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利卜和神王

发表时间:2017-6-19  浏览次数:1427  
 阿利卜自从进驻俄曼城犒赏三军后,心情分外愉快。可就在一天夜里,他被一个恶梦惊醒,梦里他和弟弟赛西姆正在一处空阔的山谷张望的时候,两只不知从何而来的大鸟疾扑而下,惊得阿利卜冷汗浸身。他忙把赛西姆召来。
  
  赛西姆听完哥哥的讲述,想了想,郑重地对哥哥讲道:“陛下,这迹象预示着有大敌入侵,来势凶猛,我们要加紧防范呀!”
  
  阿利卜也有同感,因此显得忧愁不安,郁郁寡欢,也无心处理政事。赛西姆试图上前安慰,却不见效果。
  
  一天,阿利卜心中烦闷,便叫来赛西姆道:“弟弟,这几天我心中特别烦闷,同我一起进山转转。”
  
  赛西姆点头答应,并告诉哥哥此去应多带些人手,但阿利卜坚持不带任何随从,赛西姆无奈只得答应。
  
  兄弟俩披挂整齐,跨上战马向山区进发,一路上,他们说说笑笑,时急时缓,走过好几道山梁。这时,战马驮他们来到一处景色怡人的山谷,这里鲜花盛开,蜂飞蝶舞,悠闲自在。鸟禽鸣唱,悦耳动听,一条瀑布从天而降,激起如烟碎雾,到处果木成林,硕果累累,叫人谗涎欲滴,这里简直可比作人间仙境,令人流连忘返。
  
  阿利卜和赛西姆走了很多路,精神疲惫,因见此美景,正好小憩一会儿。不一会儿,他们就进入了梦乡。就在这当中,从天空飞落两只凶猛异常的神将,他们看了看熟睡中的兄弟俩,上前一人抓起一个飞上天,阿利卜和赛西姆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高空中了,两个貌似怪物的人正抓着他们飞翔,他们顿时被吓得七魂出窍。
  
  世界上的事都是有果必有因的,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件凶事,也是阿利卜和赛西姆兄弟俩无意之间造成的,就是在他们打猎时突然发现有两只异常美丽的飞鸟,一箭射去,射中其中一只。他们哪里知道这两只飞鸟不是人,而是神,其中被射伤的那个是木鲁尔矢神王的儿子,他的儿子与另一女神——乃芝美女神化为飞鸟正在这山谷里卿卿我我,哪知祸从天降。乃芝美见情人被射中,忙背起情人向高空飞去,快速回到神王木鲁尔矢的王宫,木鲁尔矢一见儿子血流如注,心疼得老泪纵横。
  
  他急忙给儿子止住血,然后焦急地问道:“萨尔革,快醒醒,究竟是谁把你弄伤的?”
  
  萨尔革经他呼唤悠悠醒来,声音低沉地说道:“父王,我是在灵泉谷被两个凡人射中的。”
  
  话音未落,口吐鲜血,气脉倶断。
  
  木鲁尔矢撕心裂肺似的狂呼一声:“萨尔革,我一定为你报仇。”
  
  木鲁尔矢命令两个凶神马上把那两个凡人带来。两个神领命离去,这就是阿利卜和赛西姆被抓的原因。
  
  两个凶神抓着阿利卜和赛西姆来到神王木鲁尔矢的面前。木鲁尔矢一见这两个杀害儿子的凶手,顿时怒火万丈,暴跳如雷。
  
  凶狠地说道:“不把你们千刀万剐,难解我心头之恨,你们赔我儿子命来!”
  
  神王木鲁尔矢样子十分可怕,他是个四头怪物,一头像狮子,一头像大象,一头似豹子,一头似老虎,面容丑陋,却又身材高大,令人一见不寒而栗,世人哪见过这个。
  
  阿利卜和赛西姆害怕过后,逐渐镇定下来,阿利卜问道:“你在说些什么,你儿子?你儿子是谁,我们跟他素不相识,又怎会杀害他?”
  
  木鲁尔矢一听,气更不打一处来,他似乎马上就要爆炸开来喝道:“你这家伙,杀了我儿竟敢不承认,我儿子是在灵泉谷被你们射死的,你们下此毒手,我定要把你们碎尸万段。”
  
  “哦,原来如此,这就不能怪我们了,事先我们也不知道那飞鸟就是你的儿子,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射伤他的,我以主的名义起誓,我们不是故意伤害你的儿子。”
  
  由于木鲁尔矢及其他的手下众将都是虔诚的拜火教徒,根本不信奉伊斯兰教,所以也不在乎阿利卜以主的名义起的誓,他们把自己的神物拿了出来。那是一个精致的金炉,木鲁尔矢一见到这金炉,马上跪拜在地,然后他拿出些药草,投放在金炉里面,点上火,一会儿,金炉里冒出绿、蓝、黄三种火焰,十分神秘。
  
