊尔督王子取出网套向阿利卜头上一扬,网口张开把阿利卜套在里面了,腊尔督王子用力一拽,就要生擒阿利卜。
  
  腊尔督王子见套住了阿利卜,忙用力往后拽,企图把阿利卜生擒过来,那边银勒钟和告磊钟两个神将见了忙飞身上前一个扯住网套,防止它继续前行;另一个则快速攻击腊尔督,阿利卜见两个神将前来搭救,忙用宝剑割破网套跳了出来。这时,两位神将一齐围攻腊尔督王子,腊尔督疏忽之下,竟被银勒钟和告磊钟生擒过去。贾姆勒根见状,忙指挥穆斯林将士冲杀过来。印度士兵上前迎战,穆斯林将士虽然个个神勇,但怎奈敌军有大象、长颈鹿帮忙,没能占到什么便宜。
  
  混战进行了大半天,傍晚时分,双方各自鸣金收兵,撤回大营。阿利卜回到军营后发现有许多穆斯林将士受了伤,且伤势严重,他十分不安,急忙召来所有的穆斯林将领商量对策。
  
  “陛下,主要是他们的大象和长颈鹿对我们的危害大。”
  
  “不错,现在主要的问题就是这个。”阿利卜说道:“如何才能把大象和长颈鹿除掉呢?”
  
  众将领面面相觑,一时半会,他们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这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将领从角落里站了出来:“陛下,我有一个办法,可除去这些可恶的东西。”
  
  接着,这个将领把自己的想法详细地讲了一遍,阿利卜和其他将领听完,决定依计而行。
  
  按照计划,那名将领亲自挑选了十名大将,每个大将还带上1000名士兵,接下来又到军库中取来5000张弓弩、5000支火绳枪,这个将领把手枪、弓弩的用法教给这些将士。
  
  第二天天刚亮,双方就把部队带了出来,列开阵势。印度军队依然是昨天的阵式,把大象队、长颈鹿队排在前面,后面才是印度士兵的骑兵队。印度军队因其昨天占了优势,今天便显得趾高气扬,胜券在握。伊拉克军队虽然昨天吃了败仗,但有国王阿利卜坐镇指挥,便心无恐惧,一个个神情坚毅充满自信
  
  这时进军的号角吹响,印度方面首先发动,他们催动大象长颈鹿,狠命地向伊拉克军队冲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一万名经过训练的将士瞄准大象,长颈鹿射击、放箭,子弹打在这些大象、长颈鹿身上,疼得它们转身就逃,后面的印度士兵没料有这等肿情况出现,躲闪不及,被象、鹿踩死踩伤无数,在此时候,阿利卜一声断喝,指挥部队冲杀过去。 战斗结束,印度军除少数人逃脱以外,大多数被伊拉克将士杀死,阿利卜大获全胜,犒赏三军,一时间,俄曼城彩旗飘舞,鼓声阵阵,热闹非凡,像过节似的。
  
  欢庆过后,阿利卜提审俘虏,他首先叫人把阿吉卜带来,阿利卜一见仇人,心里怒火上升,他强压住怒火,心平气和地对阿吉卜说:“我还可以不报杀父杀母夺妻之仇,并且还让你做伊拉克国王,但是你必须改信伊斯兰教,这是惟一的条件。”
  
  阿吉卜听完连连摇头,誓死不信伊斯兰教。阿利卜见其执迷不悟,无奈之下叫人先把阿吉卜押下,放进大牢,并派重兵把守。
  
  接下来,又把腊尔督王子带来,阿利卜问他是否愿意加入伊斯兰教。
  
  腊尔督王子经历了这几次战斗,发现伊斯兰教是令人信服的,所以听完阿利卜的问话,当即答应愿意加入伊斯兰教。
  
  阿利卜对此也非常高兴,他做了腊尔督王子入教的见证人,入教仪式完毕,他问腊尔督王子:“王子陛下,现在你怎么打算?”
  
  “国王陛下,我不能回去,如果要让父王知道我信了伊斯兰教,回去要被杀头的。”
  
  “哦,不用担心,我会和你一同赶往印度,辅佐你的印度国王。”
  
  腊尔督王子听了阿利卜的许诺非常高兴。阿利卜把这些做完后,没有忘记为这次战役出奇计的那位将领,把他召来重赏了他。
  
  阿利卜又把银勒钟和告磊钟叫到跟前,让他们把自己和腊尔督王子及乌里、贾姆勒根带到印度。两个神将点头答应,他们各自背负二个,腾身上空,飞离俄曼城,向印度快速飞去。
  
  话说两位神将背负着阿利卜等人飞往印度,飞行了整整一夜,在天亮之前飞到了印度京城克什米尔,阿利卜等人从两位神将背上下来,在腊尔督王子的带领下走进王宫,此时塔尔剀南国王还没起来,正在唉声叹气。原来他正为腊尔督王子打败一事犯愁呢。腊尔督王子领人突然闯了进来,吓得一些侍从以为遇见了鬼,没命逃去。
  
  腊尔督王子来到父亲面前行个礼:“父王,我已入信伊斯兰教,望父王也放弃拜火教信奉伊斯兰教做主的子民吧,因为只有主才是世间万物惟一的主宰。”
  
  塔尔剀南一听,非常生气,他骂道:“你这个拜火教的叛逆者,不但不引以为耻,还劝我也做像你一样的叛徒,你妄想!”
  