  阿利卜和赛西姆见此,高声念道:“主是万物主宰,主是战无不胜的。”
  
  木鲁尔矢见他们如此无礼,恼火异常,硬要他们跪拜他们的神物。
  
  阿利卜和赛西姆都是虔诚的伊斯兰教徒,那肯拜别教信物,他们大声说:“天下万物的主宰是安拉,是他缔造了世界的所有,甚至一草一木,当然也包括人,还有神,他使人间充满阳光,充满友爱,他使恶人伏法,使好人得到善报,没有了他,世界将一片黑暗,没有了他,世界将不复存在。”
  
  同样木鲁尔矢也听不进他们的教化,他大喝一声,止住兄弟俩人的话音:“住嘴,你们这两个死到临头的家伙,还如此猖狂,来人,把他们捆住用他们来祭奠我们的神物。”
  
  手下神士一涌而上,将阿利卜和赛西姆死死按住并用绳索捆个结实,准备投进火里祭奠。
  
  阿利卜和赛西姆知道凶多吉少,无奈之下闭上了眼睛,正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宫殿墙壁上的雉堞忽然一下子从上面塌了下来,把火炉砸碎。
  
  阿利卜和赛西姆见状,心下狂喜,知道是主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们一命,便齐声念道:“主是无敌的,主是至尊的,他会把一切罪恶的东西统统消灭掉。”
  
  木鲁尔矢见雉堞无缘无故倒塌,心下以为是阿利卜和赛西姆两个人捣的鬼。他大声喝斥他们停止念唱,否则将用更严厉的酷法对待他们。
  
  阿利卜见木鲁尔矢还这般执迷不悟,便反诘道:“难道你还没有醒悟过来?既然是神物,为什么能被这小小的雉堞砸碎?”
  
  木鲁尔矢听完阿利卜的问话,顿时像被一只捏住嗓子的公鸡,哑口无言,他恼羞成怒,叫人先把阿利卜和赛西姆押进大牢,然后又叫来百名随从搬来无数的干柴,堆在宫殿外面,把这些处理完毕,木鲁尔矢叫人点燃这堆干柴,霎时间火光冲天,这百名随从还往大火里添柴,保持大火火势不减。
  
  到了天明,大火还在旺盛地燃烧,木鲁尔矢也起床吃饭,梳妆以后,来到宫殿,只见文武大臣分列左右,殿下神兵杀气腾腾。木鲁尔矢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他带领众大臣来到殿外看了看那火光,叫侍从将阿利卜和赛西姆带来。阿利卜和赛西姆一见那大火,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他俩一起闭上眼睛默默祈祷,心中渴望万能的主再次施展神威,救他们性命。正在这时,突然天空一个响雷,接着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霎时间将那大火浇灭。兄弟俩大喜,急忙跪拜在地,高声颂扬主的恩德。
  
  木鲁尔矢突见这场大雨,心知蹊跷,但急忙带领手下大臣躲进王宫。他苦苦思索,但最终没有弄懂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于是,他征求宰相的意见。
  
  宰相也想了又想,对木鲁尔矢说道:“陛下,这场大雨只能证明两件事,第一,我们的拜火教是虚无飘渺的教,是不能令人信服的。第二,那两个人所说的话完全真实,所信奉的主也是货真价实的,是可以令人信服的。”
  
  木鲁尔矢听完宰相的分析后,苦思了很久,最后毅然决定放弃自己信仰多年的宗教,而改信伊斯兰教,他把这种想法告诉众大臣,众大臣也都点头赞许。
  
  木鲁尔矢和大臣们商量决定后,叫人把阿利卜和赛西姆从殿外请进来,就在兄弟俩从殿外刚一进来,木鲁尔矢急忙从宝座上下来,众大臣也都上前迎接他们,兄弟俩被这弄糊涂了,这时听到木鲁尔矢说道:“两位,刚才多有得罪,实在不好意思,望二位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我们也想同你们一样信奉伊斯兰教,请二位告诉我们方法。”
  
  阿利卜和赛西姆听完木鲁尔矢的一番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忙把加入伊斯兰教的方法详细地讲给木鲁尔矢。
  
  木鲁尔矢和众大臣跟着阿利卜和赛西姆念道:“天地万物惟一的主啊!我们愿作您的子民。”
  
  接下来,木鲁尔矢好奇地问起阿利卜和赛西姆的身世,兄弟俩毫不隐瞒地把所有的情况向木鲁尔矢和众大臣讲了一遍。
  
  木鲁尔矢听完兄弟俩的讲述后,一边安慰他们,叫他们不要着急,一边叫了两个名叫银勒钟和告磊钟的神将,急令他们火速赶往俄曼城,查看一下那里的情况。
  
  银勒钟和告磊钟不敢怠慢,急忙起身赶往俄曼城,阿利卜和赛西姆留在神王殿里作客。 就在阿利卜和赛西姆进山打猎的那天,贾姆勒根等人照常进宫朝拜,哪知上得宫殿,却不见国王。侍从告诉他们,国王和赛西姆清早已进山打猎了,贾姆勒根怕出意外,急忙带人进山寻找。他们顺着阿利卜和赛西姆的足迹,一直穿过了很多山野和平川,并一直跟踪到灵泉谷内。他们一进谷便发现了国王及赛西姆的随身物品,包括武器和战马,但找遍附近,也没发现国王的下落,他们以为国王遇害了,悲痛万分,但仍没有放弃寻找,寻找范围扩大到了附近的村落,城镇,并延续到更远的地方。贾姆勒根怕俄曼城出事,所以只得和一些大臣先行回俄曼城。
  
  冥冥之中好像有神明主宰,贾姆勒根等刚回到俄曼城,就在当天阿吉卜率领大军兵临城下。
  
  原来,阿吉卜那夜从贾兰德大营逃走以后,带领手下日夜兼程,投奔了雅尔鲁补国王。阿吉卜善于奉迎拍马,很得雅尔鲁补国王的赏识。阿利卜和赛西姆进山打猎失踪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传到阿吉卜的耳里,阿吉卜认为复仇的机会来了。他向雅尔鲁补国王借20万兵马,雅尔鲁补国王听信了他的谣言,把20万兵马交给他复仇。阿吉卜对此非常感激。于是阿吉卜带上雅尔鲁补国王借给他的20万兵马来到俄曼城下。贾姆勒根和乌里等大将见阿吉卜领敌来犯,便急忙指挥部队出城迎敌。由于国王阿利卜的失踪给他们造成强大的心理压力,致使无法集中精神迎敌,在这场争战中以失败而告终。阿吉卜旗开得胜,心内狂喜,继续叫阵。贾姆勒根则命加强戒备,据守不出,待机而动。
  
  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来的两名神将银勒钟和告磊钟从天而降,他们见俄曼城被敌军围得水泄不通,知道到了危急关头,他们决定袭击敌军,挽救俄曼城,他们没有在天明动手,而是待到夜半时分,敌人都熟睡时,他们拿出明晃晃、锋利无比的宝剑,大喊着主的名字,冲进敌宫,逢人就砍,有的敌人尚在梦中,就已经丧了命,清醒的又哪里是两个神将的敌手。再加上两位神将口鼻均能喷出火焰,更助了威力,敌人死伤无数,根本不想与这两个神将为敌,四散奔逃,两位神将却越杀越勇,其势不可阻挡。
  
  阿吉卜哪见过如此怪模怪样且又凶狠异常的“人”,他先躲在一边观看,但后来见形势不妙,急忙在一些亲信随从的保护下,偷偷摸摸溜走了。
  
  两位神将见敌人溃不成军,四散奔逃,知道已完成任务,便返回俄曼城。
  
  银勒钟和告磊钟进了俄曼城,找到贾姆勒根等大将,把阿利卜和赛西姆在神王宫里作客等情况告诉他们,并口头传达了阿利卜的命令。
  
  贾姆勒根和乌里等大将知道国王阿利卜还在人世,非常高兴,心中的大石才落了地。接着,银勒钟和告磊钟见俄曼城暂且平安无事,便告辞飞回神王殿,向木鲁尔矢复命。阿利卜和赛西姆听完两位神将的报告,担忧之情一扫而光。
  
  阿利卜和赛西姆自从得知俄曼城转危为安后,便无忧无虑地在神王宫里住了下来,每天都与神王木鲁尔矢谈天说地,感情发展极快。
  
  一天,木鲁尔矢对他们说:“两位贵宾,我们雅菲斯城非常优美,值得一游,不知两位愿意去看一看吗?”
  
  “当然愿意。”兄弟俩齐声答道。
  
  于是,神王木鲁尔矢和兄弟俩欣然上路,他们一路上说说笑笑,时而奔马急驰,时而缓缓而行,不知不觉中翻过许多大山,穿过不计其数的山谷,最后他们终于来到了圣诺亚的故乡雅菲斯城。他们刚一进城,便受到了城内居民的热烈欢迎。神王木鲁尔矢来到雅菲斯宫殿,坐在旧日的宝座上。
  
  木鲁尔矢望了下面的人,高声问道:“我可亲可爱的子民,你们信仰的依然是拜火教吗?”
  