  话未说完,就要上前打腊尔督王子,阿利卜一见,抬起脚,对准塔尔剀南的膝盖用力一踢,塔尔剀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腊尔督王子急忙上前,扶起他,真挚地说:“父王,还是早回头吧,这样您的性命、地位还能保住,你执迷不悟,那将会引起主对您的惩罚,您三思而行。”
  
  “滚,你这个叛逆者,就是死,我也不会叛教的。”
  
  阿利卜知道塔尔剀南已无可救药,他毅然抽出宝剑,一剑就把塔尔剀南砍死,然后吩咐两位神将把塔尔剀南的尸首悬挂在宫门,以告戒印度国固执的拜火教徒。
  
  把这些事做完以后,天才大亮。腊尔督王子找来父亲上朝时所穿的蟒袍王冠,穿戴完毕,来到前宫,在国王的宝座上坐好。阿利卜自己坐在王子的右边,叫贾姆勒根和乌里站在自己身后,银勒钟和告磊钟站在宫门两侧,阿利卜还告诉两位神将,等一会把进宫朝拜的文武大臣都用绳索捆住,来一个捉一个,来两个捉一双。
  
  阿利卜把这些事都处理完毕,文武大臣也正好进宫朝拜。第一个进宫朝拜的是印度军的大元帅,一走进宫门,抬头发现了塔尔剀南的尸首,大惊失色,忙向宫里紧走几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这时神将银勒钟来到他旁边,一把把他摔倒在地,接着告磊钟上前把他捆住。就这样,两位将见一个捉一个,共捕三百五十名文武大臣,并把他们带到阿利卜面前。
  
  阿利卜高高在上问道:“各位大臣,不知你们看到你们国王的尸首没有?”
  
  “看到了,但不知谁杀害了我们的国君。”
  
  “这件事是我做的,他执迷不悟,不肯做主的子民,为主服务,我才不得不杀了他,你们中谁不服,后果同他一样。”
  
  “说吧,我们该怎么做?”
  
  “你们应该以你们的新国君腊尔督王子为榜样,放弃拜火教,改奉伊斯兰教,做主的子民,为主服务,这样的话,你们现有的一切才能保住,如若不然,你们的老国王就是榜样,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
  
  三百五十名文武大臣想了想,都向阿利卜表示愿意放弃拜火教,改奉伊斯兰教。
  
  阿利卜见状大喜,忙叫两神将给他们松绑,并对这些大臣们说:“现在你们赶快回家,奉劝你们的属员、亲属等改奉伊斯兰教。”
  
  大臣们领命回到家里,把自己的下属、亲属都召集在一起,劝他们放弃拜火教,改奉伊斯兰教,做主的子民,为主服务。这些人大多数能够接受,但也有极少数不愿放弃拜火教,最后落得个处死的下场。阿利卜做完这些之后,又吩咐把印度国内的祆教神庙及神龛捣毁,并下令修建清真寺和礼拜堂。一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阿利卜见印度国安定、繁荣,便放心地向腊尔督王子辞行。
  
  腊尔督王子对阿利卜千恩万谢,并送给他许多珍奇古玩,并派专人护送到伊拉克。阿利卜、乌里、贾姆勒根三人告别腊尔督王子,由银勒钟和告磊钟二位神将背负着,飞回俄曼城。俄曼军民老远就看见他们,都欢喜地跑出城,前来迎接他们。阿利卜一行相拥着回到城里。阿利卜又吩咐把阿吉卜带到广场,当面数清他的十大罪状,并宣判他死刑,立刻执行。阿吉卜被吊在城门上,千名箭手箭如飞蝗,转眼间阿吉卜万箭穿身。
  
  阿利卜大仇得报后,把余下的事交给贾姆勒根处理。自己则带领一部分人马,回到库发城。阿利卜一到王宫,首先上朝理事,处理国家政务,忙了一天后,才回到后宫。妻子撒巴霍公主忙迎接回宫,夫妻恩爱异常,自不必细说。
  
  第二天,阿利卜礼拜完毕,就又上朝理政,并与大臣们商量与迈赫娣娅的婚礼事宜。最后决定婚礼就在当晚举行,到了晚上,库发城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热闹异常,库发城每一个军民无一例外地收到一个红包,可以到城内任意一个饭馆吃饭,且不用付钱,真可谓盛况空前。
  
  阿利卜与迈赫娣娅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均感这一成果来之不易,因此十分珍爱。他们欢欢乐乐地度过了自己的新婚之夜。一晃十多天过去了,阿利卜想进山打猎,他就把国事托付给叔叔刀米武,自己带着亲属和武士上路了。他们一行人边打猎边游玩,不亦乐乎。后来路经巴比伦城,阿利卜叫赛西姆留任巴比伦国王,并赠送赛西姆一套价值非常昂贵的衣服。
下一篇:阿利卜和神王
查看评论[0]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