  “是的,陛下,由于我们的祖先圣诺兰信奉拜火教,我们也一直信奉此教。”
  
  “错了,我的子民,当初我也以为拜火教是惟一的正教,然而,经过证实,拜火教是虚无飘渺的,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只有伊斯兰教才是令人信服的,它博大精深,玄妙无比。主安拉是世界万物的主宰,是万物的缔造者,我们都是他的子民,我们要信奉他,为他服务,才是惟一可行的。”
  
  雅菲斯城军民听了木鲁尔矢对伊斯兰教的阐述,表示臣服,并愿意作主的子民为主服务,他们在阿利卜的主证下,向主宣了誓,加入了伊斯兰教,阿利卜见一下子又增加了这么多伊斯兰教民,非常兴奋
  
  教化完这些拜火教徒后,神王领着阿利卜和赛西姆游览雅菲城的古建筑,他们来到一座军库内,阿利卜忽然瞧见墙上的一柄宝剑,凭感觉,阿利卜知道那不是一把平凡的剑,木鲁尔矢给他介绍道“这是一柄宝剑,名叫‘卯侯古’是圣诺亚曾经使用过的,剑锋利害,无可伦比。”
  
  阿利卜听完,更觉神奇,他想取下来仔细瞧瞧,神王看出了他的意思,替他把剑取了下来,阿利卜把剑从剑鞘中抽了出来,顿时,寒光四射,冷气森森,确是一把罕见的宝剑,神王见阿利卜异常喜爱,便说:“既然你如此喜爱,那就送给你吧!”
  
  阿利卜大喜过望,急忙谢过神王木鲁尔矢,然后操起宝剑舞了起来,初时还能看见人影,但到了后来,人剑合一巳分不清哪是剑,哪是人,宝剑赠英雄,相得益彰,博来阵阵喝彩。接着,木鲁尔矢带着阿利卜和赛西姆又游览了其他一些地方,这些古建筑雄伟高大,古香古色。阿利卜和赛西姆看得心旷神怡。游览完毕,木鲁尔矢又把他们领到御花园里,这里鲜花常开不败,花香醉人,飞鸟嬉戏其间,确是美不胜收。游览完御花园,回到雅菲斯王宫,宫内的人早已摆上丰富的佳看等待他们归来,阿利卜和赛西姆等人与木鲁尔矢推杯换盏,喝得非常痛快,席间,阿利卜向木鲁尔矢提出返回俄曼城的打算。
  
  这段时间,木鲁尔矢与阿利卜从相识到相知,大有相见恨晚之势,对于阿利卜的突然离去,木鲁尔矢执意不允,阿利卜只得答应再住一个月再走。
  
  木鲁尔矢大喜,这样阿利卜就在雅菲斯宫呆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木鲁尔矢陪阿利卜吃喝玩乐,游山观水,浏览古迹,参加各项技艺比赛,日子过得快快乐乐,一个月马上就要过去了,阿利卜向木鲁尔矢辞行,木鲁尔矢不再挽留,临走之前,送阿利卜许多名贵的礼品,有金子、银子、钻石、涎香等等,还送给兄弟俩一套价值非常昂贵的金镂衣,并特意送给阿利卜一顶凡间所没有的王冠,神王木鲁尔矢为了表示对兄弟二人的深情厚意,准备临行前举行盛大的欢送仪式,地点在雅菲斯宫。
  
  欢送仪式结束后,木鲁尔矢派一千名神兵神将护送阿利卜和赛西姆回俄曼城。
  
  就在他们要登上行程的时候,突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使他们无法抽身离去,原因是有个名叫白尔恭的神王突然带着大批神兵神将,将雅菲斯城围住。
  
  白尔恭神王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他是木鲁尔矢的堂兄,且是红玉髓城的国王,他兵多将广,地域广阔,手下神将形形色色,且厉害非凡,他自己也武功盖世且足智过人。他是个典型的拜火教徒。木鲁尔矢在阿利卜和赛西姆的教化下放弃了拜火教而改信了伊斯兰教,这件事被木鲁尔矢手下的一名神将偷偷告之了神王白尔恭,白尔恭闻听,怒火万丈,认为木鲁尔矢背叛了神教,背叛了圣诺亚。于是,又痛恨上了阿利卜和赛西姆,白尔恭决定兴师问罪,铲除异己,他调集7万精兵,气势汹汹地开到雅菲斯城,要木鲁尔矢交出阿利卜和赛西姆二人。
  
  而此时,也正是木鲁尔矢派一千神兵神将护送阿利卜和赛西姆二人登程上路的时候,木鲁尔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派人打探。
  
  时间不长,打探的人回来报告说是白尔恭神王带领不计其数的神兵神将将城围困住,看样子等不了多久,就要进攻。
  
  木鲁尔矢听完通报,不由得十分奇怪,他自忖道:“堂兄与我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今日怎么突然带领这么多神兵神将来攻城?”
  
  想到这,他即刻派人去城外白尔恭神王那儿去打探一下究竟。 使臣领命,出了雅菲斯城来到白尔恭的帅帐,见到白尔恭神情卑恭地问道:“神王陛下,我们犯了什么过错,致使你大动肝火,不惜调集兵马攻打我们?”
  
  白尔恭是个足智多谋之人,他想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擒到木鲁尔矢,那样的话要比攻打城池要省力得多,于是,他温和地笑了笑对使臣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与木鲁尔矢堂弟很久没有见面了,很是想念,想聚一聚,你马上回去告诉他,说我在这里等他来赴宴。”
  
  使臣见白尔恭如此说,只得回城把白尔恭的话转述给木鲁尔矢,木鲁尔矢听了,信以为真,他辞别阿利卜和赛西姆,欢喜地出了城,来到白尔恭帅帐。
  
  白尔恭见木鲁尔矢果然中计上当,装作非常欢喜的样子上前拥抱木鲁尔矢,木鲁尔矢也忙急步上前,就在此时,营外冲进一帮侍从,不由分说,把木鲁尔矢捆个结结实实。
  
  木鲁尔矢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堂兄白尔恭请他来不是来赴喜宴,而是设计来捉住他,但木鲁尔矢不明白堂兄为何这般做。
  
  白尔恭看了看被捆住的木鲁尔矢,凶狠狠地问道:“你这个无耻的背叛者,背叛了自己的宗教,去信奉歪门邪教,你知罪吗?”
  
  木鲁尔矢听完,才完全明白白尔恭捉住自己是为了什么。他虽被缚住,但心中的信念使他忘却恐惧,“我不是背叛,我是重新找到了归宿,拜火教是虚无的,只有主才是真实的,也只有主才是永恒的,他是万物的缔造者,缔造了世间万物,包括你和我。”
  
  “胡说!这些都是谁说的?”
  
  “光明使者,主的代言人阿利卜。”
  
  “简直不可救药,好,等我捉来阿利卜,再找你算帐。”
  
  白尔恭说完,不再听木鲁尔矢的辩解,便命侍从将他押下,好生看管。
  
  自木鲁尔矢赴宴后,阿利卜的心就一直悬着,他怕木鲁尔矢此去凶多吉少。就在这时,跟随神王赴宴的随从气喘吁吁地闯进来,告诉木鲁尔矢中计被擒的事,大家一听,恼怒异常,集合起来,就要出城迎战白尔恭,救出木鲁尔矢。
  
  阿利卜听了随从的话,也吃惊不小,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营救木鲁尔矢神王,报答他的知遇之恩。
  
  阿利卜做出决定后,他召来赛西姆道:“弟弟,我准备出城迎战白尔恭,营救木鲁尔矢神王。”
  
  赛西姆点头答应,阿利卜牵来木鲁尔矢送给他的白如花的战马,毫不犹豫地跨上,并拿起了名剑“卯侯古”,带领怒气冲冲的神兵神将出了雅菲斯城,来到白尔恭阵前,白尔恭也早已带着队伍一字排开,等候多时了。战场上肃静无声,大战即将开始了。
  
  阿利卜率众而出,手拿“卯侯古”,气宇轩昂地说:“我是阿利卜,主的使者,你们中有哪个不服的,尽管过来比试一下。”
  
  白尔恭手下的神兵神将一见阿利卜气势汹汹,英俊神武,手上宝剑寒光四射,都不禁害怕起来。白尔恭见来人便是那个什么光明使者,气不打一处来,把一切罪过都归到这个凡人身上。
  
  他大吼一声,催动坐骑,来到阿利卜面前,阿利卜骂道:“你这可恶的家伙,跑到我们这儿花言巧语,哄骗我们国家人民放弃自己的宗教,去信奉你们的歪门邪教,这样做,你难道不怕五雷轰顶、万箭穿身吗?你这可僧的凡人,去死吧!”
  
  白尔恭说完,挺起手中的钢矛,瞧准阿利卜用力刺去,阿利卜见势不慌,闪过钢矛,白尔恭一击不中,又生怒气,返身回来使足平生力气向阿利卜胸部剌去,阿利卜催动战马,冒险躲过一击,由于用力过猛,白尔恭向前跌去,阿利卜见此良机,用“卯侯古”向白尔恭背部拍去,正中白尔恭背部,白尔恭经受不住阿利卜奋力一击,‘啊呀’一声昏厥过去,雅菲斯城士兵忙飞步上前,将白尔恭捆个结实,拖回大营。
  
  阿利卜见生擒了白尔恭,知道敌人不那么可怕,便喝令一声,雅菲斯城士兵猛虎下山般冲向敌营,两军交战起来,一时间昏天暗地,日月无光,狼哭鬼嚎,好一场罕见的混战。阿利卜手执宝剑,前后追杀无可匹敌,敌人望风而逃,阿利卜边战边催马进入白尔恭大营,寻找木鲁尔矢国王,终于他发现了被铁镣缚住的木鲁尔矢,他急令银勒钟和告磊钟打开铁镣,放出木鲁尔矢。
  
  木鲁尔矢忍气吞生已多时,他要来一匹战马,拿过自己的宝剑,飞身上马大喊:“为主而战,我是主的子民。”冲向敌营,神兵神将见本王如此英勇,更加卖力地狠杀狠砍起来。一时间,敌军抱头鼠窜,溃不成军,死伤共计三万余人,剩下也已逃之夭夭。阿利卜和木鲁尔矢鸣金收兵,回到雅菲斯城。
  
  木鲁尔矢和阿利卜刚一落座,神王就命侍从将白尔恭带来,哪知侍从回来报告说白尔恭已被人救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事情是这样的,白尔恭被擒后,押在一处营房内,由于两军混战,所有的人都参加进去,没专人看守白尔恭。白尔恭的一名手下趁此机会,溜了进来,放走了白尔恭。白尔恭一回到大营,见部下死的死,逃的逃,混乱之极,无奈之下他收集仅存的几千人马,狼狈逃回自己的老巢——黄金宫,白尔恭回想此事,真是又气又急,又恨又怕,但就在此时,白尔恭的一个手下竟然不识时务地向白尔恭道喜,白尔恭气急败坏地说:“什么,都到了如此地步,你还给我道喜?”
  
  “陛下,虽然现时我们处于不利的局面,但这也是暂时的,胜利会属于我们的,我们可以从头再来吗!”
  
  白尔恭细细琢磨了部下的这番话,觉得是不该垂头丧气,他马上鼓起勇气振作精神,书写了一封给各附属国的信,要求他们马上派兵增援。
  
  各附属国接到命令后,不敢怠慢,急忙调集人马赶往玉髓城黄金宫,短短几天内,白尔恭就收集了三十八万人马,白尔恭得意忘形,以为这下就可以稳操胜券,他命令所有部队,集结待命,三日之后准时开赴前线。
  
  而在雅菲斯城,神王木鲁尔矢知道白尔恭已逃回黄金宫,内心焦急不已。阿利卜也同木鲁尔矢一样焦急,后悔因自己的粗心大意而放走了白尔恭。
  
  这时,木鲁尔矢对阿利卜说:“白尔恭是个难缠的角色,他失败以后决不能就此了事,一定会伺机报复的。我想现在他一直在调集他所能调动的人马,准备再次攻击我们。”
  
  阿利卜听了木鲁尔矢的一番话,想了想,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能给白尔恭这个机会,我们要乘胜追击,了却后患。”
  
  “对,我也是这个意见,但这件事就不麻烦你和赛西姆,你们回去吧!”
  
  “说哪里话,既然我们同是主的子民,就应同舟共济,再说此事因我而起,我绝不能为了自己的平安,而抽身离去。”
  
  木鲁尔矢听完阿利卜的一番陈词,感激涕零,便不再坚持让阿利卜离去,但由于赛西姆偶感风寒,身体欠佳,木鲁尔矢坚持派人送赛西姆返回俄曼城,并把木鲁尔矢送给他们的礼品一并带去。  接下来,木鲁尔矢忙写书信一封给自己的附属国要求火速增援,短短时间内,调集了十六万人马集结待命。马不停蹄,傍晚时分,部队开到一处开阔的田野,木鲁尔矢见天气已晚,命令部队就此休息,天亮再走。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木鲁尔矢和阿利卜刚要指挥部队拔营起寨,白尔恭带领部队正好这时也开到此处,两军相见,更不搭话,厮杀起来,只见你来我往,你进我退,左突右杀,刀刀见血,穆斯林士兵个个勇武,以一挡十,直杀得白尔恭的神兵神将狼哭鬼嚎,抱头鼠窜,还有一部人不堪忍受,纷纷举手投降。阿利卜手持宝剑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快捷,他每到一处,敌人不是跪地求饶就是四散奔逃,根本不敢抵挡,混战下来,敌军损失近七万名,而木鲁尔矢一方也失去了一万名勇士。
  
  木鲁尔矢和阿利卜凯旋而归,他们为了庆祝初战告捷,在帐内两人对酒当歌起来,十分淋漓痛快。此时,白尔恭却恼怒异常,在帐内不安地来回走动,他冥思苦想,越想越感到敌军的强大,越想越灰心丧气。他十分焦急现在的处境。
  
  正当白尔恭感到前途无望之时,他手下的一名神将向他献计道:“陛下,我们不应力取,而应智取,在三更时分,指挥大军悄悄包围他们,一网打尽!”
  
  白尔恭一听,心中大喜,决定依计而行,他号令三军秣兵砺马,好生休息,待到夜半时分倾巢而出,一举摧毁敌营。
  
  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白尔恭手下有个名叫詹姆斯的神将偷偷跑了出去,把白尔恭夜半攻敌的消息告诉了木鲁尔矢,这样挽救了穆斯林士兵的命运。虽然如此,木鲁尔矢还是吃惊不小,他不知所措地望向阿利卜。阿利卜思考了一会,对木鲁尔矢说道:“神王陛下,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应及早下手,他们不是三更动手吗,那我们二更动手。”
  
  接着,他又进一步阐述道:“二更时分,我们一队一队悄悄撤出营帐,埋伏在四周的山谷里,三更时分,敌人前来偷袭,只能见到空无一人的军营,那时,我们一齐杀出,敌人不预防定会大败无疑。”
  
  众将们答应一声,转身离去,积极自做准备去了。按照计划,将领们在二更准时带领手下的神兵撤出营帐,埋伏在周围的山谷里。待到三更见白尔恭领着无数的神兵神将,小心翼翼地前来偷袭,阿利卜见他们都已经进入了包围圈,高声念道:“为主而战,主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将士们随着高声念道,在这当中,阿利卜他们已经成功地把白尔恭等重重围住。
  
  初时,白尔恭见敌人营帐寂静无声,心中不由窃喜,认为奸计得逞,哪知道近前一看,却不见一人,方知上当,正要撤出,哪里还来得及,被阿利卜带领穆斯林士兵杀得大败,白尔恭见事不妙,急忙带领一些亲信心腹先行逃跑了。
  
  木鲁尔矢和阿利卜占胜敌人后,没有停留,指挥部队继续向玉髓城开进。
  
  白尔恭发现中了阿利卜的“空城计”时,带领一些随从从小道逃往自己的老巢——玉髓城。木鲁尔矢和阿利卜指挥部队跟踪追击,一直追到玉髓城,以为这下白尔恭无处可逃了,哪曾想,当他们赶到那里时,却见城里城外已空无一人,玉髓城已变成一座空城,当然白尔恭也不知去向,木鲁尔矢只得暂时进驻玉髓城,慢慢找寻白尔恭。
  
  事实上,白尔恭和他手下的残兵败将既没上天,也没入地,而是投奔他处了。当白尔恭在一些亲兵的护卫下狼狈逃回玉髓城,知道木鲁尔矢一定会追击到此的,他忙带领剩余的人马及城内百姓仓惶逃离玉髓城,投奔神王艾资勒方去了。
  
  木鲁尔矢和阿利卜进驻玉髓城后,开始逐一浏览全城。全城的建筑均是由名贵的梧香和沉香建成,不但外观艳丽,而且香味浓郁,沁人心脾。特别是黄金宫更是独树一帜,只见墙是由大块翡翠拼接而成,屋顶由银瓦雕琢,辅以各种价值连成的钻石,光照之下耀眼生辉,令人不敢逼视。值得一提的是黄金宫中的土也全是由金砖铺成的,一块块闪烁着夺目的光辉,其亮度简直可与太阳相比,确是名符其实的黄金宫。
  
  这些超豪华建筑看得木鲁尔矢和阿利卜目瞪口呆,啧啧赞赏。
  
  木鲁尔矢和阿利卜在看完玉髓城全景后,又回到黄金宫,并举行了盛大的欢庆仪式,当这些都已经过去,木鲁尔矢派出大批的神兵神将,到各处打听白尔恭的下落。
  
  几天时间过去了,打探消息的人也陆续回来了,他们带回来的消息是一致的,白尔恭已逃往戈府山艾资勒方处。
  
  听了回报,木鲁尔矢征求阿利卜的意见。
  
  “我们应该一追到底,不给白尔恭任何一个翻身的机会。”
  
  木鲁尔矢认为阿利卜的意见大有道理,决定依计而行,他吩咐手下做好准备,三日之后进攻戈府山。一切准备完毕,三天的时间也已过去,神王木鲁尔矢和阿利卜正准备拔营起寨的时候,那几个护送赛西姆回俄曼城的神将也返回复命,他们告诉阿利卜俄曼城暂时平安无事,但听说阿吉卜逃回印度,在雅尔鲁补国王面前大说阿利卜的坏话,致使雅尔鲁补大为恼火,又下令调集人马,即日开赴俄曼城,为阿吉卜报仇血耻。
  
  阿利卜听罢,又气又急,却又无可奈何,现在这里的事不由他抽身回去。
  
  木鲁尔矢见阿利卜着急的模样,急忙上前劝慰,表示等消灭白尔恭以后,自己亲自带兵支援。阿利卜听了,才稍微放心一些。
  
  第二天清早,木鲁尔矢和阿利卜吃罢早饭,做完礼拜,带领神兵神将拔营起寨向戈府山杀去,一路上星夜兼程,马不停蹄,终于来到爱尔麦尔城外,木鲁尔矢指挥部队在远离爱尔麦尔城的地方驻扎。然后,叫人去探视一下爱尔麦尔城的情况,探听的人一会回转来,向木鲁尔矢报告说:“爱尔麦尔城现在已驻满无数的神兵神将。”
  
  木鲁尔矢听完打探的人探回来的敌情后,没自作主张,他向阿利卜请教该用何妙计对付敌军。
  
  阿利卜想了想说道:“我们先作一下探试,看敌人有何变化。具体做法是三更天,我们把爱尔麦尔城围住,然后大家一起念道:‘主是万物惟一的主宰’,看敌人听了有何动静,我们再作相应的变化。”
  
  神王木鲁尔矢觉得此计甚妙,他吩咐所有的将士听阿利卜的命令行事。按照计划,将士们分成了几组,潜伏在爱尔麦尔城附近,到了三更时分,将士们从潜伏处现身,悄然把爱尔麦尔城围住。阿利卜一声命令,全体神兵神将齐呼:“主是万物惟一的主宰。”
  
  那时,敌军正在睡梦中,忽然听到这天外来音,不禁大惊失色,他们匆忙爬起身,拿起武器冲出帐外,见人影憧憧,以为是入侵的敌军,挥剑就砍,双方混战在一起,到了天明,才知道交战的双方都是自己人,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地上死伤无数,恰在此时,阿利卜又指挥部队,冲杀而至,敌军不能与之敌,被杀得溃败不止,阿利卜和木鲁尔矢轻易占领了爱尔麦尔城,就连白尔恭和艾资勒方也丧命于阿利卜之手。
  
  这一场混战,从三更一直打到第二天中午,白尔恭、艾资勒方的部队险些全军覆没,余下的神兵神将也做了俘虏。阿利卜和木鲁尔矢缓步走进艾布勒谷宫,发现这里的墙壁由纯净的翡翠构成,门窗由水晶石雕琢,上面还缀满名贵的宝石,地上同样用黄金铺成,亮晶晶,黄闪闪,整个艾布勒谷宫被一层金色光芒笼罩。阿利卜在艾资勒方的后宫中发现一个出众的美女,她有着婀娜的身材,俏丽的面庞,简直可以称得上倾国倾城,阿利卜从未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连迈赫娣娅及和塔芷公主都不及她三分美丽,阿利卜偷偷地向身旁的宫女打听:“这美丽的女子是谁?”
  
  “她名叫撒巴霍,是国王艾资勒方最美丽的女儿。”
  
  阿利卜听罢,转身对木鲁尔矢要求道:“陛下,能否把这个美丽的女子赏赐给我?”
  
  木鲁尔矢微微一笑:“我可亲的朋友,没有您,我已被白尔恭杀死,没有您也就没有今天的胜利,所以,这里的一切都是您的,您喜欢什么就拿什么吧!”
  
  阿利卜见木鲁尔矢答应了他,非常高兴,他急步来到撒巴霍公主面前,仔细端详她,发现她简直美丽到了极点,甚至她的每一根头发丝都恰到好处无与伦比。
  
  临别时,阿利卜向木鲁尔矢要求把他经常骑的那匹战马送给他,木鲁尔矢告诉他道:“这是匹天马,只能在天上生活,不能下到凡间。”
  
  看着阿利卜失望的神情,木鲁尔矢忙牵出一匹枣红马,告诉阿利卜道:“这是一匹天上、人间均可生活的战马,也是一匹日行千里的良驹,就让它陪你下界吧!”
  
  阿利卜一见也是匹宝马,满心欢喜,他叫人给枣红马配上金鞍,转身与木鲁尔矢紧紧拥抱在一起,道声珍重,然后毅然飞身上马,银勒钟和告磊钟及一千名神兵保护着撒巴霍公主紧随其后,向俄曼城方向飞去。
  
  阿利卜及一千神兵神将加紧赶路,他们不辞辛苦,也不怕白天黑夜,星夜兼程,在天上共行了七天七夜,这天终于到达俄曼城,阿利卜先安排部下在城外休息,然后叫来银勒钟道:“银勒钟神将,你前去看看俄曼城的情况。”
  
  银勒钟领命离去,时间不长就急急忙忙回来报告:“陛下,大事不好,阿吉卜带领部队已把俄曼城围得像铁桶似的,贾姆勒根正带领人马迎敌呢。”
  
  阿利卜听罢,大吃一惊,他吩咐手下马上给他牵来枣红马,他要飞马赶赴战场,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手下神兵急忙牵来枣红马,并拿来阿利卜的兵器,银勒钟和告磊钟劝慰阿利卜不要太过于担心,有他们在一定会杀得敌人片甲不留。
  
  阿利卜心中焦急,他飞身上马,手持“卯侯古”向俄曼城杀去。
查看评论[0]文章评论